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智利部分獲救礦工食言私自接受採訪賺錢

http://news.sina.com   2010年10月19日 12:39   大洋網-廣州日報

一些智利礦工在出院後接受媒體採訪。
卡洛斯·馬馬尼一家人。
智利總統皮涅拉

  “我希望從現在開始,無論在何地,人們在提起智利的時候想到的不再是皮諾切特。這次救援行動將智利人緊密地團結在一起,並因此為全世界樹立了榜樣,這些都將被銘記。”

  ——智利總統皮涅拉在接受媒體採訪時如是說

  本報訊 據英國媒體19日報道,已經成為“世界名人”的33名智利礦工在獲救前曾發誓要一起平分他們的痛苦經歷可能帶來的所有收益,但在獲救不到一周後,這個曾經團結一致的團體就出現了裂縫。一些礦工違反井下協定,自行接受媒體採訪,並收取費用,最少的一次40美元,最高的開價2.5萬美元。

  井下達成“沉默”協議

  8月5日,這33名智利礦工在智利北部的聖何塞銅礦被困井下700米深處,69天后的10月14日,所有33名被困礦工全部成功獲救。他們的經歷吸引了全世界的關注,也成為世界各國媒體爭奪的目標。

  在這些礦工獲救之前,曾有報道援引一名被困礦工的話說,他們在井下收到了很多采訪和拍電影的邀請,但都拒絶了。他們商定要將被困地下的經歷寫成書或用其他方式披露,然後平分所得的收益。他們希望有了這些收入,後半輩子都不用工作了。報道還說,他們曾在井下發誓,獲救之後面對所有媒體採訪,要對井下經歷,尤其是被困最初17天的經歷保持沉默。然而,在獲救不到一周後,這些礦工在井下苦難中結成的團結陣線就開始出現裂縫。

  上周末,隨着這些智利礦工相繼走出醫院,一些礦工開始違反協議,接受採訪。

  來自玻利維亞的卡洛斯·馬馬尼是33名被困礦工中唯一的外國人,住在一個貧民窟裡。他的妻子佛羅尼卡·奎斯珀對趕到他們家中採訪的記者說,採訪要收費。她對《紐約時報》說:“我們都是窮人,看看我們住的地方就知道了,你們用我們的故事賺錢,那我們為什麼不能利用這個機會賺點錢,養活我們的孩子?”

  礦工們的採訪價格各不相同。一名礦工的伴侶的開價是一瓶阿根廷酒,還有礦工的收費僅為40美元。當然,也有礦工的收費非常高,多達2.5萬美元。獲救礦工佛羅倫斯科·阿瓦洛斯在接受日本《朝日新聞》採訪時,收取了500美元,收費還算便宜。但《朝日新聞》的記者覺得他在採訪中保留太多。(韓楊)

  不想出國 只要現金

  本報訊 雖達成過協議,但礦工妻子們顯然有不同打算。獲救礦工達裡奧·塞古維亞的妻子傑西卡·齊爾拉就對媒體表示,她丈夫接受媒體採訪要收費,以作為他不幸經歷的“補償”。“他不會免費接受採訪,現在不會,以後也不會。”她說,“而且,只有硬通貨才管用。”她還提到,很多人都提出邀請她丈夫出國參觀、游覽等等,但他們家現在想要的是現金。

  此前,一家希臘礦業公司提出要為每名礦工及其一名伴侶提供希臘7天游;33名礦工還獲得了西班牙皇家馬德里隊和英國曼徹斯特聯隊的觀賽邀請。如果他們的經歷被拍成電影,每名礦工預計將獲得30萬美元。

  不過,也有一些礦工至今保持沉默,56歲的奧馬爾·里加達斯就是其中一位。上周末,他重返銅礦,去看他的家人在他被困井下期間所住的那個帳篷,他的身後是大批攝像機、攝影師和記者。他轉身對記者們說:“這些天我經歷了不少噩夢,但我最大的噩夢就是你們這些人。”(韓楊)

  各地爭奪礦難救生艙

  據新華社電在智利聖何塞銅礦礦難救援工作中承擔救助礦工升井的“鳳凰”號救生艙18日抵達首都聖地亞哥總統府莫內達宮門前。

  與此同時,一些城市開始爭奪救生艙的最終歸屬權。

  距離礦難救援點最近的城市科皮亞波已經向政府遞交申請,請求將救生艙贈送給該市博物館,用以永久紀念。

  而在千里之外的塔爾卡瓦諾則認為,救生艙系該市一家船廠製造,理應歸還該市。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發表評論
昵 稱:
國家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