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全球新聞大陸新聞台灣新聞財經娛樂移民雜誌書味圖片論壇

探訪關塔那摩監獄:關押“東突”分子牢房最先進

http://news.sina.com   2010年05月27日 19:42   北京新浪網

美國國旗在古巴關塔那摩灣美國海軍基地拘押中心迎風飄揚。本報記者 蔣國鵬/攝

美國國旗在古巴關塔那摩灣美國海軍基地拘押中心迎風飄揚。本報記者 蔣國鵬/攝

<div align=left>  圖為古巴關塔那摩灣美國海軍基地拘押中心“三角洲”營。該營為中心最主要拘押營,內設1號、2號、3號和4號營以及圖書館、醫院等服務設施。本報記者 蔣國鵬/攝</div>

  圖為古巴關塔那摩灣美國海軍基地拘押中心“三角洲”營。該營為中心最主要拘押營,內設1號、2號、3號和4號營以及圖書館、醫院等服務設施。本報記者 蔣國鵬/攝

5月23日,被關押在關塔那摩4號營的一名囚犯在營區內活動。該營囚犯通常每天可獲得4至20小時的戶外活動時間。本報記者 蔣國鵬/攝

5月23日,被關押在關塔那摩4號營的一名囚犯在營區內活動。該營囚犯通常每天可獲得4至20小時的戶外活動時間。本報記者 蔣國鵬/攝

  極其昏暗的走廊內整齊地擺放着防暴設施——這是關塔那摩拘押中心最陰森恐怖的一面,“東突”分子就被關押在這裏

  《國際先驅導報》記者蔣國鵬、王薇發自華盛頓 網球場、購物中心、星巴克……鐵蒺藜、電網、探照燈……這一切共存在這個關塔那摩灣的海濱小鎮。

  在美國關塔那摩聯合任務部隊公共事務辦公室的協調與安排下,《國際先驅導報》記者於5月17日至19日對古巴關塔那摩灣美國海軍基地拘押中心進行了獨家實地採訪,親身感受了這個“黑獄”的暗色調。

  當“關塔那摩”這個字眼出現在人們眼前時,多數人的第一反應恐怕是將其與“黑獄”與“虐囚”關聯。作為美國海外監獄的“樣板間”,關塔那摩拘押中心可謂臭名昭著。貝拉克·奧巴馬在競選美國總統時說:關塔那摩是“美國曆史的悲傷一章”。2009年1月22日,就職總統不過兩天的奧巴馬簽署的第一份行政令便是在一年之內關閉令美國道德權威嚴重受損的關塔那摩拘押中心。

  一年零四個月過去了,關塔那摩拘押中心依然存在。被關押在那裏的180多名恐怖主義犯罪嫌疑人在焦躁地等待華盛頓的決定。

  海濱小鎮上的暴力拘押營

  17日下午,記者搭乘班機抵達關塔那摩灣美國海軍基地。關塔那摩灣地處古巴東南,東眺海地,南望牙買加,靠近大西洋與加勒比海向風水道——對於這樣一個戰略地位重要的良港,即使關閉這裏的拘押中心,想必美國也絶不會放棄海軍基地。

  聯合任務部隊公共事務辦公室聯絡員瓦妮塔·菲利普和馬修·坎貝爾接機後,遂帶着本報記者前往關塔那摩灣對岸的海軍基地。路上,兩人叮囑道:在基地內,除非得到特別許可,否則一切拍攝活動都將受到嚴格限制,且軍方有權對經許可拍攝的內容進行審查及相關處理。

  記者被安排在軍用帳篷中短暫休息後,馬修和瓦妮塔開車帶記者去“星巴克”用餐。十分鐘的車程,記者看到了網球場、棒球場、橄欖球場、購物中心、賓館、酒吧等大量“非軍事設施”——關塔那摩儼然一個寧靜的海濱小鎮!

