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關於西哈努克的記憶碎片:曾痴迷李雙江歌曲

http://news.sina.com   2012年10月15日 11:23   北京晨報

  柬埔寨太皇、前國王諾羅敦·西哈努克15日凌晨在北京逝世,享年90歲。作為亞洲國家在位時間最長的君主之一,西哈努克一生歷經風雨,深受柬埔寨人民崇敬和愛戴,對友好鄰邦中國和中國人民懷有深切情誼。

  西哈努克,一個陪伴了中國幾代人的名字。從“30後”到“90後”,多少代中國人,也許不清楚柬埔寨這個國家究竟發生過什麼,卻都知道“西哈努克”這個名字,知道這位永遠帶着謙和微笑的柬埔寨親王。一個烙印在中國現代史上的柬埔寨名字,這個名字的背後,是一段跌宕起伏的人生傳奇。

  ■記憶碎片

  三次給親王獻花

  ●青島電視台主持人 朱月明 70後

  “曾經有人開玩笑說西哈努克是我的老朋友。”青島電視台主持人朱月明是遼寧丹東市人,上小學時當過“獻花兒童”,只要有重要外賓到丹東,參與獻花的兩位少年裡一定有她的身影,而西哈努克是她獻花的第一位外賓。那一年,朱月明十一歲。此後的三年裡,她總共三次給西哈努克獻花。

  朱月明回憶說,那年她上三年級,西哈努克和夫人到朝鮮訪問經停丹東,她和另一個男孩一起為他們獻花。朱月明敬了一個標準的隊禮,將鮮花送到了西哈努克的手裏,而西哈努克留給她非常好的第一印象:“他太和藹了,和每個人彎着腰說‘你好’,輕聲細語一直微笑。”讓朱月明印象深刻的是,西哈努克的手軟綿綿的,“我當時叫他‘爺爺’,那次也是我第一次和外國友人行貼面禮,撲面而來的淡淡香水味讓我印象非常深刻。”

  隨着慢慢長大,朱月明也只能從電視上見到西哈努克親王和莫尼克公主了,“每次看到都覺得有變化,親王越來越老,白頭髮越來越多,公主也從風姿綽約的女人逐漸變成了老奶奶。”昨天早上,朱月明從微信上得知西哈努克去世的消息,“畢竟也是九十歲的老人了。”她在微博上寄托了自己的哀思:“今晨,親王撒手人寰,留下的是他永遠的笑容可掬,他雙手的親切柔軟,還有擁抱時撲面而來的淡淡香水味。”

  晨報記者 肖丹

  西哈努克“太派了”

  ●李女士 退休工人 50後

  記憶中應該是1969年,那時候我還在上初中,聽說西哈努克夫婦要來,學校選了一批女同學去迎賓,我就是其中之一。那時候,人們的着裝都比較素,沒什麼帶顔色的衣服,學校要求我們都穿花衣服、花裙子,我到處借,借到了很漂亮的花衣服和裙子。我們還自己製作花束,撿樹枝,用帶顔色的紙糊起來,非常漂亮。

  記得那天去迎賓,特別熱鬧,西哈努克夫婦出現的時候,我都驚呆了,他特別帥,他的夫人也特別漂亮,印象中她穿的是一條粉色的裙子,還戴了一頂遮陽帽。那時候很少有遮陽帽,我們都羡慕得不得了。

  西哈努克夫婦都特別愛笑,笑容很甜蜜,一直朝我們招手、點頭,很友好,也很可親。我們幾個同學事後談論起來,說得最多的就是三個字:“太派了”。  

  晨報記者 鄒樂

  他喜歡李雙江的歌

  ●錢岳 電台編輯 70後 

  小時候在新聞聯播中經常能夠看到西哈努克親王的身影,知道他和中國領導人、中國人民的關係非常好,似乎是當年與中國關係最好的外國領導人。那時的印象中,新聞鏡頭裡的西哈努克親王總是一身得體的西裝,時常面帶微笑,就像一位和藹可親的老爺爺。

  參加工作以後,曾經做了幾年娛樂新聞編輯。在工作之中,又了解到西哈努克親王的一個有趣的愛好。將中國比作第二祖國的西哈努克親王也非常喜歡中國歌曲,尤其痴迷李雙江老師的作品,我理解這是因為李老師大氣磅礴的紅色經典歌曲契合了親王熾熱的愛國情懷。

  晨報記者 王歧豐

  放電影前總有“他”

  ●趙惠曼女士 退休工人 50後

  “印象很深啊,要說這外國領導人,給我們這輩人印象最深的,應該就是努克兒了。”生於1955年初的趙惠曼女士,提起西哈努克,直接簡稱成了“努克兒”了,這也是許多上世紀五六十年代中國人對他的慣稱。

