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鄭州街頭流浪女曾系海歸 因工作壓力大犯病被辭

http://news.sina.com   2013年07月15日 11:29   鳳凰網

  她是張佳嗎?看起來挺像。(來自網名“姬亞鳴一”QQ空間)

  救助站工作人員勸流浪女去醫院檢查

  巡防隊員為流浪女買來飯菜

  救助站工作人員脖子被流浪女抓傷

  原標題:街頭流浪女曾是一名海歸

  身材高挑,能說英語,曾留學新加坡,在北京一家電視台工作過

  她曾5次被鄭州救助站救助,昨天,她再次被接走

  閲讀提示| 流浪女,能說地道的英語,曾在新加坡留學,在北京一家電視台工作過……最近,一名露宿鄭州金水河岸的女子,引起廣泛關注,她究竟為何流浪?

  昨天記者聯繫到她的表哥王先生。他說:“我們看到微博上她的照片后,確認她就是張佳。她的父母十幾年前已離婚,父親不知去向,母親也是精神病患者,不知在何處。小姑娘以前家境很好,曾被送到新加坡留學過,后跟母親到北京。”

  昨天,鄭州市救助站有關人員來到現場,卻被女孩抓傷脖子、胳膊。直到下午5時40分,女孩終於同意接受救助,並被送往醫院做精神疾病鑒定。

  □記者張弢實習生趙寧文記者李文波攝影

  被打擾休息,她用英語攆記者

  近日,在金水河畔南岸涼亭裡,常可看到一個身材窈窕、濃眉大眼的20多歲女子。

  12日早上,附近的巡防隊員在這裏首次發現她時,她衣衫襤褸、頭髮蓬鬆,胳膊上都是蚊子叮的包,正躺在門球場旁邊椅子上。巡防隊員問是否需要幫助,卻招來一頓辱駡。

  3天來,記者多次到現場,出錢讓巡防隊員為她買飯買水,但她始終不說她從哪裏來,以后怎麼辦。

  衆人給她買來米飯炒菜,她還要求讓買冰激凌、“全家桶”或麻辣鷄腿套餐。記者答應給她買這些,她才說:“家住金水區,哪條路記不清。”

  衆人買來飯,她還要“全家桶”

  13日上午10時,女孩正躺椅子上睡覺,記者上前,她竟用英語攆記者。中午時,記者讓她去吃飯,她說,“給10元錢就行。”記者給她20元,女孩接后蹺起腿說:“你們給過錢了,走吧。”

  隨后,金水路派出所兩名民警趕到,女孩說自己叫張佳,鄭州人,不需幫助,民警只好離開。

  14日中午,記者得知她要吃宮保鷄丁和米飯,就給她買了。作為交換,她告訴記者她的QQ號。她的網名叫“姬亞鳴一”,在QQ空間,有她本人6幅照片。記者通過微博把這些照片發出,試圖查找她的家人和親友。

  隨后,熱心市民給她送來一些換洗衣服。大家都很疑惑,誰家的女孩?為啥流浪街頭?

  心理專家:她的病不很嚴重

  昨天記者從金水警方了解到,張佳的親朋已從微博上知道此事,並在聯繫張佳的父親。

  中午,心理專家張先生趕到現場,經近距離觀察,張先生說:“張佳神志清醒,有人走近她會很警覺,心理疾病不很嚴重,很可能受到什麼侵害所致。”

  張先生拿水和桃子給張佳時,卻遭到張佳的辱駡,並把水和桃子砸向張先生。她看張先生不離開,收拾好衣物駡駡咧咧向西走去,一會又拐回來,躺在椅子上睡了。

  採訪得知,張佳原籍鎮平縣,她的表哥王先生說:“她沒有近親屬,以前家境很好,80年代她家做玉器生意,家裏很有錢,她曾被送到新加坡留學過。她父母離婚后,她跟着母親張某生活。因家庭有精神病遺傳史,她患精神病后,曾到過多家醫院治療,后來,多次受到北京、鄭州、南陽等地救助機構救助。”

  沒有家人來接她

  昨天下午,記者再次來到現場,看到鄭州市救助站的梁書記試圖與張佳溝通,因圍觀的人太多,張佳突然流露出異常暴躁情緒,沒等梁書記說話,突然伸手朝梁書記的脖子上挖去,指着梁書記大駡。隊員高磊上前制止,左右胳膊被抓傷多處;另兩名市民上前勸解,也被張佳抓傷胳膊和脖子。

  梁書記在現場告訴記者:“張佳對女性有明顯的反感、排斥心理,不讓接近她。我們救助她的前兩次,她舅舅接收了;今天與鎮平聯繫,村幹部答應讓家人來接她,她父親上午來電話明確表示,他不管了,說她年初結婚了,但問她婆家,她父親說不知道,掛斷了電話。”

  鄭州救助站

  曾五次救助

  14日下午,記者與鄭州救助站聯繫時,一名工作人員說:“這女孩就是張佳,鄭州人,家住紫荊山附近,去年曾救助過她。”

  工作人員答應聯繫到她戶籍所在地的社區和家人,但后來一直沒見她的家人將其接走。當晚,張佳仍睡在亭子的長椅上。為保證她的安全,巡防隊幾天來特地安排兩名隊員給她守夜,直到天亮。

  當天下午,記者和她聊天時,她落淚了。她說,自己的確是鄭州人,曾自修過北京一家名牌大學課程,因為頭疼病才導致現在的結局。她說,自己30歲,身高1.68米,並說已習慣了這樣的生活。

  昨天上午,鄭州市救助站的梁書記在受訪時說:“我們已救助過她5次了。她有兩個戶口,一個在鄭州某小區,戶口辦在她舅家;另一個在鎮平,其父范某。她還有個名字叫范小嘯,25歲,婚姻狀況顯示未婚。她是河南一家藝術學校畢業的,又高又漂亮,太可惜了。以前她清醒時,說過她曾在北京一家電視台工作過,壓力很大,后來犯病,工作被辭了,這對她可能打擊較大。”

  梁書記表示,救助站想特事特辦,給予她力所能及的救助。

  女孩被救助站

  送到醫院做鑒定

  昨天下午5時40分,鄭州救助站工作人員經耐心做工作,張佳最終同意接受救助,被工作人員送上車后,拉到有資質的專業醫院進行鑒定。

  發稿前,記者採訪了鄭州救助站站長謝小衛。他說:“我們曾通知女孩的家人過來接走她,但一直沒人來接。現在女孩已經送到醫院做精神病鑒定,如果結果出來是精神病,我們會積極救助治療,等她康復后,再送她回到親人身邊。如果不是精神病,救助站會按張佳的要求,在法律許可的範圍內,盡力幫她。”

  河南言東方律師事務所主任閆斌在受訪時說:“這個姑娘屬成人,她的家庭有精神病遺傳史,她母親是無行為能力人。她在未婚的情況下,父親有義務接她回家。如果女孩已婚,應由丈夫家接回。如果父母和丈夫家都無能力接她回家,政府的救助部門應該予以收留,並對其精神疾病給予鑒定和治療。”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