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美國一神經外科醫生詳述自己瀕死體驗 稱遊歷“天堂”

http://news.sina.com   2012年10月13日 15:20   鳳凰網

  美國知名神經外科醫生埃本·亞歷山大在昏迷中體驗了“天堂”之旅

  最新一期美國《新聞周刊》雜誌封面文章刊登了亞歷山大的經歷

  亞歷山大根據自己的經歷寫了《天堂的證據》一書,上圖為書籍封面

  原標題:夢游“天堂”

  近日,美國哈佛大學博士、知名神經外科醫生埃本·亞歷山大發表了文章《天堂的證據》,被用作封面文章刊登在最新一期美國《新聞周刊》雜誌中。亞歷山大醫生在文中詳細精確地描述了自己的瀕死體驗,並表示天堂真的存在。

  □現代快報記者李欣編譯

  相關資料

  什麼是瀕死體驗?

  瀕死體驗(NDE)就是瀕臨死亡的體驗,指由某些遭受嚴重創傷或疾病但意外地恢復的人,以及處於潛在毀滅性境遇中預感即將死亡而又僥倖脫險的人所敘述的死亡威脅時刻的主觀體驗。它和人們的臨終心理一樣,是人類走向死亡時的精神活動。同時,瀕死體驗也是人們遇到危險時的一種反應。

  有科學家指出,人在死亡降臨的一瞬間,短時間內的主觀體驗一般來說是類似的,尤其是相信有天堂存在的人在西方比比皆是,所以更容易産生瀕死體驗,這是目前較令人信服的解釋瀕死體驗産生原因的觀點。生物學家羅蘭·西格則從生物化學角度來解釋。他認為,每個人在死亡過程中,大腦都會分泌出過量的化學物質,這些化學物質有些能引起奇特的幻覺。

  7日昏迷

  細菌感染令大腦“癱瘓”

  埃本·亞歷山大以前並不相信瀕死體驗,他接受過科學教育,追隨父親的道路成了一名神經外科醫生,還在哈佛醫學院等高校授課。過去亞歷山大認為,一些人描述的瀕死體驗是可以用科學來解釋的,但後來的一次親身經歷徹底改變了他的想法。

  2008年秋天,亞歷山大博士患了一種罕見的細菌性腦膜炎,細菌侵蝕了他的腦脊髓液,他的大腦皮質神經元完全陷入“癱瘓”狀態,令他昏迷了7天。在這7天中,亞歷山大的身體毫無知覺,大腦的高級功能完全停止了運作。然而令他驚詫的是,這7天裡雖然他的身體處於昏迷中,但他的思維和自我意識仍是活躍的。據亞歷山大描述,他的自我意識前往了另一個世界,在這個全新的世界中,人脫離了大腦和身體的限制,死亡並非終點,而是一次長期、積極的旅行中的一個篇章。

  亞歷山大並非第一個經歷過瀕死體驗的人,但據他所知,他是第一個在大腦皮質完全“癱瘓”、身體時刻處於醫學觀察的情況下遊歷“天堂”的人。現有的醫學知識還無法解釋這一現象。醒來之後,亞歷山大將自己的經歷寫成了一本書——《天堂的證據》,該書將於今年10月23日出版。

  據亞歷山大描述,他的“天堂之旅”從一個充滿了雲朵的地方開始,他看到深藍色的天空上漂浮着大朵蓬鬆的白色和粉色雲彩。在雲朵之上,透明、發光生物成群結隊地飛過天空,像飛機一樣留下長長的飄帶一般的痕跡。亞歷山大說不清這些生物到底是鳥兒還是天使,但他認為用語言完全無法描述,它們不同於地球上的任何生物,它們是更高級的生命形式。

  後來,亞歷山大聽到了從天上傳來的巨大聲響,好似一曲聖歌,他懷疑這聲音來自天上飛行的神秘生物,他從中體會到了一種歡樂的情緒。亞歷山大看到了天空中的神秘生物,聽到了它們的歌聲,但他感覺如果你不成為這個世界的一部分的話,就不會感受到這些。

  瀕死體驗遊歷“天堂”和上帝居所

  在大部分旅行中,亞歷山大並非獨自一人,有一名女子陪伴着他。這位女子非常年輕,亞歷山大還能清楚地記得她的樣子。她有着高顴骨和深藍色眼睛,一頭金棕色的頭髮襯托着她美麗的臉蛋。

  第一次看到她的時候,亞歷山大和她正處於一個有着複雜圖案的平面之上,後來亞歷山大認出這是蝴蝶的翅膀。事實上,他們當時被無數翩翩飛舞的蝴蝶包圍,這些蝴蝶組成了一條色彩繽紛、充滿生命的河流,流淌在空氣之中。

  女子的着裝就好像農民一般簡單,但服裝的顔色——粉藍、靛青和橙粉——跟這個世界裡的其他事物一樣,都具有令人折服的鮮活感。

  女子注視着亞歷山大,她的表情讓人感覺能夠點亮人生,不管此前你覺得遇到了多少艱難險阻。這表情裡沒有愛慕,也不是友誼,這是超越地球上所有情感的一種表情,讓人感覺其中承載着所有類型的愛,卻又超越所有類型的愛。

