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人類第二位登月者:我不需要回應“登月騙局”

http://news.sina.com   2014年09月14日 06:09   鳳凰網

  原標題:巴茲·奧爾德林:我不需要回應所謂“登月騙局”

  我不需要回應所謂“登月騙局”——新華社記者專訪人類首次登月宇航員巴茲·奧爾德林

  新華網北京9月14日新媒體專電(記者白瑞雪、任珂、田兆運)“我不需要回應什麼‘登月騙局’。人類得盡快前往火星,我認為我們已經准備好了。”與阿姆斯特朗一起完成人類首次登月的巴茲·奧爾德林14日说。

  這位84歲的美國前宇航員在北京出席第27屆太空探索者協會年會時接受新華社記者專訪,回顧他的登月之旅,描繪人類未來登陸火星的“路線圖”。

  登月之旅:月球一點也不美 我沒看到外星人

  在人類實現火星登陸之前,奧爾德林將一直是走得最遠的地球人之一——1969年7月20日,隨着阿波羅11號飛船登月艙成功降落在距離地球38萬公里的月面,奧爾德林繼同伴阿姆斯特朗之后出艙,成為第二個踏上月球的人。

  45年來,這位英雄不得不一次又一次解釋他在踏上月球一刻说出的那句話——“華麗的蒼涼”。

  記者:什麼樣的景色讓你感慨“華麗的蒼涼”?

  奧爾德林:我看到的景色一點也不美。“華麗”是指人類成就。我們發明了飛機、飛船,現在登上了月球,這是了不起的成就。但是,環顧四周,這真是最荒涼、最缺乏生氣、最不友好的地方。沒有空氣,一片漆黑,一個月裏一半炙熱一半寒冷,絶對不是一個適於人類生存的地方——火星可比這兒好多了。

  記者:登月過程中什麼事最難忘?

  奧爾德林:着陸時刻。我拍拍阿姆斯特朗的肩膀,跟他握手说,我們終於有事情要做了。走出登月艙,月壤非常柔軟,我們的鞋也非常軟。

  記者:一切按計划進行,還是發生過什麼意外?

  奧爾德林:下降過程中,程序警報器響了,提示計算機過載,因為計算機同時在處理登月雷達和對接雷達的數據。我的外號叫“對接博士”,我本來不願意關閉對接雷達,最后還是關閉了。我們飛過了預定着陸區,不得不另選一個適合著陸的地方。

  記者:有報導说你看到了外星人的基地?

  奧爾德林:他們誤會了。飛向月球的過程中,整流罩分離,組成整流罩的4塊板子朝4個方向散開。我從窗口看到了其中一塊板子的反射光,而不是外星人的基地。至於有人说外星人的飛船一路跟着我們飛到月球,我可從來沒有向休斯敦這樣報告過。

  記者:有人说美國登月是個騙局,你怎麼回應?

  奧爾德林:我不需要回應。我當時就在那裏。

  重返月球:讓機器人去幹活

  近半個世紀的沉寂之后,20世紀末21世紀初,全球掀起第二輪探月熱。奧爾德林卻認為,載人登月對於美國來说沒有意義,把機器人送上月球就足夠了。

  記者:您支持重返月球嗎?

  奧爾德林:支持,但我不支持美國這麼干。我贊成其他國家的人去月球——每個有能力的國家都希望把自己的人送上月球,以此顯示他們的技術成就。美國不應該跟其他國家競爭,我們已經去過那裏,知道怎麼實現載人登月了。

  記者:那麼美國在探月項目中應該做什麼?

  奧爾德林:讓機器人去干月球的活。過去45年裏,機器人技術得到了巨大發展,不管是在月球正面還是背面,我們都能夠遠距離控制機器人的活動,美國應該利用這些先進技術去幫助其他國家。這一波重返月球,哪個國家的人會最先登陸月球?我覺得,大多數人會同意是中國人或者歐洲人,而不是美國人。

  記者:您關注中國的月球車“玉兔”嗎?

  奧爾德林:了解不多,但聽很多人说過。我還是要说,月球作為人類居住地來说太荒涼了,還是派機器人去吧。不過機器人在月球上必須睡覺,每一覺睡14天,中國月球車得設法熬過極冷的夜晚。聽说它出了些故障?沒關係,下一次等我們有了月球基地,就能把它修好了。

  記者:我們在電影《變形金剛3》、電視劇《生活大爆炸》裏發現了您的身影。飾演自己感受如何?

  奧爾德林:我喜歡在《生活大爆炸》裏客串的角色:萬聖節給孩子們發放帶有航天符號的餅乾和糖果。這是一種獨特的溝通方式,告訴人們我去過月球,但我現在也沒闲着,並且思考了很多關於未來的問題。我可不希望人們以為我去了一趟月球之后就退休了。

  飛向火星:火星建設永久性居住點月球提供中轉基地

  “去火星吧”——幾個大字印在奧爾德林的T恤衫上。作為火星計劃的堅定支持者,他認為美國不應再耗費巨資重返月球,而應該盡快開展火星登陸,建立月球基地的意義也是在於為飛向火星提供中轉站。2013年,他推出新書《火星任務》。

  記者:登陸火星難在哪裏?

  奧爾德林:最重要的一個問題在於,第一批去火星的人要待上很久,因為我們的目標是在火星建設永久性居住點,而不是去玩玩就回來。這件事我在20年前就開始思考了。如果我們只是去了就回、下一次再去,國會也許就會说:“我們已經到過火星了,可以把錢用在其他地方了。”你懂的,這就是政治,美國政客們總是希望花錢搞些新的東西。美國如果成功登陸火星一兩次,然后就停止的話,錢基本上白花了,不會對世界各國有所幫助。

  記者:您已經有了飛向火星的具體方案?

  奧爾德林:今天我們有很多種飛往火星的方法。我們應該在地面上做好細節上的准備,然后把人送上月球,讓他們在月球上完成航天器的組裝和測試。如果成功,那些人就可以接着去火星了。我的方案是,每26個月發射一次,每次發射3個火星登陸器,每個登陸器裏6個人,這樣能夠保證冗余備份。我認為我們已經准備好了。究竟何時出發?是時候做出決定了。

  記者:為什麼把月球作為中轉站?

  奧爾德林:從月球上對接航天器成本更低、更經濟。這件事美國可以領頭,我們到過月球,基本原理跟45年前相比並沒有不同。今天我們要做的不應該是向月球發射一個巨型的載人飛船,而應該是多個來自各國航天機構的飛船——神舟號、聯盟號或是其他飛船。各國飛船之間的介面應該是標準的、統一的,美國可以在技術上做出貢獻。當然,火星登陸器的乘員也不能都是美國人,還應該包括世界各國人。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