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全球新聞大陸新聞台灣新聞財經娛樂移民雜誌書味圖片論壇

女服務員刺死官員案續:網友發起營救行動

http://news.sina.com   2009年05月20日 12:28   鳳凰衛視

  時代周報記者 龍利群

  “我正打算去洗浴中心體驗一下……”5月19日晚8時左右,身在湖北省恩施州巴東縣的凱迪網友“超級低俗屠夫”在電話中告訴記者。他4天前從河北輾轉來到這個偏僻小城,不是旅行,為的是一個與他完全不相干的案子—近日網絡給予了極高關注度的鄧玉嬌案。

  偏僻小鎮上的兇案

  鄧玉嬌是巴東縣野三關鎮“雄風”賓館休閑中心“夢幻城”的服務員,5月10日晚,該鎮政府官員鄧貴大、黃德智酒後陪他人到“夢幻城”消費,與21歲的鄧玉嬌發生爭端,鄧玉嬌用刀刺破鄧貴大頸部動脈血管及胸部,致其不治身亡,隨後鄧玉嬌打電話向警方自首,警方以故意殺人罪將其刑事拘留。

  5月12日,長江巴東網首先披露了相關案情。隨後《長江商報》對此案進行了報道,旋即,“女服務員”、“娛樂城”、“政府官員”、“刺殺”等具有強勁衝擊力的字眼湧入人們視線,這一在鄂西偏僻小鎮發生的兇案很快成為各大網站網友關注的熱點。

  目前網友的觀點基本一致:對犯罪嫌疑人的同情乃至讚頌;對死傷官員作風問題的批評以及對警方秉公辦案的質疑。

  而事實上,巴東警方表示,在案件發生的第二天,5月11日,巴東警方即向巴東新聞網提供了案件基本情況説明。指出“5月10日晚,野三關鎮招商項目協調辦3名幹部陪同客人在鎮上一娛樂場所消費時,與一名服務員發生爭端……”12日,長江巴東網據此披露了案情。警方表示,在案件偵查中,從鄧玉嬌行李包中查出有治療憂鬱症的藥品。

  13日,該網站發布《巴東警方通報“5·10”案件調查結果》,這份調查結果比前一份詳細得多。但這一調查結果讓網友們群情激憤,紛紛指責涉案官員一方的強姦企圖,認為鄧玉嬌是正當防衛,並把她奉為反抗權力和暴力的烈女、俠女。

  然而由於警方懷疑鄧玉嬌的精神問題,網友眼中的烈女子在被拘留後不久被送往恩施州優撫醫院進行精神病觀察。在恩施電視台《今晚九點半》節目視頻中,躺在病床上的鄧玉嬌激動、無助地哭喊“爸爸,他們打我,爸爸……”對此許多網友表示憤怒,懷疑警方認定鄧玉嬌有精神病,存在為兩個政府官員開脫企圖強姦的動機。

  營救烈女子成為網友的廣泛呼聲。

  由網絡而現實的行動

  不過這一次網友的行動不再止於網絡上的呼喊。

  在看到媒體對鄧玉嬌案的報道後,5月14日中午,“超級低俗屠夫”吳淦在凱迪“貓眼看人”論壇上發帖,認為此案是鄧玉嬌在面對幾個男人對她的強姦威脅時,做出的正當防衛。並“建議大家一起用行動來幫助這個用修腳刀捍衛尊嚴的姐妹!”

