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菲劫持人質凶犯女兒稱制度腐敗間接致事件發生

http://news.sina.com   2010年09月08日 20:07   北京新浪網

門多薩在一次授奬儀式上。

門多薩在一次授奬儀式上。

門多薩與談判專家在劫持現場進行交談。

門多薩與談判專家在劫持現場進行交談。

  菲律賓人質慘案元兇門多薩

  冷血警察的瘋狂人生

  《環球人物》雜誌特約記者 崔向升

  8月23日,菲律賓首都馬尼拉市發生劫持人質事件。55歲的兇手門多薩與警方對峙約12個小時,最終大開殺戒。8名香港同胞當場遇難,多人受傷,門多薩被警方擊斃,舉世震驚。

  門多薩曾是菲律賓警方的高級督察,多次因公受獎。在親友眼中,他是“好人”;在同事眼中,他工作努力。然而,這個“好人”卻親手製造了駭人聽聞的慘案。門多薩是如何一步步走向深淵的呢?

  曾是“十大傑出警察”

  1955年1月10日,門多薩出生在菲律賓甲米地省奈克市。他從菲律賓犯罪學學院獲得了犯罪學學士學位,並於1980年投身警界,從少尉干起,一路升遷。到2005年8月16日,他已經榮升高級督察。其妻子奧蘿拉說,別人當警察是為了圖個穩定的公職,而她丈夫卻是為了社會公正。

  從警29年,門多薩獲得過17枚獎章。1986年2月25日,統治菲律賓近21年的獨裁者馬科斯舉家逃往夏威夷。門多薩帶手下截獲了一輛貨車,上面裝了13箱現金,正是馬科斯要運出菲律賓的部分錢款。門多薩把錢交給了當局。同年,他獲得菲律賓國際青年商會“十大傑出警察”榮譽稱號。

  按照計劃,門多薩將在2011年1月10日光榮退休。但是,兩年前一樁所謂的“綁架勒索案”,改變了他的人生軌跡,並最終導致了馬尼拉人質悲劇的上演。

  敲詐勒索“懸案”

  這樁綁架勒索案究竟是怎麼回事?根據“受害人”——馬尼拉濱華大酒店主廚卡勞的陳述,2008年4月9日上午10時30分,他把車停在馬尼拉市一個街角,門多薩就和4個警察走了上來,告訴他這裏不能停車。卡勞稱,這些人指控他吸毒,先拿走了他車內的3000比索(約合450元人民幣)現金,然後把他帶到一處取款機旁,讓他取款。

  不過,卡勞賬戶上並沒有錢。大失所望的5名警察隨後把他帶到馬尼拉警區總部,命令他吞下一包旅行裝的洗髮香波。門多薩等人還威脅他說,如果不能籌集20萬比索現金,他們將以非法吸毒的罪名指控他。後來,卡勞的朋友送來了2萬比索,他才脫身。卡勞父親隨後發了一封電子郵件,題為“當心菲律賓警察”,詳細披露了兒子的遭遇。這封郵件旋即在互聯網上傳播開來。

  馬尼拉警區局長聞訊,要求追查此事。門多薩對此矢口否認。當年4月25日,門多薩等5名警察被解除職務,並受到搶劫、人身傷害等刑事指控。6月,門多薩被停職90天。但到8月,卡勞沒有出席案情聽證會,馬尼拉檢察院第八處隨後撤銷了對該案的調查。10月17日,門多薩也沒有參加菲律賓國家警察署的聽證會,該署內部事務辦公室當天建議撤銷此案,案件似乎就此不了了之。然而,一年多以後的今年1月,門多薩不知何故被調查官員舞弊情況的申訴專員公署宣佈從警界開除,所有退休福利也被取消。

  門多薩不服,要求恢復職務及待遇。他相信自己最終會復職,所以堅決不歸還M-16警用步槍。警方本應就此起訴他,但只是3次去信催討,未採取任何實際行動。而菲律賓奇慢無比的司法申訴體制,終於讓門多薩失去了耐心。

  冷血殺人惡魔

  今年8月23日上午10時左右,門多薩手持M-16步槍,緊隨香港康泰旅行社的遊客登上一輛旅遊大客車“搭便車”。在被導遊喝止後,門多薩用手銬銬住司機。旅遊車就這樣被劫持了,當時車上共有導遊、司機、領隊和遊客23人。

  38歲的司機盧邦回憶說,在最初的幾個小時,門多薩彬彬有禮,非常平靜,還說:“別緊張,只要按照我的要求做,啥事都不會發生。這是我的承諾。”門多薩問盧邦,遊客是否餓了,並讓他打電話要求給遊客送點食物來。“他告訴我們,自己被當局錯誤地解職。他跟勒索案毫無關係,是手下的責任。”“當時車內並沒有緊張氣氛。他很平和,沒有傷害任何一個乘客,偶爾還開個玩笑。但他對他的目的非常看重。”

