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冰點特稿:智利礦難救援-一個國家的勝利

http://news.sina.com   2010年10月19日 14:10   中國青年報

9月18日是智利國家獨立日,礦工們在井下升起了國旗。 圖片由CFP提供
北京時間10月14日,智利總統皮涅拉(右)與聖何塞銅礦最後一名獲救礦工、54歲的礦工負責人路易斯·烏爾蘇亞握手。圖片由CFP提供
第13名被困礦工卡洛斯·巴裡奧斯乘坐身後的“鳳凰2號”救生艙成功出井。圖片由CFP提供
當地時間8月22日,智利總統皮涅拉向媒體展示從地下688米處傳上來的紙條,上面寫着:“我們33人……還活着。”圖片由CFP提供

  冰點特稿:智利礦難救援-一個國家的勝利

  本報記者 付雁南

  今天,全世界都知道了這場嚴肅的對話。688米深的礦井底下,54歲的智利礦工烏爾蘇亞說:“不要丟下我們不管……我希望智利能夠表現出自己的力量,把我們從這地獄般的礦井中救出去。”

  電話的另一頭,智利總統皮涅拉正站在礦井上方的地面上。他沒花什麼時間思考立刻回答道:“你們不會被丟下的。你們從不孤單,政府一直和你們在一起,整個國家都和你們在一起。”

  在這次通話前19天,烏爾蘇亞在下井時遭遇了一場嚴重的礦難,他和其他32名工友被困在了地處智利北部阿塔卡瑪沙漠的聖何塞銅礦裡。

  最終,在黑暗濕熱的礦井中被困69天后,他們成功獲救。

  北京時間10月14日,當烏爾蘇亞身披智利國旗從救生艙走出時,總統皮涅拉與他熱情擁抱。這一回,烏爾蘇亞的表情不再嚴肅,他微笑着說:“我們做到了全世界都在期待的事情。我們有力量也有信念,最重要的是我們知道我們要為了自己的家人而堅持到最後。”皮涅拉稱讚他已經是“國家的象徵”,並且滿面笑容地提醒他,“別忘了去擁抱你的妻子。”

  在隨後的採訪中皮涅拉表示,礦工們獲得了重生,而“智利同樣如此”。“在當地時間8月5日的礦難之後,我們都變了。”皮涅拉說,“今天,智利是一個更加團結、更加強壯的國家,我們更加受到整個世界的尊敬。”

  我們想要為了我們的家人生存下去——這是最偉大的事

  當這個地處偏僻的礦井突然發生坍塌時,皮涅拉總統正在鄰國哥倫比亞進行外交訪問,而烏爾蘇亞正像以往每天一樣,在600多米深的地下重覆着自己的工作。

  人們並不意外會發生這樣的危險。這個從1885年就被開採的金銅礦,如今在周圍的人看來已經“像蜂窩一樣千瘡百孔”。63歲的礦工馬里奧·戈麥斯一直被妻子要求早點兒退休,而另一位年輕的礦工剛剛向自己的姐姐抱怨,“礦井裏的安全情況非常糟糕。”

  “可他仍然下了井,就為了那每月1600美元的‘高收入’。”在等待弟弟獲救的時間裡,這位姐姐曾經半開玩笑地向記者抱怨,“等他出來我一定要狠狠踢他一腳。”

  誰都沒有想到,礦難會這樣突如其來。每位被困的礦工都能清晰地回憶起當地時間8月5日的中午:幾位同事剛剛開着卡車拉走了滿滿一車礦石,剩下的人正在期待着20分鐘後的午飯,一切都與平常沒什麼不同,直到那面立在他們面前的山壁突然“毫無預兆地崩塌了”。

  烏爾蘇亞感受到了周圍劇烈的晃動,耳邊也迴蕩着巨大的轟鳴。沒有人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有些礦工甚至以為是地震。等到一切平靜下來,狹窄的礦井裏已經充滿了嗆人的灰塵。

  “有大概四五個小時的時間,我們什麼都看不見。”在獲救之後,烏爾蘇亞回憶說,“等到灰塵全部落下,我們才發現自己被困住了:一塊巨大的石頭把隧道堵了起來。”