  趙女士回憶,1970年3月,西哈努克來到北京的那一天,16歲的她和同學們,站在長安街邊,手舉鮮花口喊歡迎,“我親眼看着,總理和努克兒乘坐的敞篷車,從我們身邊向西邊開走。”只是當時,人們並不知道柬埔寨國內已經發生政變,後來柬埔寨的一系列國家機關都在中國成立,人們才從新聞裡得知政變。“據說,當時因為政變,一些國家不再對他親善,而總理很熱情地接納了他。”

  此後的新聞中,只要提到西哈努克,就將他稱作“中國的好朋友”或是“中國人民的好朋友”。西哈努克的《懷念中國》等歌曲,50後几乎人人都能唱,“啊 敬愛的中國啊  我的心沒有變……”聊到這裏,趙女士便唱了出來。

  由於特殊年代,文化匱乏,當時人們能看到的,無非是“八戲三戰一哈哈”。八戲說的是八個樣板戲,三戰則是《地道戰》等三部電影,而“一哈哈”就是電影前“新聞簡報”中經常看到的,關於西哈努克的新聞。只是那個時代,一些解放前沒有學過文化的老人,對於西哈努克一直有疑問,趙大姐一位同學的母親歲數很大了,經常從收音機裡聽到關於“諾羅敦·西哈努克”的新聞,有一天便問孩子,“這個諾羅敦是誰啊?為什麼他總是和西哈努克在一塊兒呢?”

  晨報記者 張十月

  “毛主席的芒果”誰送的?

  ●王先生  退休工人  50後

  上個世紀60年代到70年代,社會上曾經流行過“毛主席的芒果”,毛主席把國外領導人送給他的芒果,轉送給工人階級。後來這些芒果被覆制、展覽,不必多說。可究竟是誰送給了毛主席芒果,如今卻難以說清。許多網友回憶當年的傳說,包括阿爾巴尼亞、泰國、菲律賓、剛果等國家領導人都曾送過芒果,當然也包括西哈努克。可網友考證,發現確有記載的只是巴基斯坦、菲律賓等國家領導人或夫人確實贈送過芒果。西哈努克送過沒有呢?

  “肯定送過。就是60年代末到70年代初那會兒。”今年整60歲的老王先生說,自己清楚地記得,當年的“話匣子”裏面播放過這個新聞,雖然具體日子不記得了,但確實有過。

  晨報記者 張十月

  ■溫馨往事

  西哈努克曾經的翻譯回憶往事

  去他家做客 把菜吃完他很開心

  西哈努克前任私人秘書田正慷的妻子、現已經75歲的倪女士曾在50年之前為其擔任過翻譯,昨天上午她從電視新聞上得知了柬埔寨太皇西哈努克在京去世的消息,追憶道,“我第一次見到西哈努克的時候還是個小姑娘,剛剛參加工作不久,那時候第一次見面是和我先生一起出差。只記得西哈努克長得十分威嚴,但為人卻很隨和,主動和我打招呼。”

  熱情好客的太皇

  由于闐正慷先生是西哈努克太皇的前任私人秘書,倪女士也不免和西哈努克一家人有接觸。“他們一家人都很好相處,西哈努克和他夫人都十分好客,很樂意見到有客人來吃飯。我們去吃飯,太皇會囑咐廚房多做一些菜,要是看見你吃完了盤子裡的菜他會很開心。”

  倪女士後期常年在柬埔寨大使館,回國時總是會和先生田正慷到西哈努克家中做客。“我先生即便在京,在家的時間也比較少,總是跟在西哈努克身邊,我的工作也很忙,在國內的時間很少。西哈努克太皇很能理解我們,在我回國的時候他會邀請我去他家做客,讓我和我先生能多些時間在一起。”

  太皇夫婦親自送機

  讓倪女士印象最深刻的一件事發生在1989年。“當時我和先生好不容易有一起出差柬埔寨的機會,因為太皇與我先生交好,因此太皇和夫人特意在頭天晚上給我們打電話,囑咐說第二天早上要去機場送我們。當時我先生還推辭了。沒想到第二天我們到機場之後,發現西哈努克太皇帶着夫人已經到了機場。”倪女士說到此事時情緒還是很激動。“我當時很意外,沒有想到他們真的會親自來機場送我們。當時西哈努克夫婦和我們擁抱,並且叮囑我們要注意安全,期望我們早些回家等。我當時很感動,我先生也熱淚盈眶的。”此次送機後,倪女士和西哈努克夫婦建立了深厚的感情。

  最愛的宴會合影丟失

  在倪女士家中有很多和西哈努克夫婦的合照,但是她最喜歡的一張是一次宴會合影。“我記得那是90年代初的時候,我們和西哈努克太皇在大聚光燈下合照,他和我先生的感情非常好,兩個人笑得很燦爛。”倪女士說著有些傷感,詢問之下,倪女士解釋說:“很多節目組都找我先生錄節目,把那張照片拿走了,現在還沒有還給我們,丟了有點遺憾。”

  “我對西哈努克的記憶雖然沒有我先生那樣豐富,時間過去了30多年,但我還是能清楚回憶出西哈努克夫婦的音容。對於好朋友的離去,我作為老年人更有感觸。我先生現在應該也知道了,因為他還在外地開會,所以我們還沒有交流,希望他不要太傷心。”

