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美富豪成教改幕后推手 比爾-蓋茲扎克伯格在列

http://news.sina.com   2014年04月14日 10:53   中國經濟周刊

  《中國經濟周刊》 特約記者  田曉溪 | 美國華盛頓報導

  全球改革之路4

  與“Oarsman—regatta(划槳手—帆船賽)”最相稱的詞組是“runner—marathon(賽跑者—馬拉松)”嗎?

  這個有點像中國公務員考試中“類比推理”的題型,在2005年美國針對“高考”(SAT)的一輪改革中被剔除了。理由是反對者認為,社會經濟地位低的學生對高大上的運動知之甚少,不可能對這樣的詞彙有辨識度。

  即便如此,2005年以來,越來越多的人還是認為SAT考試難度太大,只有雇得起家教、有錢多考幾次的孩子才能考出好成績,這是對窮孩子的變相歧視。

  今年3月初,美國大學委員會宣佈從2016年起SAT的若幹重大改革。改革的具體措施包括:總分從2400分又變回原來的1600分,數學和語文(英文)各占一半,作文成為選考項;減少對考試技巧的考查,不再考生僻詞彙,不再考語法,數學題變簡單;錯選不會被倒扣分等。

  SAT生來就是為了避免背景歧視

  SAT,全稱Scholastic Assessment Test,意為學術能力評估測試,是為美國多數大學招生時提供成績參考的一種標準化考試,因此被中國人稱為“美國高考”。1926年,設計過美國一戰軍方征兵測試的心理學家卡爾·布裏格姆將SAT發展成型,其初衷就是為了消除來自不同社會經濟背景的人們之間的測試偏差。

  自創立以來,SAT歷經多次改革,都是圍繞這個目標進行的。

  對於此次改革,美國大學委員會主席大衛·科爾曼表示,會聯合可汗學院(Khan Academy)為考生提供免費的在綫備考服務。可汗學院是2006年成立的非營利性教育網站,宗旨是“給世界每個角落、每個人免費的、頂級的教育”。

  SAT的改革和可汗學院的免費考試輔導,看似是順應時代潮流所致,其實他們身后一直有一股強大的力量在推動美國的教改。

  作為SAT改革的工程師,現年43歲的科爾曼去年曾被《時代》周刊列為“年度百大人物”之一。在此之前,他曾為蓋茲基金會架構旨在為美國教育訂立統一標準的“共同核心州立標準”(the Common Core State Standards)。

  而可汗學院也是因為在2010年得到谷歌200萬美元和蓋茲基金會150萬美元的資金支持后,才發展成目前“每月1000萬學生流,提供超過3億免費課程”的規模。

  富豪們為什麼成為教改的幕后推手

  提到美國的教育改革就不得不提比爾·蓋茲。今年3月中旬,這位哈佛大學肄業的億萬富翁在美國企業研究所的討論會上说,他對當前美國的教育現狀非常失望,他在美國境內投入大量的資金,准備要像在非洲國家消滅貧窮和饑餓一樣,在美國消滅無知。

  蓋茲准備在美國全境推廣“共同核心州立標準”,“這個標準就是要明確,什麼年齡層的孩子,應該掌握什麼樣的知識,用標準的形式固化下來。”討論會上,蓋茲说,“磅秤對自由市場競爭有利。”

  統一明確的教學標準,這在中國教育界是理所應當的,而在美國卻從來沒有。美國的教育體制以州為單位,各自為營。從公立學校到公立特許學校,再到私立學校,教學標準千差萬別。孩子們學什麼,通常由學校選擇的教科書決定。本州教育局只能安排公立學校的教科書。這就導致在教科書方面,一州一個標準,甚至好多個標準。

  以蓋茲為首的商人們並不滿意自由經濟下由各個教科書商們譜寫的教學標準,認為推行“共同核心州立標準”是美國教改的必須。在富豪們的努力下,該標準將在45個州(美國共50個州)實行。

  但同時,反對“共同標準”的呼聲也不絶於耳,其中有抱怨這一改革將美國的創新教育轉型成應試教育的,也有認為這是聯邦政府對公民教育自主權利的剝奪。

  在這些富豪眼中,歧視、缺乏標準,還只是美國基礎教育中比較容易改革的兩個方面。他們一直疑惑,美國為什麼擁有全球數一數二的高等教育,基礎教育為什麼如此落后?