  不過,這些休閑景緻僅僅出現在海軍基地的生活區。

  18日上午,公共事務辦公室聯絡員托馬斯·阿斯尼爾和西恩·艾倫陪着記者參觀了著名的“三角洲營”——或許是整個拘押中心曝光率最高的拘押營。營區內包括關押恐怖主義犯罪嫌疑人的“回聲營”、一號、二號、三號和四號營,並設有拘押中心圖書館、醫院及備餐間等公共設施。

  鐵蒺藜、隔離帶、監視器、電網、探照燈、哨卡、了望塔、警戒綫、全副武裝的美國大兵……對,眼前的這些帶有暴力機器特有味道的景緻才符合關塔那摩的特徵!不過,本報記者也暗自提醒自己:不要戴着有色眼鏡去巡視和閲讀你所處的這個世界,來到這裏,你就是一名記錄者,而不是評判者。

  重重鐵籠下聽看守談尊重

  目前,“回聲營”以及一至三號營已經基本閑置。四號營內關押着50多名恐怖主義犯罪嫌疑人。據營區主管介紹,由於四號營囚犯態度“相對較好”,該營的警戒級別維持在“中等安全”,這些囚犯每天能夠獲得4至20個小時的戶外活動時間,遠遠高出五號、六號營囚犯戶外活動時間。

  四號營營區內有一塊由兩道鐵絲網圈起來的區域。據記者目測,最內側鐵絲網圈出的區域約有200平方米,而內外兩道鐵絲網中間則形成一條近60米長的環形走廊——好像球場與跑道一般。囚犯既可以在“跑道”上散步聊天,看書下棋,甚至喝茶吃飯,也可以進入“球場”鍛煉身體。

  拘押中心醫院緊挨着四號營。醫院內設19張病床,並可以根據實際需要將床位擴至30張。此外,醫院配有診室、放射室、手術室和藥房,能夠向囚犯提供外科、內科、牙科和心理諮詢等全天候的治療服務。醫院的重症監護病床被設置在兩個“鐵籠”內。

  院方新聞官特地給記者展示了兩根橡膠導管和五種營養液——這些物品被用來對進行絶食的囚犯強行進食。據報道,關塔那摩拘押中心在押囚犯中參與絶食人數比例超過五分之一,囚犯們以這種“非暴力方式”抗議遭受長期拘押。去年,一名31歲的也門籍囚犯就因絶食而死亡。

  在拘押中心圖書館,負責人羅薩裡奧女士告訴本報記者,圖書館為囚犯准備有包括英語、阿拉伯語、普什圖語、烏爾都語等18種語言在內的約1.4萬冊圖書、期刊和雜誌,三種日報,以及300多盤DVD影視劇,工作人員和看守定期根據囚犯的具體要求將文化讀物直接送到他們手中。

  下午,記者採訪了兩名看守和拘押中心文化顧問“扎克先生”,他們都談到了相互尊重的問題。在“扎克先生”看來,看守與囚犯間的很多衝突實際源自看守不了解、不尊重囚犯的宗教,因此,相互尊重的實現,在很大程度上取決於軍人能否對囚犯的宗教文化和習俗給予最起碼的尊重。

  關押“東突”分子的牢房最先進

  19日上午,記者在托馬斯和西恩的陪同下參觀了關塔那摩拘押中心五號和六號營。

  這對姊妹營被設在“三角洲營”外的另一個綜合拘押區,距“三角洲營”不到5分鐘車程。由於營內都關押着幾十名“態度較惡”及“具有情報價值”的恐怖主義犯罪嫌疑人,兩營均維持高級安全警戒。

  耗資1600萬美元建成的五號營於2004年5月投入使用。營區主體建築為一棟兩層四翼結構的樓房,樓內有近100間牢房,每個樓翼都有盥洗室、浴室和文化活動室。樓翼間區域為鐵絲網隔開的約40平方米的戶外活動區。營區主管告訴我,該營囚犯每天可在戶外活動4小時。

