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時尚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微博健康

福山:問題不僅僅在於特朗普和他煽動的分裂

http://news.sina.com   2017年02月13日 21:09   鳳凰網

  弗朗西斯·福山

  原標題:美媒:西方民主處於倒退狀態

  參考消息網2月13日報導 美國《華盛頓郵報》網站2月9日刊發題為《曾宣佈“歷史終結”的人擔憂民主的未來》的文章稱,在冷戰結束時,備受讚賞的美國政治哲學家弗朗西斯·福山的預言引發了全球興趣。當時他預言了“歷史的終結”。他認為,共産主義垮台后,支持自由市場的自由民主制已經最終勝出,並將成為世界“最后的人類政府形式”。如今在西方,自由民主制度似乎正處於危機之中。此時的福山同樣思考着它的未來。

  文章稱,福山在一個電話採訪中说:“25年前,我不知道民主制度會如何倒退,也沒有理論來談這個問題。現在我認為,民主制度顯然可能倒退。”

  福山的早期觀點勾勒出了過去20年的國際思潮。全球化是自由主義向全球傳播的工具。法治和各種制度將取代強權政治和部族分裂。歐盟等機構似乎正代表着這些理想。

  但是,如果说大蕭條造成的破壞,以及俄羅斯等專制國家持續增加的影響力還沒有干擾這一歷史,去年英國脫歐和特朗普當選美國總統這兩件事肯定做到了。

  現在在大西洋兩岸,右翼民族主義的對抗性反應正處於高潮。本周,法國極右翼領導人瑪麗娜·勒龐尖鋭地批評了自由主義的現狀。勒龐大聲说:“我們的領導人選擇了全球化。他們以為這是個好東西。現實卻表明,這是個可怕的東西。”

  文章稱,福山承認危機的存在。他说:“全球化的確在民主國家中製造了內部緊張,而民主國家卻無法調和這些緊張。”加上有人對移民和多元文化主義不滿,這就為“煽動性民粹主義”製造了空間,而煽動性民粹主義將特朗普推入了白宮。這讓福山深感關切。

  福山談到這位新總統時说:“老實说,我在政治生涯中從來沒有遇到過比特朗普更不適合當總統的人了。特朗普太敏感,而且沒有安全感,他會在意所有的批評或攻擊,然后反擊。”

  文章稱,同很多其他觀察家一樣,福山為特朗普治下發生的“制度的緩慢侵蝕”和民主原則的削弱感到憂慮。特朗普似乎會懷疑所有可能妨礙他的事物的合法性,無論那是司法制度,他的政治對手還是主流媒體。

  福山爭辯说,問題不僅僅在於特朗普和他煽動的分裂。學者們認為,美國政治領域中“最麻煩”的事情在於共和黨弄虛作假,並在美國的部分地區實際上達成了一黨統治。

  福山说:“如果選舉系統失去公平的競爭環境,無法將一些黨派攆出權力中心,那麼問題就來了。共和黨人已經在這方面做了許多工作,在這四年中他們會加快步伐。”

  他说:“如果民主國家開始自生自滅並破壞它們自己的合法性,那麼麻煩就大了。”

  國際機構的處境似乎也不太妙。福山認為,由於同時犯下一系列錯誤,歐盟“正在變成散沙”。歐元區的創建“是一場災難”,而歐盟一直未能就移民問題制定出一個共同政策,這加深了民衆的不滿。此外,福山说:“從來沒有人努力建立起一種共同的歐洲認同感。”

  不過,雖然西方正經歷一個影響深遠的不確定時期,福山卻呼籲人們保持耐心,不要驚慌失措。

  他说:“我們都不知道這會如何完結。”如果今年重要選舉的結果不利於世界各地的勒龐們,那麼右翼民族主義浪潮或許會衰退。福山想知道,特朗普是否會在他自己的黨派內部遭遇強烈反對,尤其是如果他巴結像俄羅斯總統普京這樣的獨裁者的話。

  福山说:“奧地利大選很有趣。就好像歐洲人说:‘我們不想像粗俗的美國人那樣,並選一個像唐納德·特朗普那樣的白痴當總統。’”福山指的是去年奧地利的一次總統選舉,在這場選舉中,一個極右翼候選人以微弱差距敗北。

  文章稱,不必認為目前的混亂是對福山最初觀點的反駁。“歷史的終結”更多涉及的是思想而不是事件。因為這個原因,多年來福山最激烈的批評者不是右翼民族主義者,而是拒絶自由市場教條的左翼思想家。福山本人則一直認為,未來出現不確定性和危機是可能的。

  20多年前他曾寫道:“在歷史終結之時,正是這種對幾個世紀來的厭倦的期望將使一切重頭再來。”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