  在後續的救援中,工作人員估計,這塊巨大的山石重量可能超過70萬噸。

  被困住的礦工很快聚集到了井下的“避難所”裡。在智利,每個礦井都設置了這樣專門的空間,50平方米的面積,儲存着10罐金槍魚罐頭,可以維繫35個人兩天的正常生活。

  因為擔心不能及時獲救,從20歲就當上礦工的烏爾蘇亞開始對所有受困礦工進行嚴格的食物配給。每48小時,每個礦工能分到“礦泉水瓶蓋那麼大”的一份魚肉。為了讓大家保持冷靜,他還規定,在33個人都拿到食物之前,“不許任何人動嘴先吃”。

  礦工裡年紀最長的戈麥斯則用卡車的大燈模擬白天、黑夜,讓大家不至於晝夜顛倒。他同時在地上挖出了一條簡單的水槽,引來了地下水。只是這來之不易的飲用水在大家的記憶裡卻“難喝得像油一樣”。

  在最初17天裡,礦工們一直被困在黑暗的地下。他們甚至不知道外界是否相信他們還活着。但烏爾蘇亞一直努力地給自己的同伴們鼓勁兒:“我們有力量、有勇氣。我們想要為了我們的家人生存下去——這是最偉大的事。”

  當地時間8月22日,他們終於等來了希望。有人突然發現隧道內的岩石開始出現些許剝落,隨後,一根細小的鑽頭從他們不遠處的石壁上冒出。激動萬分的礦工們狂喜着衝過去,甚至“一度想要擁抱鑽頭”。最後,他們小心地將寫好的紙片拴在了那根細細的鑽頭上。

  這些紙片很快被援救人員發現,並且被智利總統皮涅拉在電視裡大聲宣讀:有的紙片上寫着“我餓,我想要麵包”,有的寫着“我們會有耐心和信心”。其中一張紙片還被皮涅拉在記者鏡頭前高高舉起。這張從筆記本撕下來的小紙片上,寫着幾個紅色的大字:“我們33個人都在避難所裡,我們還活着。”

  我決定不考慮政治影響,承擔營救礦工的全部責任

  當礦工們在600多米深的井下絶望地等待救援時,地面上的工作人員已經几乎要放棄希望。在過去的兩周裡,他們嘗試了7次鑽井,都沒有找到失蹤的礦工。

  總統皮涅拉也提前結束了出國訪問的行程,趕赴銅礦現場監督救援。

  在救援活動結束後,皮涅拉回憶說,在營救剛開始時,曾經有人建議他與營救行動“保持距離”,理由是成功救人的可能性不大,但他沒有採納這種建議。

  他說,英國前首相丘吉爾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發表的一篇演說堅定了他的信念,“我決定不考慮政治影響,承擔營救礦工的全部責任……我們許下諾言,要像對待自己兒子那樣照顧這些礦工”。

  “今天,整個智利都會喜極而泣。”當礦工被困井下17天仍倖存的消息傳出後,皮涅拉站在礦井上語調高昂地表示。

  同樣激動的還有礦工的家人,他們在第二天就被接到了銅礦附近。對於這些經歷了漫長等待的人們,喜悅的神色大多掩蓋不了他們疲倦的面容。

  “我們一整夜都沒有睡覺,我怕錯過什麼最新的消息。”一位礦工家屬對記者說,“聽說馬上要有他們的畫面了,我希望盡快看到他們。”

  救援人員通過已經鑽好的孔洞給礦工們送去了盒裝的葡萄糖凝膠、牛奶和備用氧氣。隨後又送下去了一部攝像機。地面上的人很快看到了這些被困半個多月的礦工們,在地底炎熱的環境裡,他們光着膀子、鬍子拉碴,卻不斷興奮地向鏡頭揮手、擺出勝利的手勢。

  “我看到了他們的眼睛,看到了他們的快樂。”皮涅拉在看完視頻後向媒體說。

  兩天后,隨着通訊工具的完善,地下的礦工們第一次和地面實現了通話。在與總統平等而嚴肅的對話後,作為礦工代表的烏爾蘇亞又與負責救援工作的智利礦業部長戈爾沃內進行了通話。烏爾蘇亞介紹了其他被困工友的健康狀況,隨後他問道:“那幾個在礦難發生前開着卡車離開的同事沒有危險吧?”

