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男子愛上男子 雙雙檢出艾滋病

http://news.sina.com   2013年07月03日 22:24   鳳凰網

  兩人在一起的照片

  東南網7月4日訊(海峽導報記者游章友)在廈門打工的男孩小洪(化名),5年前愛上了男孩李某,去年兩人都被檢測出感染了艾滋病,小洪面對導報記者講述了兩人的情感故事。身在四川宜賓的李某也通過網絡看到了本報的報導,並給導報記者來電,表示自己也有話要說。

  關於感情:“何止會吃醋,簡直是個瘋子”

  李某現在四川老家,他說很多天前小洪就到四川找到他了,兩個人沒什麼好說的了,不可能在一起了。小洪還威脅他說如果在四川被打了或者自殺了,都是他害的。

  李某說,兩人相愛后,小洪何止會吃醋,簡直就是個瘋子,同志圈裡的人都知道,不管他跟什麼人在一起,小洪都會懷疑,都會跟蹤。很多次小洪還到他上班的地方去鬧。他去哪裏如果沒回去,一個晚上會打八九十個電話,“不信我可以把電話密碼給你去查”。

  關於病情:“我不可能去傷害無辜的人”

  對於小洪說他太濫情,到處跟別的同志約會,李某說:“雖然我都這樣了,但我不可能去傷害無辜的人,即使跟別的同志在一起,如果對方性要求,我也會實話告訴他,我有艾滋病。”

  導報記者問他,這麼多年跟多少同志發生過關係,是否把艾滋病傳染給了別人?李某說沒多少人,有沒有傳染疾病給別人他不知道。

  對於峨眉山的事情,李某解釋:“去峨眉山旅遊,另兩個男的是同志,我沒有跟他們發生關係,小洪的5000元是在峨眉山旅遊回來后借的,要給媽媽買藥,7月份我就還他。”

  關於親情:“即使要死,也要死在父母后面”

  李某有個姐姐還在廈門上班,父母則在農村老家。

  李某說,他曾經也有過經過奮鬥成為一個大商人的理想,但得了艾滋病后,現在最大的理想,就是治好身體,好好上班。“我即使要死,也要死在父母的后面,父母也知道我的病,雖然很傷心,但又有什麼辦法呢。”

  早前報導:

  愛上男兒身感染艾滋病

  痴情男聲稱要盯死“另一半”

  

  東南網6月26日訊(海峽導報記者游章友實習生官建洪文/圖)昨日,當小洪(化名)找到電信公司,希望幫忙定位自己的“愛人”李某時,服務台告訴小洪,需要有警方的手續。

  其實在6月21日晚,小洪就曾經走進了金山派出所尋求幫助,但是警方以涉嫌侵犯個人隱私為由,拒絶了他的要求。

  小洪說,他是同性戀,與李某相處5年了,有過歡樂有過痛苦,但他已經認定自己要跟李某過一輩子。最讓人震驚的消息是,由於李某太花心了,經常到外地與人約會,結果去年查出感染了艾滋病,而小洪也被感染了。

  小洪說,李某前幾天還忽悠說要買藥,騙走了他5000元,當天他喝得大醉,之后才到派出所報警求助的。現在李某不去治療,反而繼續放縱。騙完他的錢后,居然約了兩人到峨眉山旅遊,“空間裡很多他們在賓館的齷齪照片,我真的要崩潰了”。

  小洪表示,他將像以往一樣,又要全國各地去尋找李某了,無奈的是,他現在身無分文。

  情起

  交友網站上一見鐘情

  “我初中時就有這種想法,喜歡看漂亮的男孩子,只是沒機會接觸。”2007年底,小洪登錄了一家男同交友網站。他不斷翻看着網站信息,瀏覽到李某照片時,小洪心動了,“我確定他就是我喜歡的類型”。

  此后,兩人開始頻繁聯繫,然后就相約見面,並發生了性關係。接下來的日子裡,兩人經常半夜三更一起到環島路,在沙灘上奔跑,在海里游泳。

  在此之前,小洪一直瞞着女友和李某交往,2008年初,他和同居女友攤牌了,女友非常傷心地離開了他。

  情濃

  他把手伸過來讓我咬

  有一次小洪騎電動車,在中醫院附近撞上路邊綠化帶,整個人飛出去了。“手、眼角都破了。”他唯一想到的是打電話給李某。

  李某馬上請假,得知小洪沒帶錢后,向同事借了500元錢,趕到醫院。

  “他一直坐在我床邊,安慰我。”小洪說,在縫針的時候,很痛,李某就把手伸過來讓小洪咬,咬出了血。“縫完針后,他手臂上留下了很深的牙齒印。”小洪暗下決心:這輩子跟定了這個人。

  第二天醒來,李某不管護士和病友的眼光,拿着一枝玫瑰等在床頭。“這真的讓我太感動了。”小洪說。

  此后,他們在后坑租房同居了。小洪包下了做飯、洗衣服等家務。

  情滅

  拿起刀片在手臂上劃

  2008年底,在后坑租住的房中,來了一個福州的網友。當晚,李某和這個網友居然出去開房了。

  面對背叛,絶望的小洪擰開了煤氣開關,關起了門窗,拿起刀片,狠狠地在手臂上劃了下去。之后,什麼都不知道。后來李某回來,將小洪送醫院悉心照顧。

  這次自殺,讓在廈門的親戚都知道了他和李某的關係,長輩們十分失望,十分不理解。

  第三天,李某又偷偷和別人坐飛機去南京約會了。小洪扯掉氧氣罩,拔掉針管,飛奔出醫院打車到機場,可沒追上,“我崩潰了,在機場哭了一夜”。

  這幾年,每當李某背叛他,他就到處尋找。“南京、徐州、上海、昆明、重慶、福州、晉江……”小洪已經算不過來自己去過多少個城市,“你追我趕,為了找到他,我踏遍了半個中國”。

  情殤

  感染艾滋病仍牽掛他

  去年5月,李某一次次發高燒,長時間不退。

  一個月后的一天,李某把手機忘在家裏,小洪接了,是集美疾控中心的電話,小洪由此得知,李某感染了艾滋病毒。而從李某腳部出現潰瘍來看,其感染艾滋病起碼有3年了。“他感染過很多次了,是交叉和重覆感染,可都這樣了,他還去找別人玩。我太恨他了。”小洪說,他們之間都沒採取安全措施,后來去疾控中心檢測,也被檢測出攜帶了艾滋病毒。

  對於未來,小洪說:“我的人生已經沒有意義了,我要用藤纏樹的方式,纏着他,跟他沒完,一直纏到死,不能讓他再去害人。”

  律師說法

  傳播艾滋病應承擔刑事責任

  福建信海律師事務所葉世蕩律師:若患者明知自己患有艾滋病,而繼續與他人發生性行為,造成他人患上艾滋病的,根據我國刑法可構成傳播性病罪,應當承擔刑事責任,可處五年以下刑罸;造成他人患上艾滋病的,受感染者可以向傳播者主張民事賠償責任。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