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四川跑酷男子遺體被發現 屍體符合溺水致死特徵

http://news.sina.com   2013年04月14日 16:14   鳳凰網

  4月14日,在殯儀館認子時,王子健的母親當場暈厥。 周瑜原攝

  王子健的生命定格在2013年4月6日。

  @華西都市報:

  瀘州跑酷小伙王子健跳橋失蹤近十天了,大家依然祈禱奇跡的發生,但奇跡最終還是沒有發生。4月14日上午,11公里外長江裡發現一具年齡二十來歲的男屍,暴露在外的皮膚成紅色,窒息明顯,符合溺水致死的特徵。王子健的家屬在殯儀館確認了屍體正是王子健本人。

  “健健,你怎麼能那麼狠心,丟下媽媽自己走了……”瀘州南壽山墓園的安靜,在4月14日被一名母親的悲戚打破。她,就是跑酷小伙王子健的母親。

  4月6日,跑酷小伙王子健為了挑戰自我征服沱江而失蹤,他的驚天之舉也震驚了全國。昨日,王子健的屍體在距離跳水地點11公里以外的長江被尋得,家屬悲痛欲絶。

  11公里外長江裡發現屍體

  昨日上午9點左右,駿鋒號抽沙船的一名船員,在黃艤貴妃苑長江江面上工作時,發現一個航標船上似乎有什麼東西,像一件衣服又像一個人。船員在回魚嘴砂石場開票時將自己看到的告訴了砂石場的邱師傅。聽到此事后,邱師傅立馬拿出了望遠鏡,朝船員所說的方向望去,但由於距離實在太遠,邱師傅也沒有辦法判定航標船上到底是什麼。

  但此事引起了邱師傅的重視,他找來了青龍9號船的王船長,兩人一起駕着小船前往航標船,在那裏,他們終於確認了,掛在航標船上的是一個人。

  10點半的時候,長江航運公安局瀘州分局瀘州派出所接到了報警電話。“聽到對方描述被發現者的特徵,我們已經大概猜到,很有可能就是王子健。”

  據鄭警官介紹,屍體被發現的地方距離王子健跳下的沱江一橋大概有11公里多,他們乘坐快艇過去也花了20多分鐘,抵達發現地后,民警們迅速展開工作,最終將那具身穿黑衣的屍體帶到了江邊。

  屍體符合溺水致死特徵

  經過對屍體的初步檢查,法醫袁丁發現,這個年齡在二十來歲的男子包括頭部在內、全身無明顯傷痕,沒有出現任何骨折,外部特徵表現為,眼部充血、舌頭咬於牙齒之間,暴露在外的皮膚發生了顔色的改變,成紅色,窒息明顯,符合溺水致死的特徵。

  依據法醫的判斷來看,王子健極有可能是對“跳水”這項運動不熟悉,最終導致了悲劇。“皮膚顔色發生改變,是因為暴露在外的皮膚,受到陽光照射的緣故。如果一個人已經死亡,暴露的皮膚沾水后,在兩個小時裡就會發生顔色改變。”袁丁表示,由於現在沒經過家屬同意,不能進行屍體的解剖檢查,因此初步的檢查不能判定該男子就是王子健,也不能確認王子健有沒有內傷,也不能知曉他落水后為何沒能成功自救的原因。

  “從30米的高度和從10米的高度往河裏跳,如果姿勢掌握不好,其實都是一樣危險的。”袁丁說,像30米這麼高的地方,以腳入水按理說是最好的方式,但是在沒有經過專業訓練的前提下,絶不能從這麼高的地方往水裡跳,不然一定出事。

  家屬確認是王子健本人

  “王子健的家屬還需要和我們回公安局,先確認筆錄,然后簽署家屬同意書,認定死亡原因無異議、不需解剖。那麼我們就會開具死亡證明,允許火化。”鄭警官說。

  下午一點左右,長江航運公安局瀘州分局瀘州派出所的周所長,致電王子健的母親,告訴她,在江邊發現一具疑似王子健的屍體,希望她和家人能夠前去南壽山墓園進行辨認。聽到這個消息后的王媽媽只知道埋頭哭泣。昨日下午3點左右,王子健的家屬在殯儀館確認了屍體正是王子健本人。觀點

  追求個性的底線是敬畏生命

  王子健失蹤后,無意間拍下照片的王霜也度過了煎熬的一周。很多人指責她只拍照片而不救人,駡她冷血、腦殘。王霜覺得很委屈,因為王子健和同伴有說有笑,橋下還有他的朋友在拿手機拍攝,所以圍觀的人都把這當成了一場表演。

  白岩松:譴責拍攝者和圍觀者,心情可以理解,道理並不充分。王子健跳下去並不是自殺,而是沒考慮后果的一種表演和挑戰。但可惜,極限運動如果沒有底線,有時它就是一種自殺。每個人都有追求個性和新奇的權利,但是,底線應當是敬畏生命。 據央視業內

  跳橋和跑酷精神背道而馳

  “瀘州跑酷小伙跳橋超出了跑酷的運動範疇。”成都現存唯一一家專用跑酷訓練館的負責人樊磊說,他的行為和技術要領已經和跑酷沒有絲毫關係了,“量力而行才是真正的跑酷精神。跑酷的真諦是通過控制自己的身體,不斷提高克服障礙的能力。它雖是極限運動,但並非逞強。”樊磊不希望外界因為瀘州跑酷小伙跳橋的事件,對跑酷圈産生誤解。

  21歲的李家松是成都歡樂谷的一名專業跑酷演員,從事跑酷運動6年。談起與他同歲的瀘州跑酷小伙跳橋,李家松認為這種行為是不理智的。“偶爾我們也會有征服某些建築物的衝動,但都是一閃而過,很少付諸實際。”

  “跑酷精神是不怕苦難,勇於挑戰,並不是盲目自信。”李家松表示,跑酷這麼多年,受傷是家常便飯,但他知道自己的極限在哪兒。“量力而行才能長期把這項運動堅持下去。跳橋這種行為,就和真正的跑酷精神背道而馳。” 據中新

  周太陽鄭懌華西城市讀本實習記者龍沁怡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