  “他們都很安全。”戈爾沃內回答道。

  已經在礦井下被困了19天的工人們立刻歡呼起來。過了一會兒,這些男人開始用走調兒的大嗓門唱起了智利國歌。

  在礦井上方的地面上,救援人員和礦工的家人們也在休息時間一邊烤肉一邊放聲歌唱。他們在礦井的周圍插上了蠟燭和智利國旗,這片荒涼的沙漠突然有了些熱鬧的氣息。在鄰近的山坡上,他們還插上了33面國旗,有人解釋說,每一面國旗都象徵著一個被困的生命。

  重要的是保證他們的健康

  因為對救援工作的難度有所顧慮,工作人員最初估計,被困的礦工們要到聖誕節才能被救出來。因此,除了救援人員,另一個由心理學家、醫生、營養師,以及宇航員和潛水學校負責人組成的專家團隊也在礦井旁隨時待命。

  按照專家的要求,礦工們從那根被命名為“白蘭鴿”的細小孔洞裡收到了低亮度、不會傷害眼睛的LED燈,以及除了葡萄糖還包含着維生素凝膠的“加強營養食品包”。當地時間9月1日,救援人員還第一次把熱騰騰的肉丸、鷄塊和米飯送到了600多米深的礦井裏。

  在此之後,醫務人員就為礦工們制定了一日三餐和下午茶的菜譜,每頓正餐都包含肉類和米飯,營養豐富卻嚴格控制熱量。醫生介紹說,這是為了防止礦工們發胖,沒辦法擠進那個狹小的救援通道裡。

  救援人員曾經通過小管道發放了調查問卷,用來確認每一個受困礦工的健康狀況;一位做過醫生的被困礦工還採集了同伴們的血液與尿液樣本,以確保沒有出現傳染病流行。

  “最重要的是保證礦工們的健康。”一位參加救援的醫生在接受採訪時說。

  隨着設施的進一步完善,礦工們開始在地面太陽能設施的幫助下洗上了熱水澡。甚至,一本名為《公開演講技巧》的書籍成了礦工們人手一本的讀物,因為人們相信,在成功獲救後,他們將會面臨着密集的演講和接受採訪的任務。

  不過,烏爾蘇亞和他的工友們並不滿足於僅僅接受幫助。盡管還被困在狹小的地下空間裡,他們已經開始盡可能地清理周圍的碎石,為救援工作做好准備。烏爾蘇亞為礦工們編排了值班表,每位礦工每天可以工作8小時、睡眠8小時,剩下的8小時則用來給家人寫信,或者和工友們玩游戲。他們經常打撲克、擲骰子、聽音樂,或者乾脆對着地面送來的攝像機講笑話。

  通過一根從地面引入礦井的光纜,這些熱愛足球的礦工終於看上了轉播的足球賽。當地時間9月8日,他們一起收看了智利隊與烏克蘭隊的一場友誼賽。當看到智利球員的球衣上印着“礦工加油”的字樣時,在688米深的地下,33位礦工一起歡呼了起來。

  9月18日的智利國家獨立日是個更熱鬧的日子。在聖何塞礦井的地面,礦工家屬們升起了一面簽有33位受困礦工名字的國旗。而在600多米的地下,礦工們也在濕熱黑暗的避難所裡升起了一面紅、白、藍三色組成的智利國旗。

  當然也有些美中不足。烏爾蘇亞在8月24日與總統的通話中曾經提出,希望獲得一瓶葡萄酒,用來慶祝即將到來的國家獨立日。但這個要求與另一個煙民礦工的吸煙請求一起遭到了專家的拒絶,因為他們認為,在地下的密閉空間裡,煙草和酒精都對健康有害。鬱悶的礦工們只能聽從了建議,但他們還是通過拒絶接受地面送下來的桃子表達了自己的抗議。

  當我走出礦井的時候,我們一起去買婚紗,嫁給我吧

  在等待救援的時間裡,礦工們開始不斷與自己的家人聯絡。礦工奧馬爾·瑞格達斯每周與自己的妻子、兒女進行一次8分鐘的聊天,他的小女兒在日記中寫道:“在這時間裡說什麼都很困難,所以我們只能告訴他,我們愛他,我們想念他。”

  另一些人選擇通過寫信來傳遞一些已經有點陌生的情感。63歲的戈麥斯給妻子莉莉安娜寫出了第一封信件。在信中,他稱呼妻子為“親愛的莉莉安”。

  在這封同樣被總統在電視直播裡大聲朗讀的信件中,戈麥斯寫道:“即使我們還需要等待數月才能相見……我希望告訴所有人我很好,而且我們肯定會平安脫險的。”

