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時尚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微博健康

巴西總統未贏人心又惹刑案 或被自己人逼下台

http://news.sina.com   2017年05月19日 10:04   鳳凰網

  原標題:釋新聞|巴西總統特梅爾未贏人心又惹刑案,或被自己人逼下台

  繼巴西前總統羅塞夫遭遇彈劾后一年不到,巴西政壇又陷入另一起政治風波。

  巴西聯邦最高法院總法官埃德森·法金於5月18日下發命令,允許開始對巴西總統米歇爾·特梅爾的刑事案件立案調查,特梅爾將正式成為貪污案嫌疑人。

  有消息稱,特梅爾參與了收買巴西前衆議院議長愛德華多·庫尼亞的行為,巴西議員們呼籲彈劾特梅爾。

  新華社援引巴西媒體17日的報導稱,巴西肉類生産加工企業JBS集團負責人若埃斯利·巴蒂斯塔向司法部門交出一段今年3月錄下的與特梅爾談話錄音,內容顯示特梅爾要求這家企業繼續向已經入獄的庫尼亞每月支付一定費用作為封口費。

  特梅爾18日下午發表講話,重申他沒有向庫尼亞支付封口費,強調自己不會辭職,並希望對這一事件進行徹底調查。

  當地時間5月18日晚,巴西各地舉行大規模示威遊行,要求特梅爾下台。

  從臨時總統到總統,特梅爾是被市場期待的改革者,巴西左翼人士眼中的“非民選”總統,也是與巴西經濟困境、政壇亂象相伴的掌舵者。這一年間,他究竟給巴西經濟帶來過什麼?特梅爾將何去何從?

  敢動巴西經濟沉痾

  2016年春,時任巴西左翼政黨總統羅塞夫陷入政治危機。羅塞夫政府的干預主義經濟路線、高福利社會政策早已為市場和商界所厭棄,來自右翼的特梅爾備受經濟界的期待。

  北京師範大學政府管理學院副教授、金磚國家合作中心主任王磊對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介紹道,經過10年快速發展,巴西經濟從2013年起呈現出強弩之末的態勢,巴西政壇的微妙變化也從那時開始,以特梅爾為代表的右翼勢力找到了空間。特梅爾是老辣的政客,對巴西政壇各方勢力都介入很深,又是典型的右翼政客,這從他上任后削減勞工福利、減少社會福利、減少對教育等公共財政的支持、重視貿易、信奉自由主義經濟路線,“小政府、大社會”的政策理念中都能看出。

  不過頂着“非民選”總統的壓力,外界留給特梅爾的改革空間並不寬裕。

  2016年8月,剛剛正式接任巴西總統的特梅爾匆匆踏上前往中國的班機,他要趕赴在那裏召開的二十國集團杭州峰會。會議間隙,特梅爾特意前往中國經濟中心上海,向中國商界釋放信號——幫助巴西重振經濟。

  2017年初,特朗普就任新一屆美國總統,盡管外界對於特朗普的拉美政策並不樂觀,特梅爾還是在第一時間同特朗普就升級兩國合作關係達成口頭協議。在拉美國家內部,巴西也在積極促進南方共同市場成員國之間的貿易和合作。

  在國內經濟改革方面,特梅爾也敢於向巴西多年“公共財政支出過高”的現象開刀。2016年底,巴西參議院通過憲法修正案,為各級政府公共開支設立上限。評論人士當時指出,該修正案在參議院獲得通過,顯示了特梅爾的改革依然能獲得議會多數的支持,特梅爾及其政治盟友還是能夠基本控制住巴西政局。

  未能抓住巴西人的心

  接下來特梅爾動刀的是巴西的養老金制度。這項將延長巴西人工作時間、降低養老金來彌補財政預算赤字的憲法修正措施,自提出來就舉步維艱。根據《聖保羅頁報》最近公佈的調查數據,七成巴西民衆反對這項改革。

  據路透社18日報導,一位支持該改革法案的議員表示,在特梅爾被調查后,該法案已經“沒有推進的空間”。

  這些改革在帶來市場活力的同時,也刺激了投資者的熱情。《文匯報》報導稱,在受國際環境影響的經濟衰退時期,生産關係的相應調整已然勢在必行。大多數經濟學家和金融機構均對巴西政府的改革方案表示支持,認為這是“能真正觸及根本、改善經濟結構的重要舉措之一”。而穆迪、標普和惠譽三大信用評級機構也均已表示,將會根據改革方案是否通過來調整巴西信用評級。