  晨報記者 張靜雅

  ■傳奇人生

  “小獅子”的非凡一生

  祖父預言其“一生非凡”

  1922年10月31日,諾羅敦·西哈努克生於柬埔寨金邊,系諾羅敦和西索瓦兩大王族的後裔,已故諾羅敦·蘇拉瑪裡特國王和哥沙曼·尼亞裡麗王后之子。他早年曾就讀於越南西貢(今胡志明市)和法國巴黎。

  西哈努克這個名字的意思是小獅子,他的外祖父預言,這個孩子將一生非凡。有意思的是,這個“小獅子”,長大後和西方人所稱的東方“睡獅”中國,一直命運相連。

  1941年,也就是西哈努克19歲那年就登基繼承了王位,那個時候他還是一名學生。他性格浪漫,熱愛文學藝術。

  1953年,西哈努克領導柬埔寨取得國家獨立,結束了法國長達90多年的殖民統治。然而1955年,西哈努克作出了一個驚人的舉動,把王冠交給了自己的父親,自己轉而投身柬埔寨大選,並且獲勝出任首相。1960年其父逝世後,西哈努克宣誓就任國家元首。

  周恩來:我們永遠承認您!

  20世紀70年代,柬埔寨發生了歷史性的變動。1970年3月,美國擴大侵略越南戰爭,鼓勵柬埔寨內閣首相朗諾發動軍事政變,推翻國家元首西哈努克,建立親美政權。當時,西哈努克正在訪問法國、蘇聯期間,並將路過中國返回金邊。在他離開莫斯科之前,蘇聯領導人將柬埔寨發生政變的消息告訴了他。西哈努克極為悲痛,在飛往中國的飛機上他失聲痛哭。

  在這種情形下,中國領導人毛澤東、周恩來用最高規格接待了流亡到北京的西哈努克親王。西哈努克剛走下飛機,周總理就深情地說:“您仍然是柬埔寨的國家元首,我們永遠承認您!”當年5月,柬埔寨民族統一陣線和團結政府在北京宣告成立,辦公所在地設在北京的友誼賓館,西哈努克,這位當時48歲的國王開始了他拯救國家的歷程。

  《我親愛的第二祖國》

  “啊!光榮偉大的中國,我向你致敬,我衷心熱愛你,把你當做我的第二祖國!”1975年,在回國的前夕,西哈努克寫了一首歌曲,名叫《我親愛的第二祖國》,歌詞中流露出他對中國的熱愛和深情。

  上世紀七八十年代,西哈努克這個名字經常會出現在中國的電視和廣播裡,作為中國人的老朋友,他與中國人的友誼似乎已遠遠超過了政治所能解釋的範疇。在外國元首中,西哈努克是目前登上天安門城樓次數最多的。西哈努克一生中曾經兩次尋求政治避難,而這兩次他都選擇了中國。

  從1970年3月19日來到北京,到2012年10月15日他在北京離去,在這個第二故鄉,西哈努克不定期地生活了40多年。

  三次擊退癌症

  在西哈努克生命最後的二十年間,這位與中國親密友好的老人也飽受癌症、高血壓及糖尿病等病症困擾,但也曾三次擊退癌症,成為一段傳奇。1993年,當他71歲的時候,一次例行體檢中查出患有惡性腫瘤,西哈努克當時的淡然態度,令北京醫院的大夫都感到吃驚。

  2009年10月,西哈努克在個人網站上發布消息說,他認為他活得太久了。他在網站上寫道:“冗長的壽命於我而言是不能承受之重。”2012年1月19日,西哈努克因健康原因赴北京接受治療。

  晨報記者  韓娜

  ■專家點評

  患難見真情 播下友誼種

  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東南亞問題專家宋穎慧在接受北京晨報記者採訪時說,1949年新中國的開國大典上,西哈努克作為貴賓受邀出現在天安門城樓,在新中國成立60周年華誕的慶典上,他再次出現,這兩個代表性事件可以看出柬埔寨和中國的相互尊重和重視。新中國建立之初,柬埔寨之所以尊重和重視中國,是因為當時反帝反殖鬥爭風靡全球,西哈努克也希望國家獨立,他發現當時中國雖然是個大國,但卻把像柬埔寨這樣的小國平等相待,這和他追求獨立性的訴求是一致的,從此奠定了中柬友好的氛圍。

  宋穎慧說,到了上世紀70年代,在美國的策動下,柬埔寨發生了政變,宣佈“廢黜”西哈努克親王。西哈努克當時正在莫斯科訪問,可以想象,一國最高元首,在異國他鄉聽到無法回國,失去了他為之奮鬥的所有,會是一種怎樣的凄涼心情。而當他來到中國,一下飛機,周恩來總理握住他的手表示永遠承認他,患難見真情,從此這也成為他推動中柬友誼的強大動力。

  晨報記者 韓娜

  本期策劃 張大天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