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美國佔領華爾街活動逐漸成為社會運動

http://news.sina.com   2011年10月09日 14:56   北京新浪網

紐約警方在沿途監視遊行的人群。 新華社記者 申宏攝

紐約警方在沿途監視遊行的人群。 新華社記者 申宏攝

10月8日,參加“佔領華爾街”活動的抗議者在紐約表示,他們的隊伍將從曼哈頓下城向紐約其他公共場所擴散。

10月8日,參加“佔領華爾街”活動的抗議者在紐約表示,他們的隊伍將從曼哈頓下城向紐約其他公共場所擴散。

  10月8日,美國“佔領華爾街”抗議活動呈現升級趨勢,千余名示威者在首都華盛頓遊行,部分示威者在國家航空航天博物館同安保人員發生衝突,場面一度十分混亂。抗議活動參與者稱他們將在本月佔領150個城市,並准備打一場持久戰。這場始於金融中心紐約、由數百人發起的小規模抗議行動,如今已逐漸成為席捲全美的群衆性社會運動。當地輿論分析認為,“佔領華爾街”抗議活動是美國民衆自發謀求更好生活的一次努力,也是草根階層試圖影響決策的一次重要嘗試。

  訴求多樣揭露“硬傷”

  “佔領華爾街”的抗議者主要來自中下階層民衆,其中很多人都沒有工作。他們不僅抗議就業問題,而且抗議社會的不公。在華盛頓、洛杉磯、舊金山和丹佛等50多個大城市,示威者高舉的標語牌五花八門,訴求的內容多種多樣。本報記者在現場看到,示威口號主要包括“抗議美國政客只關心公司利益”,“譴責金融巨頭利用金錢收買政治”,“呼籲重新奪回對美國政經決策的影響力”等。另外,環保、人權等也是此次運動的訴求內容。

  從布法羅市特意趕到華盛頓參加抗議活動的心理諮詢師艾莉森·施文奇勒說,她希望通過遊行來表達對世界和平的嚮往。她認為,美國政府的反恐戰爭並未使美國更安全,相反卻使得美國可能面臨更多危險。

  在白宮附近的自由廣場上,許多示威者向記者表示,普通美國人沒有引起經濟危機,卻要為經濟危機付出巨大代價。一位舉着“佔領美國”標語牌的老人喬·柯克對記者說:“我們曾有一個‘美國夢’,如果你受過教育、勤奮努力,就會有一份體面的工作和美好的生活,但現在‘美國夢’已離我們而去。我們需要就業,而不是削減開支;我們需要救助人民,而不是救助華爾街和大公司;我們是美國99%的民衆,但國家卻被那1%的人所控制。”

  30歲左右的埃裡克·吉布斯是“佔領華爾街”活動媒體部成員,他曾是一點陣圖像設計師。吉布斯對記者說,他已經很長時間沒有找到與專業對口的工作了,現在每周在酒吧工作2天,剩下的時間就到廣場參加抗議活動。吉布斯說,美國當前的問題已累積多年,貪婪的大企業控制着政府,“民治”、“民享”變成“企業治”、“企業享”,社會已經非常不公平。他說:“我們需要的答案不是要奧巴馬總統說幾句‘我們會幫助你們’,而是要政府實實在在地解決問題。”美國服務業僱員國際工會主席瑪麗·亨利日前表示:“美國人民最終站出來說話了,現在是美國領導人和大公司總裁們傾聽並做出回應的時候了。”

  貧富懸殊激化矛盾

  自3年前華爾街因自身不負責任的行為釀成國際金融危機以來,美國社會對華爾街的非議和責難就從未平息。許多美國民衆認為,政府的救援讓華爾街並未因自身的貪婪而受到懲罸。如今,華爾街已恢復元氣,卻未能和普通民衆共度時艱,反而熱衷於內部分紅,這使得積蓄已久的民怨最終爆發。“佔領華爾街”的直接導火索正是華爾街大銀行要向消費者收取更高的賬戶費用,從而轉嫁去年通過的金融監管改革法給銀行帶來的成本負擔。

  分析人士普遍認為,“佔領華爾街”抗議活動的不斷蔓延,雖然與社交網絡有很大關係,很多參加者加入抗議是為了“跟風”,但是能讓目標並不相同的人群走到一起,根本原因仍是普通美國民衆對國內經濟現狀的不滿。

  由於內外因素的影響,美國經濟持續疲軟,失業率仍維持在9%以上,導致貧困人口大量增加。美國人口普查局最新發布的報告顯示,2010年美國貧困率為15.1%,貧困人口達到4620萬人,為52年來最高。與此同時,社會財富高度向以華爾街為代表的少數富有的美國人集中。有數據顯示,最富有的5%美國人擁有全國72%的財富。貧富差距進一步拉大,必然導致社會矛盾深化。