  從五號營出來,需通過兩道裝有電磁感應安全裝置的鐵門方可進入六號營。據說,在押的5名中國新疆籍恐怖主義犯罪嫌疑人(“東突”分子)就被囚禁在六號營。美軍在“9·11”後的“反恐戰爭”中抓捕了一些“東突”分子,並將其中22人關押在關塔那摩拘押中心。如今,17人已被阿爾巴尼亞、帕勞、英屬百慕達、瑞士接收。余下5人則希望留在美國。

  於2006年11月投入使用的六號營耗資3700萬美元建成,可同時關押160名囚犯,內設門診和牙科,使囚犯在營區便可直接接受治療,六號營號稱是關塔那摩拘押中心硬件設施最先進的單體拘押設施。

  在記者看來,這棟兩層圓柱套體結構的樓房或許是最能體現關塔那摩拘押中心陰森恐怖一面的拘押設施——極其昏暗的走廊內整齊地擺放着防暴設施。這種情形是記者此前參觀“三角洲營”、四號營和五號營時所未曾看到的。這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被關押在這座營內囚犯們的“分量”。

  最高警戒級別牢房禁止參觀

  除了上面提到的“三角洲營”、“回聲營”及一至六號營,關塔那摩拘押中心還有“鬣蜥營”、“X射線營”和神秘的七號營。“鬣蜥營”被用來暫時關押待釋囚犯,“X射線營”已經閑置多年。記者曾向軍方提出參觀關押重犯並保持最高級別警戒的七號營的要求,但被對方婉言拒絶。

  總體而言,就記者所看到的情況,被關押在四號、五號和六號中的囚犯保持較好的身體狀態和精神狀態,一些囚犯甚至看上去還同看守保持着相當不錯的互動關係。

  軍方煞費苦心地為本報記者安排了對聯合任務部隊司令、副司令以及拘押組組長的專訪。坦白地說,他們的回答總是圍繞這一原則:軍人是執行者,而非決策者。他們試圖使記者相信:軍人給囚犯以真正尊重,這裏是全世界最透明的監獄。

  目前,奧巴馬政府已經決定根據《日內瓦條約》及其他國際法賦予的權力關押恐怖主義犯罪嫌疑人,並由司法部長、國務卿、國防部長、國土安全部長以及高層軍事和情報官員組成的跨機構委員會負責審議拘押涉及的多重司法問題。此外,奧巴馬政府正在為關塔那摩拘押中心在押人員尋找“下家”,並考慮將伊利諾州的湯姆森改造中心擴建為用來繼續關押部分恐怖主義犯罪嫌疑人。

  不過,奧巴馬政府關閉關塔那摩的進程顯然麻煩重重,既有司法層面問題,也有反恐層面顧慮。輿論稱,“閉關”問題將陪伴奧巴馬走完這個總統任期。

  關塔那摩基地

  關塔那摩基地位於古巴東南部的關塔那摩灣,該海灣東臨向風海峽,扼大西洋進入加勒比海的通道,戰略位置重要,面積117平方公里。

  關塔那摩是美國在海外建立最早的軍事基地,也是美國惟一沒有規定歸還期限的海外軍事基地。

  1898年,美軍乘美西戰爭獲勝之機,進駐了原屬西班牙殖民地的古巴。1903年,美國強行向古巴租借關塔那摩灣及其鄰近的部分陸地修建海軍基地,租金為每年約合4000美元,這一數額至今未變。1959年古巴革命勝利之後,古巴革命政府要求美國歸還關塔那摩基地,但美國一直不肯放棄。           

  阿富汗戰爭後,美軍在關塔那摩海軍基地設立專門關押塔利班戰俘和“基地”組織成員的集中營。關塔那摩軍事法庭自成立以來,因秘密操作、虐囚醜聞和無視被告法律權利而廣受批評。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發表評論
昵 稱:
國家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