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藍可兒生平揭秘:是抑鬱患者

http://news.sina.com   2013年03月01日 13:05   鳳凰網

  原標題:命喪美酒店水塔華裔女生平揭秘

  美國洛杉磯塞西爾酒店。

  藍可兒生前照片。

  聚焦藍可兒離奇命案·舉世轟動

  21歲華裔女子藍可兒以一種離奇的方式殞命。電梯視頻、陳屍水塔、“黑暗”酒店……種種因素似乎讓該案蒙上一層神秘的色彩。

  關注該案的人們等待真相大白。1月21日進行的屍檢沒有對死因給出明確結果,毒理學以及其他檢測還需數周才能完成。洛杉磯警方1月25日稱,至今未有最新進展,也沒有鎖定任何嫌犯。在法醫驗屍報告出來之前,眼下鋪天蓋地的猜測和討論聚焦於藍可兒的死因。

  但她怎樣踏上了人生的第一次遠行?她是怎樣一個女孩?在離開加拿大之前,她的短暫人生中發生了些什麼?

  首次出游

  在藍可兒的同學、朋友和同事看來,這原本應該是一趟愉快的旅行。

  與藍可兒同學12年的好友武麥小姐(Mai Vo)向OMNI電視台表示,藍可兒是第一次獨自出游,對旅行感到開心。她透露,藍可兒計劃將旅行的見聞與大家分享,行程預計幾個月才結束,最后目的地是加州的聖克魯茲(Santa Cruz)。

  據加拿大媒體報導,一個名為Jean-marie Adragna的西溫哥華市民,在社交網站自稱曾在聖誕期間與藍可兒於當地一間百貨公司共事。她稱藍可兒於1月初離職,並且非常欣喜地告訴同事,已經在美國加州一間農場找到工作。

  有網民找到了疑似藍可兒本人的博客,所貼出來的一張女性自拍照,紫色格子襯衫、手上所戴黑色手錶,以及自拍者身型和膚色等都與藍可兒高度吻合,再加上各社交網站上的資料相互印證,越來越多人相信,博客的作者就是藍可兒本人。

  她在兩個月前的博客中表示,她正在加緊計划下月到聖克魯茲WWOOF的第一次旅行。WWOOF是“世界有機農場機會組織”的縮寫,是一個在世界範圍內提供在有機農場工作的平台。該組織在美國50個州都有自己的農場。她也在想去參加某個初級的電腦課程。

  據現有的信息,聖地亞哥是藍可兒在西海岸的第一站。藍可兒的一位中學同學瑞斯提(Alex Ristea)向美聯社表示,他在臉書上看見藍可兒分享旅途中拍攝的照片,其中有像是在聖地亞哥動物園觀光的照片。

  在疑似藍可兒的博客上,名為NOUVELLE NOUVEAU的作者於1月初表示,將到美國西海岸旅遊,從溫哥華到加州聖地亞哥,再到洛杉磯等地。1月25日,她還提到在聖地亞哥的旅途情況。

  2012年12月18日,她談到了為去加州而省錢。她去年在加拿大國內進行了一些旅行,包括多倫多和安大略。多倫多的一家酒店的工作人員曾經見過藍可兒,並無異樣。

  抑鬱患者

  洛杉磯KTLA5電視台報導稱,藍可兒於1月28日登記入住塞西爾酒店。情況開始變得不同尋常,從1月31日開始,原本和家人天天通電話的藍可兒渺無音訊。原定2月1日退房,但直到當天中午酒店發現她的行李還在房內,於是報警。2月5日,藍可兒的姐姐Sarah在推特上發帖尋找妹妹。2月6日,洛杉磯市警察局就藍可兒失蹤案舉行記者會,指出可能是他殺,並公佈照片,呼籲人們協助查找。藍可兒來自加拿大的父母和姐妹也參加了記者會。

  2月11日,洛杉磯警方發布的通告提供了藍可兒的一些個人信息,包括:身高體重、頭髮眼睛的顔色等。該通告還提到,藍可兒可能有輕微的抑鬱。

  如果疑似博客的作者是藍可兒本人,或許印證了警方的“抑鬱說”。作者在博客中自稱有兩極性憂鬱症(bipolar depression),並多次表示,心情一直很低落,還提到世界之大,可惜自己卻孤獨地活着。她甚至在一篇博客中表示想自殺。

  藍可兒在英屬哥倫比亞大學(UBC)主修的是心理學,但心理問題給她帶來巨大壓力。一篇博客說,“我對自己非常失望,學期中途發病,被迫放棄課程的學習。我已經讀了3年大學,但只修完了3門課。這意味着我用三年只學了一年的東西。”

  而旅行前的准備,對她也是一種折磨,在多倫多之行前,她曾說,“我精疲力盡,吃了安眠藥每天還是睡不到3個小時。我的大腦無法停止運作,因為我總是不停地想我要做的事情,計劃我的每一天。”

  她多次提到自己有“輕度躁狂”,但她又表示能夠控制自己,不會衝動起來有跳橋那樣的舉動,她說,“我是一個懦弱的人”,只會在床上躺幾天,消磨時光。

  在藍可兒屍體還未被發現之前,她在塞西爾酒店電梯裡的視頻早已傳遍全球網絡,Youtube上那段視頻點擊量達140萬次。洛杉磯警方稱有超過100個小時的酒店監控視頻,警方公佈這一段露臉的視頻,本意是讓公衆協助找尋失蹤者,但藍可兒在錄像中“不同尋常”的舉止引起了網民的關注。

  不少人將她的抑鬱和電梯視頻中的“異常”舉動聯繫起來。但洛杉磯警方發言人馬丁內斯表示,藍可兒在短短兩分半的時間內數次進齣電梯,舉止奇怪。但他強調,警方並不相信藍可兒有任何疾病,不認為她有精神問題。

  孤獨人生

  或許是因為抑鬱,她有時整天整夜都不睡,有時又睡上一整天。

  焦慮和自責和她如影隨形。即使是與家人以及自己喜歡的人相處,也並不順暢。她常會感到自責。

  據《星島日報》報導,藍可兒的父母在加拿大經營餐館多年,“待人親切,平時工作勤力,尤其是午飯時刻生意較忙,夫婦倆忙裡忙外,往往都保持笑容,殊不容易。”

  藍可兒的父母擔心女兒的每一次出門旅行,即使是在加拿大境內也是如此。對於父母,她有時變得不耐煩。

  在感情之路上,她似乎遭遇了不順,1月19日她在博客上說,自己也想在左手腕處文上英文HUBRIS(傲慢),與自己心上人相同的紋身。但在第二天的博客上,她又透露被意中人拒絶。

  她在博客自我簡介中說,她有典型的20多歲年輕人的問題(尤其是兩極性抑鬱),她會時不時自嘲式地來提起這個問題。

  她渴望得到外界的幫助,但卻總是失望。“我想,我長時間被抑鬱困擾,我本來希望他們能有某種方式來給我幫助。當我說我今天很難受,他們沒有一點反應,這真讓人難受。”

  孤獨總是如影隨形,在綫問答網站上,有人問她,是否經常感到孤獨。她說:“如果有片刻時間我能忘記我很孤獨這個事實,我就不會感到孤獨。”她引用奧森·威爾斯的一句話稱:“我們孤獨地來到這個世界上,我們孤獨地活着,我們孤獨地死去……”

  LinkedIn上的資料顯示,藍可兒將於2016年畢業,但自從去年8月后,她沒有再注冊。她鼓足勇氣離開了家,離開了親友,獨自去探索這個世界,卻不料第一次遠行就踏上了不歸路。

  南都記者:周勇進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