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冀寶齋博物館:未得審批因付不起四千萬鑒定費

http://news.sina.com   2013年07月13日 23:39   鳳凰網

  原標題:如此“神奇”博物館是怎樣建成的

  冀寶齋博物館后面的衡水湖裡,荷花開得正艷,不過館長王宗泉已經沒有什麼心思去欣賞了。

  近日,作家馬伯庸的一篇博文將這座博物館推到了風口浪尖。這篇閲讀量已超百萬的博文詳細記錄了該館中年代穿越、造型奇異的藏品,並直稱“毀三觀”(網絡名詞,常用來泛指那些顛覆大多數人一般看法的人、事或物)。

  河北省文物局急忙表態,稱該館的東西肯定不對。

  隨后,冀州市10日下午通報稱,已由相關部門組成調查組,在此期間,冀寶齋博物館閉館進行整頓。

  但是,12日,記者來到冀州,發現冀寶齋依舊正常開館迎客。而館長王宗泉因為外界的質疑身體有些不好去北京治療了。昨天,中藏網發表聲明,指責馬伯庸之說是誹謗,使事件顯得更為撲朔迷離。而該館總顧問魏英俊則表示,這是件好事,簡直就是“天上掉餡兒餅了”。

  “奇葩”博物館雷倒人

  記者12日趕到衡水市下屬的冀州市冀寶齋博物館。

  該館位置極好,就在衡水湖邊,占地很大,視野開闊,而且巨大的方形建築顯得格外顯眼。

  有意思的是,在該館的正門,對着馬路的位置,豎著一塊醒目的介紹,名字是“您到過神奇的冀寶齋嗎”,其中有段話是這樣介紹的:隨着時間的推移,“冀寶齋”必將馳名世界。是否馳名世界現在還未可知,但是如今舉國知名倒是真的。

  時值下午,博物館門口的售票處依然在正常售票,不過買票進入的遊客並不多,很多當地人和售票員打聲招呼就直接進去了。

  售票員告訴記者,這幾天博物館還在正常對外開放,網上的爭論他們也知道,但是其實影響不大。

  記者隨后買票進館,票價30元。

  俗話說百聞不如一見,記者逛了一圈下來也被雷得不輕。“就像是那些恐怖片裡的愚蠢遊客一樣,渾然不知自己即將踏入一個什麼世界”。

  最有意思的,當然是那些個組團下山的“鬼谷子”們。“元青花鬼谷子下山圖罐”邊上,是“元綠釉黑彩鬼谷子下山罐”,然后跟着是“元五彩鬼谷子下山大罐”,等等,還有,“元五彩鬼谷子下山大盤”……

  當年在倫敦拍出了2億多元天價的東西,這裏居然有一堆。

  除了林林總總的元青花,還有十二生肖系列也很驚人。足足6套十二生肖中甚至包括商周時期的五彩瓷。這還不算,有幾套十二生肖甚至還分出了公母,這個確實有點嚇人了。

  當然,“晉鬥彩三英戰趙雲葵口盤”之類的“名器”自然也要是一睹為快的。

  一圈逛下來,觸目驚心之餘,記者不由深感自己想象力的匱乏。

  鑒定全館,費用要4千萬

  據官方資料,該館由衡水冀州市二鋪村興建,屬村集體所有,2010年7月正式開館。自1970年至今擔任該村村支書的王宗泉任該館館長。

  據該館總顧問魏英俊介紹,這個博物館有瓷器、青銅器、金銀器、玉器等4萬多件藏品。

  去年,該館還被評為國家AAA級旅遊景區。

  此前,該館還是河北省少先隊實踐教育基地、衡水市愛國主義教育基地、河北省第三批“省級科普基地”。

  不過,記者12日到達該館時發現有些牌子已經被摘下了。

  魏英俊告訴記者,這個館是以之前的收藏建起來的,然后又陸續收了不少藏品。當時建起來時跟衡水市文化部門都打過報告,也有批文。當地民政部在2011年也有正式的合法審批。

