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男子與未婚妻領結婚照後吵架 自縊獲救或成植物人(圖)

http://news.sina.com   2012年09月29日 23:32   鳳凰網

  聽聞未婚夫情況不好 ,女子情緒失控 攝/記者 郭謙

  原標題:“我們就要去領證的”

  他們本該在“十一”舉行婚禮,如今這一天的到來卻可能無限期推遲。昨晚在朝陽區花虎溝9號院,31歲的胡義(化名)與未婚妻發生爭吵後上吊自縊。

  截至今日上午,經過搶救,胡義的情況仍十分危急,生命體征極不穩定。

  現場

  男子或成植物人 未婚妻當場崩潰

  今日凌晨1點,來不及換下拖鞋、眼角掛着淚花,胡義的未婚妻沈蘭(化名)來回奔走在306醫院的急診大廳內。嘴裏默念着什麼、腳下步速極快,她幾次和迎面走來的人撞個滿懷。

  忙過一陣,沈蘭推門走進搶救室,胡義平躺在病床上雙眼緊閉,嘴裏插着呼吸機,脖子上一道深紅色的勒痕觸目驚心。“你醒醒啊,老公!”沈蘭不時俯下身去試圖將愛人喚醒。

  “那我就照顧他一輩子。”當搶救醫生說胡義最好的結果只能是植物人的時候,沈蘭的眼淚再次決堤,幾近崩潰。

  在等待過程中,她不斷試探着胡義的體溫,並從包裡掏出一條短褲將胡義裸露在外的雙腳裹了起來,“他的身體在變涼,這可怎麼辦啊?”

  發現胡義自縊後,沈蘭已通知了各自父母,但兩家老人從外地趕來還需要時間。隔不了多久,她便要和在路上的親人通次話:“你們到哪了?快點過來啊!”

  回放

  剛領完結婚照 爭吵引發自縊

  按照程序,要對事發經過進行記錄,民警小心地將守在未婚夫身邊的沈蘭請了過來。隨着一個個問題被拋出,幾個小時前的一切再次浮現。

  “十一”就將回老家舉行婚禮,昨天沈蘭特意前往豐台取回了兩人的結婚照,“往返花了很長時間,得有5個小時。”當晚7點,沈蘭和胡義在五道口碰面後一起返回家中。隨後不久,兩人就發生了爭吵,“他讓找下要洗的衣服,我有些累,就不高興了。”

  你一言我一語的交鋒過後,沈蘭賭氣躺在了床上,而胡義則在外屋繼續洗着衣服。婚前這段時間,倆人也曾因生活壓力發生數次爭吵。

  然而不久,沈蘭就發現,胡義將卧室門從外反鎖上了。即使自己用“報警”之類的言語威脅,也不見有人回應。

  “我從旁邊的窗戶翻了過去,然後就看見……”說到這裏,沈蘭的話與哭腔混雜在一起,胡義自縊的一幕再次浮現。

  在鄰居和急救人員的幫助下,接近零點時,胡義被送往306醫院救治。今日上午,沈蘭和胡義的家人已陸續趕來。對胡義的搶救仍在進行中。但其情況仍十分危急,生命體征極不穩定。

  特寫

  他們正准備去領證的

  “他以前說過類似要做這種事的話嗎?”這個問題才剛問出,沈蘭頓時嚎哭起來,“最近是說過什麼死了算了之類的話,我沒想到、沒想到……”

  過往的爭執此時已煙消雲散,沈蘭只想著名校研究生畢業的未婚夫是如何的上進、優秀,“他英語翻譯能力特別好,老闆很器重他。”

  詢問期間,沈蘭回到搶救室看望未婚夫。待她走出來後,絶望地喊出了一句:“醫生說,最好的結果就是植物人。”記錄民警不知該如何回答,只得無奈地低下頭。停頓幾秒後,又提出了下一個問題。

  但詢問臨近結束時,被問及是否已經領證,沈蘭強忍着收起了淚水,極用力地答道:“我說的話是有效的,我們就要去領證的。”

  按照原本的計劃,這對大學開始的戀人,本來准備回家前先領取屬於他們自己的“小紅本”。

  心理專家

  社會節奏加快 細微情緒引發極端行為

  心理諮詢師、中國心理衛生協會會員王學軍表示,以往人們總是認為, 只有在遭遇重大變故、打擊時,才易出現輕生等極端行為。但隨着社會節奏加快、壓力增大,往往平日的細微情緒,經過日積月累,也有可能出現類似情況。

  每個人面對壓力、不良情緒,都要學會依靠“自製力”來調節。作為身邊的人,也應及時關注壓力大者的不良情緒。尤其是夫妻之間,既要給予必要關心,也要留給對方一定自由空間。

  文/新聞觀察員 張格 夜綫報道組

  實習生 李睿奇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