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倫敦騷亂釀成英國40多年來最嚴重的社會騷亂

http://news.sina.com   2011年08月10日 23:57   北京新浪網

8月8日,英國克裡登,一名女性從遭縱火的大樓裡跳下來。

8月8日,英國克裡登,一名女性從遭縱火的大樓裡跳下來。

  本報記者 張子宇 實習生 林曉霞

  倫敦在燃燒,這並非某部幻想小說裡的情節,也不是正在拍攝的電影,而是一系列真實的,讓人驚悚的實景。

  從8月6日開始,因為一名黑人嫌疑犯馬克·杜肯(MarkDuggan)8月4日被警察追捕時擊斃,導致北倫敦托特納姆區黑人居民大規模抗議,最終釀成英國40多年來最嚴重的一場社會騷亂。

  倫敦不眠夜

  “因為騷亂,今天(8月9日)經理告訴我可以不用去上班。”居住在倫敦東南部金絲雀碼頭(CanaryWharf)附近的吳柳瑩接受時代周報記者採訪時,情緒已經平復,但她對那個恐怖的晚上記憶猶新。“我晚上幾度失眠,雖然我們是住高層的,相比於一般的房子要安全很多,但是那火光讓我心驚肉跳。我的一些朋友一夜未眠,拿着刀守在家裏。”

  幾天之內,騷亂從始發的托特納姆區向全倫敦擴張。位於西部的伊靈(Earling)是一個很典型的中産階級聚集地,和托特納姆等地相距甚遠。因為交通方便,許多白領上班族喜歡把家安在這裏。騷亂髮生後,商店玻璃被敲碎,房屋被點燃。

  “下一步是哪裏?唐寧街和白金漢宮?”有人在網上憤怒地質問。

  事實上,在推特(Twitter)上已經出現了號召進攻金融城的呼聲,這裏是全歐洲最大的商務區(CBD),也是世界三大金融中心所在,一舉一動都牽扯着全球經濟的走向。

  而對於旅英作家西楠來說,由於樓下的超市集體關閉,她甚至斷了水源(由於英國的水比較硬,很多中國人會買礦泉水喝)。“昨天(8日)警鈴轟鳴了一晚上,感覺差不多5分鐘就有一輛警車駛過。”她告訴時代周報記者。

  驚恐和不安在整個倫敦乃至全英國蔓延,即使在安靜的古城巴斯(Bath),因為鄰近的布裡斯托爾(Bristol)也出現了打砸搶事件,居住在當地的Allen甚至把家裏的現金和護照都集中起來放在隨身的小包裡,以防萬一。

  相比於焦頭爛額的警察,英國媒體的反應一如既往的及時,通過大量的直播畫面,這場騷亂背後一些社會問題逐漸顯現出來。

  暴徒們砸開博彩店大門,卻不進去搶奪現金,而是只搬走牆上的電視。人們衝進超市,搬什麼的都有,但大部分都是不值錢的東西。恩菲爾德(Enfield)的騷亂者瞄準了那裏的索尼倉庫,他們明顯想獲得裏面的數碼相機和游戲機。手機店是“最受歡迎”的目標。“我覺得他們根本沒有目的性,很多人就是出來發泄一把,甚至當成一種狂歡。”西楠說。騷亂者搶劫、縱火、破壞,但尚未危及人身安全。

  這場騷亂已突破了種族界限,長期以來一直在爭論卻未得到解決的社會問題,如對年輕人犯罪的容忍、高失業率、移民問題等來了一次總爆發。過去4年間,英國16-17歲青年的失業率飆升1/3,達到36%。

  “有很多婦女甚至一家老小都參加了搶掠,這不單是青年人或黑人鬧事。”吳柳瑩說。

  “這種騷動具有周期性,托特納姆區1981年鬧過一次,1995年也鬧過一次。那裏都是英國非常典型的‘SocialDeprivation’嚴重的區域。”英國紐卡斯爾大學學者曾飆為時代周報分析,“SocialDeprivation”意指高失業、高犯罪率和高社會不安。在倫敦,還有一個名為“NoGoZone”的地帶,顧名思義就是盡量避免前往的地方。

  目前警方公佈了第一批閉路電視拍攝的騷亂嫌疑人畫面,已經有565人被逮捕,105人被控與倫敦發生騷亂暴力有關的罪行。

  倫敦是世界上閉路電視最密集的地方,於是養成了警察事先不行動,事後以閉路電視錄像抓人的習慣。

  政府“跟不上”時代

  在這場騷亂中,現代通訊技術對傳播信息發揮了極為重要的作用。

  1985年,也是在托特納姆區,警察在搜查一個黑人家庭時,不小心導致49歲的婦女CynthiaJarrett死去,遂引發了騷亂。在一個露天集會上,一個當地社區領袖站在一張椅子上,拿着一個大擴音器對着150人怒吼:“現在是以命抵命的時候了!戰爭開始了!”然後他轉向一堆不遠處的警察,喊道:“我希望你們在聽!那些年輕人晚上會行動,他們所作的都是正確的。”在那場騷亂中,英國警察凱斯·布拉克洛克被暴徒活活打死。導致了英國警方修正了很多處理騷亂的方式,以自我保護為前提,這也是這次警察無作為的原因之一。

  26年過去了,警察們依然在傾聽,依然在旁觀,火焰、石塊和年輕人們也依舊,只是擴音器沒有了,群衆集會也沒有了,傳播躁動與憤怒的載體早已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馬克·杜肯的死訊是通過臉譜頁面(Facebook)即時傳出的,當時就有超過7500粉絲關注這個頁面。很快第一場遊行示威就在托特納姆警察局門口爆發,僅僅5個小時後,大規模騷亂開始上演。