  更讓美國民衆沮喪的是政治的現狀。奧巴馬政府曾承諾創造大量就業,但3年來並未兌現諾言。《華盛頓郵報》載文稱,一方面是美國企業坐擁2萬億美元,一方面是近1500萬美國人失業,政府無所作為。此前,奧巴馬曾表示要變革華盛頓,但數據顯示,迄今為止,奧巴馬政府中已有328名官員經過“旋轉門”進入商界,加入富人行列;去年離開國會的120名國會議員中,近1/3從事遊說業。金錢左右美國政治的基礎並未動搖。今年夏天,兩黨圍繞債務上限上演的“政治秀”讓美國民衆對政治現實更感悲哀。最新民調顯示,一向對美國政治制度引以為榮的美國人認為,美國正在錯誤的方向上越走越遠。

  兩黨態度涇渭分明

  在美國,大大小小的抗議示威天天可見,人們見怪不怪,因而“佔領華爾街”抗議活動起初並未引起美國政壇重視。但美國重量級人物很快便相繼表態,不同陣營的觀點涇渭分明。

  民主黨方面,奧巴馬公開表示,抗議是美國民衆沮喪情緒的反映。美國經歷了大蕭條以來最嚴重的經濟危機,但那些把美國拖入危機的肇始者今天仍然反對政府旨在消除華爾街濫權行為的金融監管措施。衆議院民主黨領袖佩洛西稱民衆這種自發的行動將産生效果,這代表了民主黨的主流觀點。

  共和黨則對運動持否定態度。衆議院共和黨領袖坎特將示威者稱為“刁民”,擔心他們“佔領華爾街和更多的美國城市”。共和黨總統競選人之一羅姆尼認為這一運動“很危險”,是“階級鬥爭”。另一位共和黨總統競選人凱恩則說:“別抱怨華爾街,別抱怨大銀行。如果你沒有工作,你不富有,只能怪你自己。”

  不輕易對政治事件發表評論的美聯儲主席伯南克則對示威者表示同情,稱“抗議者譴責金融行業把美國拖入當前的困境有一定道理”,“他們不滿意華盛頓的政策,從某種角度說,我無法指責他們”。

  兩黨對“佔領華爾街”運動態度迥異,除政黨理念差別外,一個重要原因就是2012年大選。在民主黨看來,“佔領華爾街”活動是一個重要機會,可以對國會共和黨人施壓,迫使他們通過民主黨人支持的創造就業等法案,體現中下階層的利益及訴求。不論這種壓力有效與否,都有助於將中下階層民衆及失業人群對政府和國會的不滿,轉移到大企業及共和黨身上,從而改善奧巴馬和民主黨的選情。

  隨着局勢的發展,“佔領華爾街”運動下一步如何發展,能否為奧巴馬及民主黨所用,還存在很多變數,目前難以做出準確預測。《華盛頓郵報》分析認為,2008年大選中堅定支持奧巴馬的自由派在過去近3年裡,在創造就業、國防、外交等一系列問題上都對奧巴馬政府的表現不滿。一些自由派領導人擔心,“佔領華爾街”抗議活動一旦與奧巴馬走得太近,將可能臨近其消亡之時。

  (本報華盛頓、紐約10月9日電)

  點評

  袁鵬(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美國研究所所長):美國“佔領華爾街”抗議活動由不起眼的小規模行動迅速朝全美範圍的群衆性運動演變,並揚言要“佔領全球”,凸顯了網絡時代和平抗爭運動的“威力”及若幹新特點,包括網絡發起,跨國策劃,多元參與,有序進行,及時串聯等。其最核心的一點是,不同群體的不同訴求可以被網絡串連在一起,以吸引眼球的街頭運動方式産生巨大轟動效應。網絡時代如何應對民衆訴求看來已經超越國界,成為全球性難題。

  此次運動迅速演進的根本原因在於美國民衆對現狀極度不滿。金融危機在政府的救助下雖得以控制,但經濟危機卻因此愈演愈烈。頗具諷刺意味的是,美國各大股指指標不錯,說明大資本家仍在掙錢,但民衆卻飽受無就業、無希望、無辦法之苦。眼見兩黨之間要政治不要經濟、奧巴馬變革之志未成“改變”之實,群衆只得依靠自己的力量尋求“改變”。如果這場運動能換來兩黨妥協、共同變革,未嘗不是好事,但似乎兩黨政客利用這一事件的心態大於彼此反省的願望,這便為危機進一步升級埋下了隱患。果真如此的話,由金融危機演變成全面體制性危機的風險,將成為美國需要真正重視的問題。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發表評論
昵 稱:
國家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