  2009年,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進行的PISA(國際學生評估項目)中,閲讀、數學、科學三項評價,“最自信的”美國中學生在30個發達國家中排名靠后。2012年,美國中學生的數學排名下降、科學排名停滯不前,比各項排名第一的中國上海中學生差了不是一星半點。

  對此,2010年上映的紀錄片《等待超人》將美國基礎教育問題歸咎於教師工會。《等待超人》主要刻画了幾個普通家庭擠破頭將孩子送進公立特許學校的經歷。

  公立特許學校,是上世紀90年代興起的公辦民營學校,不受例行性教育行政規定約束,具備公立學校公平、公正、低學費的優點,又有私立學校重視經營績效的優點,同時也可以激發各種創新的教育實驗。因此,特許學校成為家長們追捧的目標。然而,特許學校的數量目前還相當少。

  《等待超人》提到,在美國,每57個醫生就有一個會被取消醫生執照,這個數字在律師界是97:1,在教育系統則是2500:1。教師工會為了保護整體利益,讓很多害群之馬躲在工會保護傘下頤養天年。在公立學校,獎懲不分明也令老師教學動力不足。

  同樣是億萬富翁、曾任紐約市市長的彭博,在連續三個任期內,曾直接統領紐約市的公立學校,他致力於擴大特許學校,依據學生考試成績來評價教師,裁汰大批質量一般的學校。但外界認為隨着他的卸任,這些改革措施也將停滯不前。

  如今,另一位更為年輕的億萬富翁也進入到教育改革的浪潮中。同樣是哈佛大學肄業生,Facebook創辦人、CEO馬克·扎克伯格也同樣支持教育改革:更高的標準、對教師問責和加強STEM(數、理、工)的教學。

  教育改革说到底是社會改革

  美國國會的議員們都願意“站在祖國的花朵一邊”,可是通過一項教育相關的法案可是“蜀道難,難於上青天”。由富豪們牽頭的自下而上的改革,不得不動用上百萬甚至過億的美金鋪路。

  高考改革還只是其中一小部分,美國教改還面臨更多更深層次的社會問題。

  一直以來,教育改革和爭取民權、移民改革有着千絲萬縷的聯繫。衆所周知,美國是個移民國家,拉丁裔學生目前佔據公立學校1/4的生源,未來幾十年裏,隨着拉丁裔在美國人口比例中的增長,拉丁裔在校中學生的比例也會越來越高。廣大的拉丁裔移民子女的基礎教育問題對美國的未來有着至關重要的意義。

  上世紀60年代,美國興起的平權法案為少數族裔降低了分數綫。但這類法案走向了另一個極端,對少數族裔的優惠反而對未受優惠或受惠偏少的族群形成了逆向歧視。而這種逆向歧視中,亞裔學生吃的苦頭最多。

  今年初,加利福尼亞州的華人抗議聲浪浩大的編號為SAC 5的憲法修正案提案。該提案要求,大學錄取考慮學生族裔,並參照該族裔在加州的人口比例來調整生源。如此一來,加州亞裔只占13%,而拉丁裔占38.2%,直逼白人的39.4%。

  目前,成績優秀的亞裔學生佔據加州高等學校2013年新生總數的36%。SAC 5號修正案提案,正是不平衡的拉丁裔議員提出來的。若真按此修改,將會有近2/3的亞裔學生被擋在加州公立大學門外。最終,SAC 5被否決,但華裔議員也因此受到了政治報復。

  此外,貧富差距也是教改面臨的一大難題。美國學生信息交流研究中心2013年底發布的調查,甚至直接否定了高中生是否升入大學與族裔、家住城鄉的關係,“唯一的指標就是家境”。

  “龍生龍,鳳生鳳”的研究結果,令普遍相信“知識改變命運”的美國人有些錯愕。低收入家庭的孩子上不了大學,就無法擺脫惡性循環。所以,美國在提高教育標準的同時,下一步需要為孩子們提供更易獲得的教育資源。

  2013年8月,美國總統奧巴馬提出白宮會自己搞一個大學排名,這個排名是為窮孩子們准備的。

  以往,申報美國大學的學子們最信賴的當屬《美國新聞與世界報導》的大學和高中排名,該雜誌自1983年以來針對學校的師資、學術聲譽、地理位置、師生比例、畢業生就業情況等因素對美國所有大學和高中進行排名。該排名不但對學生的報考有極大的影響,對各個大學的教學和招生質量也有深遠的影響。

  奧巴馬提出的排名系統,將針對每個學校學生平均學費、低收入家庭占生源比例、學校幫助學生償還學貸的效率來安排次序。奧巴馬希望這個排名能影響美國的基礎和高等教育。願望雖然是美好的,但時至今日,白宮也沒有對該排名的細則和未來做出解釋。

  说到底,奧巴馬搞排名只不過是真正教育改革之前的權宜之計。美國各界還在繼續探究教育改革的出路,但如何面對種種關口,恐怕不是一朝一夕能一一邁過去的。

(原標題:高中生入大學“唯一的指標就是家境”)juzzia@163.com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