  收到信件的莉莉安娜簡直不敢相信,這是自己結婚多年的丈夫寫下的字句:“連我們年輕約會的時候,他都沒這麼浪漫過。”她很快寫出了回信:“不要感到絶望,我在這裏聆聽你的每一次心跳。”

  44歲的埃特斯萬·羅哈斯和妻子已經結婚20年,生了3個小孩,但他一直為沒有在教堂舉行婚禮而感到遺憾。在困在井下的日子裡,他寫信重新向自己的妻子求婚:“當我走出礦井的時候,我們一起去買婚紗。嫁給我吧!深愛你的埃特斯萬·羅哈斯。”

  而收到信件的妻子面對記者時也是一臉遮掩不住的幸福表情:“他總說要和我一起老去。我也願意和他一起這樣。”

  另一位礦工克萊蒂奧·亞涅斯還沒來得及動筆就收到了女朋友寄來的求婚信件。“他被困在井下時,我才意識到,他會是個好父親。”這個女孩解釋道。

  而33歲的礦工維克托·薩莫拉則在傳遞的紙條裡寫下了一些詩句,其中一篇這樣寫道:“地面之下仍有光束,我的信念仍未被剝奪……我已獲得重生。”

  被困礦工的家人一直住在礦井旁的營地裡。他們只有簡易的帳篷,並且需要依靠篝火驅散沙漠早晚冰冷的霧氣。他們把這裏命名為“希望營”,在這裏一邊祈禱一邊等待新的消息。

  在希望營裡,焦急等待的家人們為每一位礦工建起了自己的“基地”。他們擺上礦工的照片,又用寫有鼓勵話語的條幅把它們裝飾起來。在一條貫穿整個營地的條幅上,寫着兩個大字“加油”。

  人們為頑強生活的礦工們而驕傲。另一個條幅上寫着這樣一句話:“和這些來自阿塔卡瑪沙漠的爺們兒相比,那些巨大的像山一樣的石頭簡直不值一提。”

  這些礦工家屬覺得,經歷了這次營救,自己會更加感謝生活給予的一切。瑞格達斯的小女兒瑪爾希拉說,這種讓人難過的經歷“卻讓我的家人變得更加團結”。“我們開始感激生活裡的小事,比如給我們幫助或者給我們言語鼓勵的鄰居和朋友們。”瑪爾希拉說。

  智利能否成為發達的國家……取決於我們能否像發達國家那樣對待自己的工人

  在礦難發生的第三天,智利建設部部長安德烈·蘇格雷特就被皮涅拉任命為救援行動的總指揮。但這位方下巴、有話直說的工程師一直對此憂心忡忡:他不能確定這些礦工是否還活着,如果發現的是礦工的屍體,他會受到巨大的譴責。

  但兩周後,蘇格雷特聯繫上了礦工,正式開始營救活動,並且被那些礦工們稱呼為“頭兒”。在隨後的兩個月裡,他總是坐在地面的一頂帳篷裡,和烏爾蘇亞每天通過麥克風進行對談,以確定礦工們如何安全轉移,配合救援——就像“部門經理和一個項目管理人員的商談”一樣。

  為了避免再一次塌方,救援人員需要繞開掉落的巨大岩石,從礦井頂部重新打一條垂直的救援通道,讓礦工像乘坐電梯一樣回到地面。

  智利政府制定了三個救援方案,其中,中國企業三一重工製造的起重機也成功入選了其中一套備選方案,並成為其核心設施。

  當地時間9月15日,因為鑽井工作的順利進行,總統皮涅拉在救援現場表示,礦工們可以提前一個半月、在11月初就離開坍塌的礦井和家人團聚。

  到了10月11日,皮涅拉再次改變了計劃的日期。在當天的記者會上他說,受困的礦工們很快就會獲救,“我希望在去歐洲訪問之前能看到他們獲救。”皮涅拉說。

  他補充說,這對於自己是“非常重要的一刻”:“我與33名受困礦工分享這份喜悅,同樣,我也把這份喜悅分給他們的家人,以及所有智利人。”

