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全球新聞大陸新聞台灣新聞財經娛樂移民雜誌書味圖片論壇

“紅學”又出雷人觀點:曹雪芹是7個女人的筆名

http://news.sina.com   2009年07月20日 19:10   鳳凰衛視

  “紅學”研究已近百年,從正統的“文獻研究”、“文本研究”到近幾年方興未艾的“草根研究”,受關注程度有增無減,世人針對這部奇書衆説紛紜,誰也説服不了誰。近日,南京籍“紅樓痴人”段晴也與夫人吳玲,耗時三十載,從內證和外引著手,推出《紅樓夢真相還原》一書。夫婦二人在接受本報獨家採訪時,提出“雷人”觀點:“曹雪芹並非實有其人,只是筆名,《紅樓夢》是1768—1774年由7位女人合寫的,地點就在南京倉山隨園”。

  曹雪芹與曹寅沒有關係

  曹雪芹是《紅樓夢》的作者,是江寧織造府曹寅的孫子,這在紅學界早已成定論。因此,段晴也、吳玲夫婦一發布這一“雷人真相”,立刻引來無數疑問。

  為何要推翻紅學家的定論?他們認為,所謂“曹雪芹”是作者的説法,是依據《紅樓夢》第一回:“後因曹雪芹於悼紅軒中披閲十載,增刪五次,纂成目錄,分出章回”,認定“曹雪芹”是作者。而在這段話的後面,脂批明確指出,文本中寫“曹雪芹”是“披閲、增刪者”,只是作者放的“煙幕彈”。另外,根據脂批和文本中多處出現“寅”字,胡適先生便對號入座,誤認為“寅”字批暗指江寧織造“曹寅”,而《紅樓夢》文本開篇就有“曹雪芹”,於是把“曹寅”認定為“曹雪芹”的祖父,或把“曹雪芹”當成“曹寅”家兄弟叔伯輩的子孫後代,認為《紅樓夢》作者是“曹雪芹”。

  段晴也夫婦認為,“曹雪芹”不是《紅樓夢》的作者。因“寅”字而認定“曹雪芹”是曹寅子孫的事實不成立,《紅樓夢》是“曹家傷心史”的“自敘説”同樣不成立。

  曹雪芹是一組寓意符號

  如果説“曹雪芹”不是作者,那麼為什麼把“曹雪芹”三個字白紙黑字的放在文本中?為什麼敢寫“曹雪芹”是“披閲、增刪者”?在記者追問下,段晴也夫婦解釋説:“‘曹雪芹’是作者設置的一組寓意符號,相當於筆名。”

  那麼真正作者又是誰呢?“是7個女人共同完成《紅樓夢》的寫作。在《紅樓夢》第三十七回,由賈探春倡議,大觀園成立了詩社,就是隱指成立《紅樓夢》創作團隊。而詩社成員共有7人。這7人中,5人為文字作者、1人為章回結構圖的設計者,1人為批注者脂硯齋。我們找出了其中5人的姓名,包括江蘇常州女詩人王採薇、錢孟鈿、張蠡秋、吳山尊的妻子孫氏、雲南晉寧女詩人李含章。而趙姓作者及《紅樓夢》章回結構圖的設計者由於目前沒有充分資料證實,只能等待進一步考證。”

  他們還考證出,在《紅樓夢》中,李紈是錢孟鈿的藝術形象,林黛玉是王採薇的藝術形象,史湘雲是張蠡秋的藝術形象,賈探春是李含章的藝術形象,脂硯齋是吳山尊妻子孫氏的藝術形象,薛寶釵是趙姓作者的藝術形象,妙玉是“《紅樓夢》章回結構圖”設計者的藝術形象。

  南京隨園是《紅樓夢》寫作地

  至於説《紅樓夢》是在南京隨園寫成的,段晴也夫婦的理由是,在文本中賈雨村説他去年到金陵,有一天進了石頭城,從賈家老宅門前經過,看見了寧國府和榮國府。石頭城大範圍説指金陵,即南京城;小範圍説,石頭城僅指金陵遺址石頭山,而石頭山的故址在清涼山,清涼山又是隨園小倉山的源頭。“金陵石頭城”便是“金陵清涼山”,暗寓《紅樓夢》的故事從清涼山起源,“假語存言”的故事從倉山隨園説起,即《紅樓夢》是在倉山隨園所寫。

  另外,清詩人富察明義和袁枚都是生活在乾隆朝的人,他們的詩集中留有與《紅樓夢》相關的信息。富察明義説“大觀園是隨園故址”,而袁枚也宣稱:“大觀園者,即余之隨園也。”他曾説曹雪芹先人為“江寧織府”,這裏的“織”是指寫文章的意思。“江寧織府”暗寓南京隨園是寫作《紅樓夢》的辦公地點。

  段晴也夫婦説:“王採薇為了夢想,曾寄居在隨園5年時間。因此,從乾隆三十三年(1768年)即甲辰本《紅樓夢》;最後一個定稿本是嘉慶二十五年(1820年),即庚辰本《石頭記》,7位女性用了五年零八個月,完成了《紅樓夢》稿本。” 本報記者 蔡震

  -段晴也夫婦“雷人”觀點

  一、《紅樓夢》一百二十回是完整的,前八十回與後四十回並無分裂之嫌,是根據“大觀園圖”填寫組裝出來的。

  二、“曹雪芹”不是《紅樓夢》作者的真實姓名,只是一組寓意符號,相當於作者的筆名。

  三、《紅樓夢》由7位女性,用了五年零八個月,在南京倉山隨園寫成。

去論壇發表評論】【轉寄】【列印】【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