  記者在冀寶齋博物館辦公室看到了由冀州市民政局2011年8月25日為其頒發的《民辦非企業單位登記證書》,法定代表人是王宗泉,業務主管單位是冀州市文化廣電新聞出版局。

  而據媒體報導,當地文物局稱,“冀寶齋博物館沒有在河北省文物局注冊,沒有走過手續,不是正式注冊的博物館,他們自己弄個牌子就招呼起來了。”

  河北省文物局局長張立方說:“我們看過展品,東西肯定都不對,那些元青花沒有真的。冀寶齋博物館自稱的元青花數量比全世界的總量還多。他們說,你們官方不認,我們自己認。”

  但是實際上,博物館和文物局之爭背后還隱藏着經濟利益的糾葛,那就是鑒定費用。

  該館副館長邵寶明坦言,文物局要的鑒定費,我們給不起!

  據介紹,當年省文物局確實來看過藏品,然后還要求進行鑒定,但是鑒定的專家要由文物局來請,費用起碼1件1000元,那按照該館的4萬件藏品,則至少需要4000萬。

  邵寶明說,買個瓷器才花500,鑒定費要1000,這個我們承受不了。

  據報導,冀州市10日下午通報稱,由冀州市文廣新局會同相關部門已成立聯合調查組,對媒體關注的問題和質疑展開調查。在此期間,冀寶齋博物館閉館進行整頓。

  老支書收東西如買白菜

  這個民間博物館的館長,何許人也?

  館長王宗泉,是當地二鋪村的老支書。

  魏英俊告訴記者,王宗泉不愛吃不愛穿,就愛看書和收藏。

  據介紹,他們認識有30多年了,村裡經濟搞起來之后,老支書就騰出不少精力搞收藏了。“當然剛開始知識經驗不夠,打眼(指收到假貨)的次數也多,但是俗話說,在嗆水中學會游泳,收藏也是如此。”魏英俊說,他們在全國各地收東西,花銷其實也不是很大,30多年下來,也只有2000多萬。

  據說,王館長形容當時收東西的感覺,“就跟市場上買白菜是一樣的。”

  副館長邵寶明說,他們三個人僅景德鎮就去了20多次,信心有了,就敢收些貴的東西。以前少則三五百,多則千八百,大多不會超過兩千塊錢,當然最后也花過8萬元,但那也是極其個別的情況。

  慢慢的,冀寶齋出名了,就開始有人來送寶了,山東、山西、河南、河北,甚至福建也有。

  魏英俊告訴記者,收東西一般都是王宗泉拿主意,他們這些人就是邊上參謀一下。

  不過,這幾年,他們也已經不太收東西了,為什麼,魏英俊說,沒錢了。

  搞收藏村裡人也有意見

  魏英俊說沒錢,是有原因的。

  館建大了,問題也來了,每年維持運轉的費用至少要300萬。

  老魏說,“這還是低水平運轉,如果要發展得好,至少需要四五百萬。”

  但是,目前該館的收入几乎沒有。門票的收入很微薄。

  邵寶明說,“成人票30元,其實沒有多少人,學生票20元,更多是免費的,這個博物館就是微利或無利狀態,我們圖什麼?其實就是想多留下一點民族文化,雖然都說是假的,萬一是真的呢?”

  據介紹,目前該館是赤字運營,除了市裡每年的80萬補貼之外,其余都要村裡掏錢。而該村每年産值4億元,純利潤在2000萬元左右。每年要拿出200多萬搞收藏,村裡不少人也有意見。這一點魏英俊也很清楚。

  他說,這事鬧騰起來之前,剛和省裡彙報過,有希望每年由省裡批下來50萬左右,但是這事一出,這筆錢估計是要黃了。

  他嘆了口氣,說,不過我相信事情還是會好起來的。

  實際上,馬未都在網上曾質疑該館以建館為名圈地是實,對此魏英俊笑了笑,他說這地本來就是村裡的,60畝地當年就值1個億,現在大概翻了一番,2億多吧。“但是這都是自己村裡的,就像自家的房子,自己住的,漲多少都白搭,談不上什麼圈地。”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