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時尚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微博健康

不好!美國副總統的狗欺負總統的狗啦!

http://news.sina.com   2017年04月21日 03:19   鳳凰網

  美國前總統布什的寵物狗“巴尼”(左)與前副總統切爾的“ 戴夫”。

  原標題:不好!美國副總統的狗欺負總統的狗啦!

  2001年萬聖節前后,美國副總統切尼帶着外孫女們以及寵物狗“戴夫”去戴維營跟布什總統一家人過節。戴夫是一條體重100多磅的黃色拉布拉多犬,喜歡在戴維營的樹林裏、幽靜小徑上散步,切尼正好也很享受帶着狗到處走。一個周末,總統召集大家舉行國家安全委員會會議,切尼開着高爾夫電瓶車,載着戴夫去月桂樹別墅享用早餐。切尼停車后帶着狗走向別墅大門,他腋下夾着當天的簡報材料和早間報紙,只能用一隻手推開門。戴夫搶先從開了一半的門縫裏衝進室內,原來內有它的同類——布什的蘇格蘭梗“巴尼”。

  蘇格蘭梗非常小,拉布拉多的體型呈壓倒性優勢,戴夫瘋狂追逐巴尼,就像它平時喜歡追着松鼠玩。眼看着總統的狗受到驚嚇,切尼趕緊放下檔案,直追戴夫,但晚了一步,兩條狗跑入了餐廳,把正在用餐的幾位內閣成員的夫人們看呆了。布什也正好看到這一幕,一臉懵懂問怎麼回事。切尼急中生智,抓起一個糕點盤朝戴夫拋過去,大喊:“戴夫,接着!”戴夫立即轉向去咬“飛盤”,切尼這才拽住自家狗,把它帶回副總統下榻的別墅。剛回到屋裏沒多久,戴維營主管來敲門了,通知切尼:“副總統先生,月桂樹別墅禁止您的狗進入。”

  英國抵制洗澡200年

  △英國巴斯的羅馬公共浴場,柱基以上的部分是后來重建的。

  從1550年到1750年,英國人民度過了“骯髒”的200年,因為當時的流行觀念是要抵制洗澡。宗教改革運動開始后,那些和洗浴有關的聖人崇拜行為,被視為非法的迷信活動,聖井和聖浴場所紛紛關閉,連保持清潔的衛生習慣也連坐遭受重創。當時剛盛行一種可怕的疾病——梅毒,大衆以為梅毒由水來傳播,一旦受污染的洗澡水接觸到皮膚,各種疾病就從身體的各個孔洞進入體內。而熱水更是讓皮膚上的毛孔大開,加速邪惡氣體的侵入。

  有人這麼寫詩言志:“我從浴場的瘋狂和毒害之中逃離,所有皮屑和泥濘卻仍揮之不去,我回頭咒駡這臟污的廁間,我乾淨地進去,卻帶出滿身污穢。”排斥洗澡的“骯髒”年代裏,人們相信保持清潔的最佳措施是保證每天穿上乾淨的內衣,因為大家以為衣服布料會吸走人的臟體液。

  “台灣半導體教父”最難忘的旅行

  “台灣半導體教父”張忠謀生於1931年,6到11歲時住在香港。太平洋戰爭爆發,香港很快淪陷,他的父親在1942年底決定舉家遷到重慶。他們先是來到上海,1943年3月下旬,他們再從上海出發,一家三口並不是很確定如何完成旅程,父親打聽來的行路情報很粗糙。他們先坐火車沿着滬寧綫來到汪僞“首都”南京,再轉火車,順着津浦綫來到已淪陷的徐州。徐州是津浦綫和隴海線的交匯點,若是和平時期,一家人就能順利轉入隴海線后一路開到洛陽,但戰爭切斷了隴海線。從徐州到中國軍隊駐守的洛陽,一家人用盡各種交通工具,黃包車、三輪車、卡車,各種方式輪替,行進了好幾天,每晚睡在小旅店、小店或廟宇裏。在接近前線處,常有軍隊來檢查旅客,他們終於在一天晚上迎來了中國軍隊,父母自離開上海后第一次露出笑容。