  不過,相比於總統的樂觀,救援行動的總指揮依然非常小心謹慎。蘇格雷特說,他和所有人一樣希望礦工們盡快獲救,“但我不能容忍任何風險”。

  進入10月以後,他還對三個備選方案都進行了不同程度的調整,其中一個計劃甚至一度中止。

  可礦工們已經開始為即將到來的“大日子”做准備了:那個被命名為“白蘭鴿”的孔洞,除了用來輸送食物、藥品和衣服,也開始把一些礦工捨不得丟掉的東西不斷運出礦井,比如家人寫來的信件。地面上的准備當然更豐富,戈麥斯的妻子甚至趕忙去燙了個新髮型,希望自己在丈夫面前有一個“完美的新形象”。

  許多礦工在地下經歷了人生的重要時刻。10月13日,馬力歐·賽普維達迎來了自己的40歲生日。救援人員在電話裡給他唱了生日快樂歌,並通過那個小小的管道,給礦工們送下去了33塊小蛋糕。

  而吉米·桑切斯甚至在被困的日子裡當上了爸爸。為了紀念父親這段特殊的經歷,小女兒已經被起名為“小希望”。總統皮涅拉也曾經專門看望過這個剛出生的女嬰。

  他在各個場合呼籲給予礦工更多的關懷。“我們國家的最主要的財富不是銅,而是我們的礦工;不是自然資源,而是我們的國民。”皮涅拉說,“我們將逐步採取實現發達國家的標準。智利能否成為發達的國家,不僅取決於我們能否和歐洲國家坐在同一張談判桌上,更取決於我們能否像發達國家那樣對待自己的工人。”

  我希望這樣的事情不會再次發生……我為自己是一名智利人感到驕傲

  北京時間10月13日,在被困礦工升井之前,營救專家曼努埃爾·岡薩雷斯首先搭乘救生艙來到井下避難所,向礦工們講解逃生步驟。他在礦底見到被困礦工時,一度激動得“喉嚨哽咽”。“我感覺到了他們的歡欣,他們擁抱着我,跟我開玩笑,這個時刻我一生也不會忘記。”這位來自智利國家銅礦公司的專家回憶道。

  按照事先排好的順序,所有被困礦工依次乘坐像智利國旗一樣被涂成紅、白、藍三色的救生艙返回地面,而營救專家們則在最後返回,

  皮涅拉和夫人也再次來到救援現場,親自等待所有33名礦工重返地面。為了表達自己的心情,皮涅拉在微博上激動地連用了三個感嘆號:“很高興!作為智利人很自豪!感謝上帝!”

  當第一位礦工弗洛倫西奧·阿瓦洛斯登上“鳳凰2號”救生艙時,井下的礦工們揮舞着智利國旗歡送他的離開。在礦井外,阿瓦洛斯的父親、妻子和兒子,都與總統一起焦急地等待着。也許是為了能讓爸爸第一時間看到瘦小的自己,他的兒子一直高高舉起一個印着智利國旗卡通圖案的氣球。

  15分鐘後,阿瓦洛斯戴着白色安全帽和墨鏡到達地面。他首先微笑着擁抱了他7歲的兒子拜羅和妻子,接下來皮涅拉也走上前,與阿瓦洛斯握手,隨後緊緊擁抱。

  伴隨着阿瓦洛斯的獲救,整個智利的教堂鐘聲一齊響起,現場數百個氣球同時放飛。圍觀的人群和救援人員激動的歡呼慢慢演變成了有節奏的呼聲:“智利!智利!智利!”

  之後,被困的33名礦工一一安全獲救。第二個升井的馬里奧·賽普爾韋達從井底帶出來了幾塊礦石,到達地面後,他把其中一塊石頭拍到總統皮涅拉手裏,作為紀念品。營救行動結束後,皮涅拉出訪英國。10月18日,他把這塊礦石作為禮品送給了英國女王。

  曾經是智利國腳的富蘭克林·羅伯斯在退役後,為了給女兒付高昂的大學學費,據說“走後門”才當上了礦工。當他第27個走出救生艙時,皮涅拉走過去,給了他一個大大的擁抱:“歡迎回來!你贏得了一生中最重要的比賽。”

  “是的,這是最重要也是最艱辛的一場比賽,我們都勝利了,感謝上帝。”羅伯斯噙着眼淚答道。說完,總統遞給羅伯斯一個足球,上面有親友、俱樂部球員的簽名。他與女兒對顛了起來。隨後,在歌聲、呼喊聲和掌聲中,羅伯斯躺上擔架,緊抱並親吻着足球,被送往醫院進行體檢。