  12時,午餐送上了車,門多薩也開始和警方談判。到下午4時,門多薩依次釋放了兩位婦女,3個小孩,1位糖尿病患者和3位菲律賓人。人們都以為,門多薩良心未泯,事情將會得到和平解決。但局勢到傍晚突然惡化,門多薩選擇了濫殺無辜。“我將用一個巨大的錯誤,來更正一個巨大的錯誤決定。”

  究竟是誰激怒了殺手

  兇手為何忽然暴怒?據警方稱,門多薩起初願意對話,還承諾一旦當局答應他的要求,他便會和平投降。門多薩說,他在今年3月15日、22日和28日3次寫信給申訴專員古鐵雷斯。“她說沒有收到任何信,但我收到回執,我寄了檔案給她。”當日下午6時許,談判專家將申訴專員的回信交給門多薩。他變得激動起來,指責當局花很長時間審查他的案件,卻杳無音信,直到現在還只是說會覆核案件。“對我來說,這是垃圾。我需要知道他們是否會推翻撤職決定。”他告訴送信人,“我不需要它,它沒有意義”,同時威脅說“大巴內將會有不好的事情發生。”

  門多薩的弟弟、交警格雷戈裡奧的行為,也引起很多議論。格雷戈裡奧說,哥哥覺得自己遭人陷害,但有關方面“沒有給他一個辯護機會,就把他解雇了。”菲律賓媒體報道,格雷戈裡奧曾企圖帶着槍接近旅遊車,被警方逮捕。已被解職的馬尼拉警區總長馬格提貝說,格雷戈裡奧沒有設法安撫哥哥,反而說:“哥哥,別投降,他們還沒有歸還我的槍。”在車載電視上看到這一場景的門多薩受到刺激,變得狂暴。

  當時,菲律賓一電台記者正在連線採訪門多薩。記者回憶,門多薩看到弟弟被按倒在地,勃然大怒:“為什麼這樣對待我的弟弟?他與此無關。如果他們不停手,我將會殺死車內的人。”記者呼籲門多薩保持冷靜,但門多薩已失去理智。他大叫:“他們對待我弟弟就像對待豬一樣。他又沒犯罪,整件事情與他無關!”記者說:“等一等。”門多薩說:“我要把他們全殺死。”此時記者聽到了槍聲和哭叫聲。門多薩說:“我殺了兩個中國人。如果他們不改變情況,我會殺了所有人,包括那些孩子。”他最後狂喊:“他們應該釋放我的弟弟。是我做的事,為什麼要那樣對待他?我是犯下這個罪的人,為什麼他們逮捕他?他們應該逮捕我。”隨後通話中斷,慘劇發生。

  家人還在為他說話

  案發以後,門多薩的妹妹凱茜說:“我代表家人,請求原諒。我們和遇難香港人的親屬感受是一樣的,為他們摯愛的親人去世感到難過。”在鏡頭前,門多薩79歲的老父堅持說兒子“是個好人”,但他也喃喃地說,“請原諒我們”。

  門多薩的妻子奧蘿拉至今不能接受丈夫由傑出警察變成殺人惡魔的事實。她說,案發當日早上,丈夫聲稱要將一些公物交回警局,離家時全無異樣。

  門多薩夫婦育有兩個兒子、一個女兒,都已成人。小兒子俾斯麥今年26歲,也是一名督察,在菲律賓北部的邦貴工作。案發後,他被軍方用直升機送往現場,想要勸說父親,但為時已晚。至今,他怎麼都不能相信父親的所作所為。在他看來,父親始終是一個好警察,他也將“沿着父親的警察之路前行”。

  門多薩的女兒葛蕾絲則向媒體展示了一封信。那是門多薩向警隊提出的申訴書,但根本沒被打開就退回來了。葛蕾絲說,父親是個善良的人,他只是找表達的機會。是制度腐敗間接導致了悲劇發生。

  8月28日,門多薩出殯。雖然官方和他劃清界線,但仍有超過100名親友一早就來祭奠。而在香港,8月29日,數萬身穿黑、白色素服的市民在維多利亞公園集會,悼念8名死難香港遊客,隨後,隊伍遊行至中環的遮打花園。舉辦者稱,此舉要向菲律賓政府發出一個信息:“沉痛悼念遇難同胞,強烈要求菲律賓政府徹查事件、公佈真相。”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發表評論
昵 稱:
國家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