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漂泊的石頭

http://news.sina.com   2012年04月17日 00:40   北京新浪網

消退的冰川丟下了這些岩石,如今這裏成了紐約的中央公園。參與公園設計的弗雷德裡克·勞·奧姆斯特德被“大自然的孩子氣”啓發,常常添上一筆,把遠古走來的漂石挪動一下,安排成他眼中的詩意佈局。

消退的冰川丟下了這些岩石,如今這裏成了紐約的中央公園。參與公園設計的弗雷德裡克·勞·奧姆斯特德被“大自然的孩子氣”啓發,常常添上一筆,把遠古走來的漂石挪動一下,安排成他眼中的詩意佈局。

約塞米蒂國家公園裡的奧姆斯特德角,漂石隨機散落四處。一條冰川曾雕琢過這9200萬年高齡的岩床,消融時扔下了從附近山裡拖來的石塊。它們與岩床上的溝痕一起標示出當年冰川行進的路線。

約塞米蒂國家公園裡的奧姆斯特德角,漂石隨機散落四處。一條冰川曾雕琢過這9200萬年高齡的岩床,消融時扔下了從附近山裡拖來的石塊。它們與岩床上的溝痕一起標示出當年冰川行進的路線。

華盛頓州的科爾維爾印第安人居留地佇立着一塊40噸重的漂石,看上去像從天而降的一樣。像這樣的石塊有時被當地人稱作“蹭石”,因為野牛喜歡在上面蹭癢。

華盛頓州的科爾維爾印第安人居留地佇立着一塊40噸重的漂石,看上去像從天而降的一樣。像這樣的石塊有時被當地人稱作“蹭石”,因為野牛喜歡在上面蹭癢。

  攝影:弗裡茨·霍夫曼 Fritz Hoffmann

  翻譯:王曉波

  低頭彎腰,手指插進土壤,人們簇擁在一塊碩大的岩石周圍種金盞花。米歇爾·萊傑解釋說,這是她的家族習俗,親戚們每年一度要到馬薩諸塞州菲奇堡市的這片公共綠地會齊,向大石禮敬。她說,這塊名叫“滾石”的花崗岩“是菲奇堡的驕傲,我們有幸能讓它變得更漂亮——這是它應得的”。

  誠然,這塊大石有3米之高,威風凜凜。但石頭再大,也未必“應得”什麼吧?不管道理是否說得通,反正有些大石是擁有鐵桿粉絲團的。像“滾石”這一類屬於冰川漂石,地球上散落着無數這樣的傢伙。

  攝影師弗裡茨·霍夫曼最初對漂石着迷,是始於那些莫名其妙坐落在自家宅院裡的大石頭。後來他開車遊歷馬薩諸塞,飛馳過一塊指向“普利茅斯石”的路標,隨即心裏一動,來了個180度急轉,開到普利茅斯紀念中心門口。“我只問一個問題,”他對前台已然在給他拿各式宣傳冊的女士說,“普利茅斯石是漂石嗎?”

  “是一座冰川把它帶來的,你問的是這個意思吧。”對方答道。

  漂石是在一系列冰期中被冰川裹挾而行的,它們的旅程挺長,有的距原始位置數百公里。美國北部可以見到不少漂石。草原上的石塊顯得格格不入,刺破了平整的地平綫。早期的好事者在石面上雕出牛肋骨、蹄印之類的圖案,後來的人們則在上面彩繪,或者刻下姓名簡寫乃至碑文式的贈言。在森林裡,漂石是佇立在草木間的謎一般的巨人。在山頂上,它們看似搖搖欲墜,就像被老天頑皮的手指擱在了那裏。

  岩石如何抵達這些有悖常理的所在地?是一座原始火山把它們噴過來的嗎?是北冰洋曾經融得太快,洪水把巨石都衝上了山嗎?是地球在軌道上哆嗦了一下,造出了從下往上走的雪崩嗎?一種冰期理論解釋了巨石何以出現在奇特的場合,一百多年前,哈佛大學的瑞士科學家路易斯·阿加西提出這種理論並使之廣為人知。

  阿加西先是在瑞士考察了阿爾卑斯山的冰川,看到正在消融的冰川前端“吐出”了剝落的山石。他在不列顛群島也見過類似的岩石沉積,卻完全看不到冰川。於是他突然想到,冰川在世界上曾是廣泛存在的。

  1871年,阿加西發布了他在馬薩諸塞州伯克希爾的山中對散落巨石的研究結果:必定曾有一條冰川從北部貼着地蹭下來,把沿途遇見的東西都吞掉帶走了。冰融以後,之前裹挾的渣滓留在地面上。他又補充道,在落基山脈中3400米高的地方,山壁上也留有乘冰川走過的巨石造成的刮痕。

  這意味着“滾石”、普利茅斯石和與它們類似的所有漂石都曾是山巒或岩床的一分子,可能是被冰雪一凍一融的循環給弄得鬆動了:融水滲入裂隙,降溫後結冰膨脹,把石塊從“母體”上撬了下來。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發表評論
昵 稱:
國家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