  王磊表示,特梅爾通過節流的措施來改善財政狀況,具有很強的現實意義。巴西主權貨幣雷亞爾在國際市場上長期不被看好,特梅爾的政策使得雷亞爾的境遇有所緩解;面對巴西短缺和陳舊的基礎設施,特梅爾也採取了針對性的措施,包括募集社會資本、出讓政府股權,這些都為巴西經濟營造了一個良好的環境,算是“對症下藥”。

  加利福尼亞大學聖迭戈分校美洲內部事務研究院戴維·馬雷斯(David R. Mares)教授對澎湃新聞稱,“特梅爾也好,羅塞夫也好,都在推進巴西的經濟改革。但是經濟改革不是短時間內就能看到效果,這一點不是特梅爾存在的問題。”

  王磊说,勞工黨執政的這十幾年,高福利贏得了民心,老百姓的生活狀況改善也較快,不過從長期來看,勞工黨這十幾年的政策走得比較過急、過激,政府放任自流的財政開支現象比較嚴重,沒有很好地按照巴西經濟發展的的狀況進行。不過,這種拉美“民衆主義”的執政理念——即通過滿足民意的政策措施來拉攏民衆的投票還是比較有市場的。面對目前巴西國內的亂局,特別是2018年大選前的不穩定局面,問題不是出在特梅爾這些政策本身,是大的環境很難支持這些政策落實。

  特梅爾依然沒能抓住巴西人的心。到今年3月底,他的支持率僅有10%。

  堡壘已從內部攻破

  2016年春,將勞工黨總統羅塞夫趕下馬的特梅爾,其實從出任代總統的那天起,就面臨不少政治壓力。其反對派一直要求重新進行大選,並對特梅爾進行彈劾。但更糟糕的的是特梅爾政府內部出現的分化跡象,據英國廣播公司(BBC)報導,巴西右翼最大政黨社會民主黨正要求離開同特梅爾共同組建的右翼執政聯盟。

  對此,王磊指出,首先,從副總統到臨時代總統再到總統,特梅爾一直都是各種訴訟纏身,政治清譽度本身就存有問題,給了反對黨派口實和操縱的空間。從特梅爾代表的右翼將左翼執政黨趕下馬之時,他本人就面臨來自左派的強大壓力;與此同時,這次對於特梅爾的揭露也可能是來自右派內部,右派陣營內部分崩離析,權勢博弈非常明顯,將由誰代表巴西右派出戰2018年巴西大選,還尚未可知,也可能存有右派政治勢力在操作這件事的可能性。

  接下來,特梅爾將會何去何從,備受關注。

  在巴西最高法院作出對特梅爾進行調查的決定后,路透社援引一位接近最高法院消息人士的話稱,特梅爾的處境將越來越危險。

  美國《外交政策》雜誌指出,不同於羅塞夫,特梅爾可能不會遭到彈劾,因為他的黨派還能夠控制議會。不過,如果要求特梅爾下台的呼聲過高,特梅爾也只能接受現實。《外交政策》援引特梅爾密友的話稱,特梅爾已經做好被保釋的准備,盡管18日他還在告訴全國他不會辭職。

  “目前來看情況不樂觀,特梅爾所在的民主運動黨雖為巴西國會第一大黨,但不控制議席的絶對多數。現在右派各方力量都在瞄準2018年大選,右派勢力在調整,出現了想將特梅爾這個‘政治負資産’切割掉的想法,此次事件后,民運黨本身的議員甚至就提出罷免特梅爾。”王磊解釋道,2016年,右派需要整合起來對抗勞工黨,這次外部環境變化——各方勢力秣馬厲兵,希望能夠贏得未來5年的執政權,加之特梅爾事件目前來看證據充足,右派對於把特梅爾及早趕出政壇,為自己在明年的大選做預備,可能性很大。

  按照巴西法律的規定,如果下一步特梅爾遭到彈劾,巴西衆議院議長羅德裏戈·馬亞將在30天內代理特梅爾的職務。之后,巴西國會將選出新的總統來接替完成特梅爾的任期,直至2018年巴西大選誕生新的總統。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