  他們在洛陽休息了幾天,期間遊玩古跡。從洛陽到西安走隴海線即可,但經過潼關時須格外小心,與潼關隔黃河相望的是風陵渡口,日軍在此部署重炮用以轟擊隴海線,兩軍時常隔河炮戰。張忠謀一家坐火車經過潼關時值晚上,進入容易被炮擊的危險地段后,火車全速行駛,旅客們自然是提心吊膽。“火車速度突然增快,車廂全黑,雖擠滿了人,但大家都屏住氣,突然無聲,耳中只聽到火車瘋狂前進的咔嗒嗒、咔嗒嗒聲。”張忠謀年老時回憶獨特的“闖關車”經歷,“過了一會兒,火車緩慢下來,車廂燈光復明,大家知道危險期已過,興奮地歡呼起來。”

  來到西安,一家人住入西京招待所,這是離開上海后第一次能舒服住宿。他們在西安遊玩幾天,隨后坐大卡車去成都。貨運卡車禁止載客,但司機為了賺外快通常會拉客人坐貨物上,是為“捉黃魚”。一路上顛簸厲害,乘客需要緊拉綁住貨物的繩子。這公路狹窄且陡峭,張忠謀深深體會到“蜀道難,難於上青天”之意,好在沿途山景無比壯觀。到成都后,一家人坐公共汽車來到終點重慶,彼此有難以言表的興奮。“過去的幾十年人生中,我早已旅行百萬里,但無論近年來的旅遊如何舒適、甚至奢侈,最令我懷念的、對我最有意義的、腦海里刻下最深印象的旅程,還是我11歲時,從上海到重慶的跋涉。也許這就是為什麼那個時代被稱為‘大時代’吧?”張忠謀在功成名就后感慨。

  被成人電影誤事的恐怖分子

  △約旦西南部荒漠裏專門關押極端分子的賈法爾監獄。

  著名的約旦恐怖分子麥格迪西在1990年代異常活躍,他曾計劃炸毀約旦和以色列國境線上的以軍哨所,但行動還未開始,蠢蠢欲動的恐怖分子們就被約旦情報局生擒。漏網之魚們只能把行動目標降而求其次,去摧毀邊境一帶“有傷風俗”的場所,如賣酒的商鋪、錄像帶租賃店、專事放映“小電影”(成人電影)的影院,這類目標多如繁星。不過,沒有出現一場成功的襲擊,甚至鬧出一個讓該恐怖組織臉面無存的笑話。

  1992年,一個名為艾葉德·賈哈利尼的激進分子,受命用定時炸彈摧毀一家名為“薩勒瓦”(Salwa)的色情錄像廳,他成功將炸彈帶入影廳。他在啟動定時器后理應迅速離開現場,逃得越遠越好,但他千不該萬不該地看了一眼熒屏,熒屏上的一切深深吸引住了他。這下倒好,他轉瞬間成為了認真的觀衆,坐着一動不動,心思跟着電影情節遠去,以至於忘記了自己是來幹什麼的。時間分秒流逝,炸彈如期在他腳下爆炸,幸虧威力不算大,他保住了命,但兩腿被炸斷。錄像廳老闆倒是平安無事,只受了一場驚嚇。

  這個倒霉的恐怖分子被送去搶救,兩腿自膝蓋以下被齊刷刷截肢,治療完畢后進監獄。1998年,他被送入專門關押極端分子、位於約旦西南部荒漠裏的賈法爾(al jafr)監獄。這倒霉蛋一直過着很不舒服的日子,如起床時只能雙手硬撐床,勉強支起自己身體。虛弱的、殘缺的身體,不光彩的經歷,還讓他落下嚴重的心理疾病,真是雪上加霜。不過,他得到了室友、日后大名鼎鼎的恐怖分子首腦札夸威的特別關照。札夸威親自為他洗浴、整理床被、喂食,甚至抱着他去廁所,而同處一室的麥格迪西則成為札夸威的精神導師。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