  “馬克·杜肯絶不是一個普通的黑人,他是一個犯罪團伙的頭目,這背後是有人推手的,方式就是通過互聯網。”曾飆認為。

  晚上10點45分,當第一輛雙層巴士被點燃後,臉譜頁面立刻發出了一條消息:“請把照片和錄像發布出來,並和你的朋友們分享。”

  相比於臉譜頁面,推特上的傳播更加迅速,號召人們出去大幹一場的信息在推特上泉湧而出。一時間推特上指向哪裏,騷亂就發生在哪裏。

  “英國警方為什麼不能對推特上的信息採取行動呢?他們都是通過這個串聯。警察在電視上號召大家回家,問題是這些人可能家裏連電視都沒有,否則他們也不會去搶電視了。”吳柳瑩無奈地質問。

  除了推特和臉譜網之外,黑莓手機意外地成為這次騷動中的另一個主角。在英國,使用智能手機的人群中有37%選擇了黑莓,因為黑莓在傳播信息方面獨有的快捷。黑莓擁有一款自身的信息軟件網絡“黑莓信息器”(BBM),可以在黑莓用戶之間免費傳播信息,且可以一對多發送信息。這種信息的傳播非常難以捕捉,警察很難追查信息源。

  前倫敦副市長珍妮·瓊斯(JennyJones)開始指責有關部門對推特的忽視,“如果他們的眼光更加寬泛一點,他們會更早地制止這一切。”她說。

  “英國政府長期以來一直忽略有組織犯罪的問題,這次的騷動背後會牽扯出這些新時代有別於傳統黑手黨和三合會的團體,也許能讓他們警醒過來。”曾飆說。

  倫敦的局勢已經逐漸平息了,超過平時3倍數量的16000名警察湧上街頭。西楠懷着好奇心衝到很多騷亂髮生點,看到消防員和社區工作人員已經在收拾殘骸。她也恢復了正常工作,“在倫敦金融城,銀行家和股票經紀人唯一關心的就是全球股災。至於騷亂,彷彿從未發生過。”她無奈地說道。

  卡梅倫的“鈍化”麻煩

  本報記者 張子宇

  喜歡騎自行車的倫敦市長鮑裡斯·約翰森從度假地回來了,首相戴維·卡梅倫也從度假地意大利回來了,跟在他們後面的還有裝甲車和特警。

  依靠這些,倫敦的生活逐漸恢復正常,但在曼徹斯特、伯明翰等地,燎原之火已經燃起。英國媒體已經把這次事件重新命名,從“倫敦動亂”(LondonRiot)變成“英倫動亂”(EnglishRiot)。

  對於卡梅倫來說,他有前人可以效仿:法國總統薩科齊。2005年,巴黎郊區兩名北非裔青少年在躲避警察追捕時觸電身亡,導致大規模騷亂。時任法國內政部長的薩科齊以鐵腕壓制。法國內閣啟用了1955年制定的緊急狀態法,授權各地方政府實施宵禁和禁止公共集會12天,警方有權突擊搜查那些懷疑藏有武器的處所。

  最後薩科齊還宣佈將上百名參與了騷亂的被捕者驅逐出境。這份強硬為薩科齊贏得了很高的民望。

  但卡梅倫面臨的局勢卻不是僅憑強硬就能解決的。某種程度上,倫敦亂局和日本在福島核電站後的“失常”表現有許多共通之處。這便是在長久安逸以後,政府特別是強力機關出現了“鈍化”現象。

  自撒切爾夫人年代驚心動魄的和工會的戰鬥結束後,英國警察很久未面對過大規模騷亂。英國警方並不缺乏對付示威者的經驗,但當他們面對從示威遊行蛻變為打家劫舍的犯罪時,就顯得束手無策。

  “那些警察站成一排,面對搶劫者,他們前進幾步,又退後幾步。他們前進那些暴徒就退後,警察退後,暴徒又前進。這根本就是在對付示威者嘛。”在倫敦的華人吳柳瑩說。

  和歐洲大陸、北愛爾蘭不同的是,英格蘭警察從來沒有用過高壓水龍。蘇格蘭場的一名發言人說,他們根本沒有高壓水龍,如有需要得從北愛爾蘭借用。

  宵禁也難以實行,因為英國警力嚴重不足。有人把福島核電站後日本政府的遲鈍歸咎為公務員數量的大量減少,英國也面臨類似問題。由於經濟困難,英國政府計劃削減了20%的警方經費。3月前的12個月中,英國警察數量減少了4625人,現在的警察都是犧牲自己的假期來執勤。

  和法國不一樣,英國政治的傳統講究溫和保守,以不流血為高明。同樣,英國長期也被認為是歐洲民族融合和多元文化的典範。相比於歐洲其他國家,英國的種族問題並不突出,少數裔族群在各個行業都有出色的代表。

  正因為如此,如果卡梅倫採取缺乏彈性的做法,很可能進一步激化被隱藏的矛盾,導致局勢進一步失控。但如果他過於軟弱,則更加會遭到主流的反彈。現在英國全國可謂群情激奮,在議會網站上,要求恢復死刑的呼聲大增。

  旅英學者曾飆告訴時代周報記者最近英國流傳的政治笑話:托特納姆等地忠實地反映了卡梅倫的施政精神:“充滿活力”。這源於卡梅倫“大社會”的施政理論,他希望讓那些“垂死中的老社區”恢復活力。

  “現在可好,活力四射了。”曾飆笑道。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發表評論
昵 稱:
國家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