  當日下午,在發表了一通聲明後,這位網友將自己的真實姓名、身份證號,乃至身份證原件等信息悉數公佈。隨後,公佈了自己接收捐款的賬號,並率先出資2000元,立意籌得錢款前往案發地幫助鄧玉嬌。不少網友慷慨解囊。

  14日下午,吳淦從河北前往北京聯繫律師,15日出發前往武漢,輾轉來到巴東。從其博客內容可以獲知,他在抵達巴東的第二天即見到了鄧玉嬌的爺爺及父母,隨後説服他們讓律師介入。17日,在與另一位叫陳萬的網友在恩施州會合後,吳淦與鄧玉嬌父母一起前往優撫醫院,與院方進行溝通後,探望了鄧玉嬌,並拍攝了鄧的近身照片。

  照片中的鄧玉嬌非常清秀,在與吳淦的一張合影中,吳淦握著女孩的右手,女孩淺淺地笑著。

  “一個公民來做這種事情是不是很難做得到?”在5月19日晚記者與吳淦短暫的電話連線中,他反問記者,言語中透出幾分自豪。

  在獲得鄧玉嬌家人委託後,吳淦聯繫了北京律師,最後通過公盟(北京公盟諮詢有限責任公司)聯繫到了北京華一律師事務所律師夏霖、夏楠,免費幫助鄧玉嬌。18日晚上,兩位律師抵達巴東,夏霖律師告訴記者,19日下午4時,他們已經把會見鄧玉嬌的法律手續提交給公安部門。

  19日下午,吳淦在凱迪網“貓眼看人”論壇發表新帖《屠夫:第一階段小結及新動向!》,叮囑網友:“我們現在回歸司法層面,讓專業人士去説話,我們要做的就是把它陽光化!”,“只要公平,公正,公開,屠夫願意接受任何結果!”這位36歲的網友飽含激情,卻也不乏理智。

  就在吳淦的行動過程中,5月18日下午巴東縣公安局再次通過長江巴東網發布 “5·10”案件情況通報,更多細節展露出來,細心的網友發現,與前一次的通報相比,黃德智向鄧玉嬌提出的“特殊服務”被代之以“異性洗浴服務”;鄧貴大兩次“按倒”鄧玉嬌被代之以“推坐”;兇器由修腳刀,變成水果刀……兩份案情通告中措辭的差異網友也沒有放過。

  距離事件發生已經過去10天,案情卻在警方的幾次前後不一致的情況通報和網友的猜測、質疑與解讀中,細節越來越多,疑點也越來越多,案件事實越發顯得撲朔迷離。

  目前,鄧玉嬌還在恩施優撫醫院進行觀察,等待接受精神疾病醫學鑒定,鑒定時間還沒有確定。

  法律界意見呈多元

  相對於網友一邊倒的輿論,法律界的聲音並不齊整。焦點集中在以下幾個問題上。

  是不是正當防衛?

  鄧玉嬌的行為究竟是不是防衛過當?因為直接涉及公安機關對鄧玉嬌的處理,這是大家最為關心的問題。

  在得知此案的當天,北京市憶通律師事務所律師劉曉原就在其博客上,根據既有報道事實分析認為,刺死一人、刺傷一人的女孩鄧玉嬌,其行為屬於正當防衛。這一分析得到衆多網友的認可。

  究竟是不是正當防衛,得看鄧玉嬌究竟受到了怎樣的不法侵害。由於在警方第一次案情通報中提到,被刺傷的黃德智向鄧玉嬌提出“特殊服務”的要求,絶大多數網友認為黃一方存在強姦企圖。

  江西雲龍律師事務所律師、教授李雲龍並不認可幾位公務員有強姦企圖的説法。他認為,公務員到水浴場所要求進行異性服務,是違反紀律的行為。鄧玉嬌已明確告訴他們,自己並不從事他們所要求的服務,幾個人仍要求她進行服務,帶有流氓行為,但不能就説是強姦。“鄧玉嬌進行反擊,有自我防衛的因素,但對方沒有犯死罪,不能把人打死。”

  西南政法大學法學院教授高一飛表示,鄧玉嬌是否受到了幾個男人強姦的威脅,目前很難用事實證明。

  不過他認為根據警方5月18日案情通報的情況,鄧玉嬌至少是防衛過當。如果是防衛過當,應該構成故意殺人罪。<< 上一頁1

去論壇發表評論】【轉寄】【列印】【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