  沒有使用任何語言,女子就能像亞歷山大傳遞訊息,這些訊息就像風一樣穿透亞歷山大的身體,他立刻就能知道她想表達什麼。用人們所知道的語言來表達的話,女子向亞歷山大說了3句話:“親愛的,你將永遠被珍愛。”“你不必有任何恐懼。”“你不會做錯任何事。”這些訊息令亞歷山大體會到了極大的釋放感。

  “我們將向你展示這裏的很多東西,”女子繼續告訴亞歷山大,“但最終你還是要回去的。”對此亞歷山大感覺迷惑,他不知道自己要“回去”的地方是哪兒。然後,一陣溫暖的風吹過,改變了亞歷山大周圍的一切,他所處的世界開始劇烈地顫動。亞歷山大開始在心中對風提出疑問,或者說,他在向控制風的神奇生物提問:這是什麼地方?我是誰?為什麼我在這兒?

  每次亞歷山大在心中提出這些問題,就能立即得到答案。答案就像一個由光線、色彩、愛和美組成的衝擊波,貫穿了亞歷山大的身體。更重要的是,這種衝擊波並不是在簡單地淹沒亞歷山大的提問,而是通過一種超越語言的方式回答了疑問。思維直接進入了亞歷山大的大腦,但這些思維跟地球上的不一樣,它們是具體而非抽象的,而且在它們進入大腦之時,亞歷山大就如醍醐灌頂般理解了這個全新世界中的一些概念。

  亞歷山大繼續前行,進入了一片巨大的虛空,那裏完全處於黑暗之中,面積無限廣闊,令人感到極度舒適。雖然一片漆黑,但亞歷山大感覺到了光的存在,光線似乎源於一個明亮的球體,他感覺到球體就在他附近。這個球體擔任着“翻譯”的角色,令亞歷山大得以跟自己周圍這個巨大的世界交流。

  亞歷山大感覺自己就好像新生兒一般,“出生”到了一個更廣闊的新世界裡,宇宙就像是一個巨大的子宮,而這個跟他存在聯繫的球體正引導着他。17世紀詩人亨利·沃恩曾寫道:“有人說,上帝居住的地方是深沉卻耀眼的黑暗。”亞歷山大後來發覺,這個神奇的地方就好像沃恩的詩句中描寫的一樣,正是上帝居住的地方。

  引發爭議

  天堂真的存在嗎?

  亞歷山大表示,他知道自己的經歷聽起來令人難以置信,如果以前有人告訴他這些,他肯定覺得是異想天開。但這一切發生在了他的身上,他感覺這種經歷比他的真實生活還要真實。不過,他也很想對自己的這一經歷作出解釋。

  亞歷山大是一名經驗豐富的知名神經外科醫生,曾在美國最著名的高校授課多年,他知道很多同行就像他過去一樣,都認為大腦産生意識,宇宙是沒有任何情感的。但經歷過瀕死體驗之後,亞歷山大對這些理論産生了懷疑。他計劃用自己的余生來研究意識的本質,他希望讓更多的人知道人類的自我不僅僅是人腦就能涵蓋的。

  像亞歷山大這樣令人震驚的瀕死體驗是否真的會顛覆現有的理論,而科學又是否能夠解釋這些不可思議的現象呢?

  英國倫敦大學國王學院高級講師、精神病學研究所顧問、國際瀕死研究協會英國分會主席彼得·芬威克承認,解釋在大腦活動停止後發生的第一人稱回憶的經驗存在很複雜的問題,那些擁有瀕死體驗的倖存者只能在事後描述當時的經歷,人們無法確定這些經歷是否是在大腦停止活動後感知的,還是隨後編造的。

  對於夢境,甚至任何記憶,同樣的問題都存在。認知心理學家伊麗莎白·洛夫特斯曾進行過一項出色的實驗,實驗結果表明,人們對真實體驗的回憶可以輕鬆被扭曲或改變,變成人們認為應該發生的事,或者人們被告知的可能發生的事。

  長達150年的感知科學的研究表明,人們對世界的看法很大程度上依賴於人的期望、經歷和個人推理,而這些影響因素的分量不低於人們通過自己眼睛看到的圖像和聽到的聲音等硬性的確鑿證據。比如,你可能在閃爍的火焰中看到一張人臉,或夜晚獨自行走時發現遠處有一個人——結果卻發現在下一秒火焰中的人臉消失了,而那暗處的“人”只是個郵政信箱。

  因此,那些瀕死體驗可能就像正常的感知或記憶一樣,受到文化、個人的偏見和以往經驗的影響。如果亞歷山大是佛教徒,他的瀕死體驗可能是被一名菩薩引導進入極樂世界。

  亞歷山大是一名神經外科醫生,這令他對來生的描述看起來似乎更可信,也更為引人注意,但並沒有證據證明專家的描述就一定比其他人更可靠。如果要證明天堂真的存在,需要的不僅僅是亞歷山大繪聲繪色的描述,還要有確鑿的證據。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