  北京時間10月14日上午,烏爾蘇亞作為最後一名受困礦工成功回到地面。烏爾蘇亞披着國旗走出救生艙。“你是一個合格的領導者。”總統皮涅拉在井口緊緊握住了他的手說。

  “我希望這樣的事情不會再次發生。”烏爾蘇亞說,“感謝所有人,感謝所有救援者,感謝全國民衆。我為自己是一名智利人感到驕傲。”

  總統與礦工並肩站立,齊聲合唱國歌。井下的6名救援人員也打出了慶祝標語:“智利——使命完成”,然後陸續升井。

  岡薩雷斯是最後一個離開的救援人員。這個46歲的救援專家在600多米黑暗的井下獨自待了10多分鐘。當救生艙重新降落的時候,他向礦井內鞠了一躬,然後默默地登上了救生艙,

  當他到達地面之後,皮涅拉關上了救援通道的蓋子,並且宣佈,擁有100多年開礦歷史的聖何塞銅金礦被永久關閉。

  我們從不會丟下任何一個人,這是智利乃至全世界的準則

  隨着受困礦工們的成功獲救,他們的家人曾經駐扎的“希望營”也慢慢被來自阿塔卡瑪沙漠的塵土所覆蓋。一度熱鬧的聖何塞礦井又重歸荒涼。

  對於礦工們而言,新的生活正在慢慢開啟。馬力歐·戈麥斯打算和老伴在11月7日補辦一次教堂婚禮,而礦工中唯一一位外國人、來自玻利維亞的馬馬尼告訴岳父,自己“再也不當礦工了”。有人幫這些礦工們申請“被困在地下時間最長”的吉尼斯世界紀錄,而他們甚至還准備簽訂一份合同,把被困的經歷寫成書,平分這些財産,“這樣下半輩子就不用工作了”。

  無論如何,全世界的人們已經記住了這次“史詩般”的救援勝利——這項任務是史無前例的,“之前從未有人為抵達被困礦工所在之處而鑽得如此之深”。

  在全世界的媒體中,智利總統皮涅拉几乎成了這場勝利的代言人,他擁抱每一位被解救的受困礦工,並且領着歡樂的人群高呼“智利萬歲”。一些媒體甚至稱呼他為“第34名礦工”。

  皮涅拉在今年1月當選為智利總統時,曾經承諾將智利變為“世界上最好的國家”。現在,有評論稱,他與這一目標的距離“出人意料地接近”。

  “智利人真正詮釋了責任、勇氣、信念、希望和團結的意義,我們堅信這些。”10月18日,在談起遙遠的中國剛剛發生的一起礦難時皮涅拉說,“我們從不會丟下任何一個人,這是智利乃至全世界的準則。我們願意提供幫助。”

  這個從億萬富翁變身右派總統的政治家並沒有像人們擔心的那樣一味歌頌功績。在救援結束後,他立刻宣佈,聖何塞銅礦將永久性關閉,並責成當局對相關責任人進行懲罸。“聖何塞的教訓永遠不能忘記。”皮涅拉說。

  根據媒體報道的數據,作為産銅量占世界總産量1/3的礦業大國,2010年,智利已有31人在礦難中喪生。2000年1月至2010年7月,共有403人死於礦難。因此在本次礦難救援的基礎上,皮涅拉還承諾會進行一次徹底的改變。“我們再不會允許人們生活在像聖何塞銅礦這麼不安全、缺乏人性的地方了。”這位總統說。

  按照他的計劃,智利政府將會盡快關閉一批不安全的礦井,並且出台一項法案,從根本上改善勞動者的待遇狀況:“我們將創造一種尊重勞動者生命、健康和尊嚴的工作環境。”

  在首批礦工升井後,皮涅拉宣佈,智利政府將在礦難救援營地上建立一座紀念碑,“讓子孫後代牢記這次礦難事故以及偉大的救援”。

  而那個載着33名礦工回到地面的“鳳凰2號”救生艙已經在智利總統府前的廣場進行展出,另一個作為備選方案的救生艙,則被運送到了上海世博園的智利館裡。

  北京時間10月15日,皮涅拉在醫院裡仔細聆聽了33名礦工所講述的“井下生存故事”,並且連連感嘆“好像一部電影”。

  “你們讓整個智利為你們驕傲!”西裝革履的總統和穿着病號服、戴着太陽鏡的礦工們在同一幅畫面裡笑得露出了牙齒,“我相信,智利給全世界樹立了榜樣。”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發表評論
昵 稱:
國家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