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微博論壇

槍擊案后特朗普批奧巴馬軟弱 重申反移民主張

http://news.sina.com   2016年06月13日 23:51   新京報

12日,美國佛羅里達州奧蘭多市,人們為槍擊案遇難者哀悼。 新華社記者 殷博古 攝12日,美國佛羅里達州奧蘭多市,人們為槍擊案遇難者哀悼。 新華社記者 殷博古 攝
美國當地時間6月12日,美國首都華盛頓,白宮降半旗向奧蘭多夜總會槍擊案死難者誌哀。新華社記者 鮑丹丹 攝  美國當地時間6月12日,美國首都華盛頓,白宮降半旗向奧蘭多夜總會槍擊案死難者誌哀。新華社記者 鮑丹丹 攝

  原標題:槍擊案將短期“攪動”美國大選格局

  槍擊案發生后,兩位總統候選人特朗普和希拉莉均對此表態,表達對受害者的同情和槍手的譴責。

  特朗普率先表態。他在推特上猛批奧巴馬“軟弱”,推銷自己反移民主張。而去年12月加州聖貝納迪諾槍擊案發生后,特朗普發表了全面禁止穆斯林進入美國的爭議言論。希拉莉則呼籲加強強制管控,確保同性戀等群體不因自己的性取向而受到針對性的攻擊。

  這起事件會對本已白熱化的大選加入哪些不確定因素?特朗普的反穆斯林立場會否得到更多人的支持?美國新一任總統將如何應對槍擊事件頻發背后棘手的政治社會危機?

  特朗普

  痛批奧巴馬“軟弱” 重申反移民主張

  槍擊案發生后不久,特朗普就通過社交媒體向奧巴馬“發難”。

  特朗普在聲明中直言,奧巴馬在講話中甚至可恥地拒絶提到“極端伊斯蘭”這個说法。僅僅出於這個原因,他就該下台。特朗普说,如果希拉莉在這次發生槍擊后還不能说“極端伊斯蘭”這兩個詞(英文是兩個單詞),她就應該退出總統大選。

  去年12月,美國加州聖貝納迪諾市一家社區服務中心發生槍擊案,造成14人死亡。槍手夫婦是穆斯林,女槍手曾在社交媒體上宣誓效忠IS(伊斯蘭國)。事后,特朗普發表了必須“全面禁止穆斯林進入美國”的爭議言論。

  特朗普在聲明中則進一步放大這種情緒。他说,我們每年接納10多萬來自中東地區的永久移民。“9·11”以來,數百移民和他們的子女與美國境內的恐怖主義有牽連。他更直指,調查顯示99%的阿富汗人都支持壓迫人的伊斯蘭教法,而此次槍手正是阿富汗移民后代。

  對於特朗普的激進言論,社科院美國所助理研究員刁大明告訴新京報記者,奧蘭多槍擊案短期內會對特朗普有利。“去年巴黎恐怖襲擊事件后,特朗普民調回升。公衆遇到這種事情時,短時間內會比較衝動,容易被極端想法煽動。因此,這個事情如果發生在11月初,那麼希拉莉就很被動,但此時發生未必會對特朗普有長期助力。”刁大明说。

  在經歷短時間狂飆突進整合共和黨力量后,特朗普在希拉莉上周獲得提名門檻票數后,經歷低潮,共和黨大佬羅姆尼公開表示不會替他背書。反觀他的對手,希拉莉獲得奧巴馬和參議員伊麗莎白·沃倫的支持,並即將與老對手桑德斯會面。刁大明認為,這起事件會助力特朗普整合共和黨的力量。

  希拉莉

  呼籲加強槍支管控 迴避談移民問題

  相比特朗普,希拉莉團隊則比較謹慎。希拉莉先是在社交網絡發表長篇聲明,對受害者及其家人表示哀悼,將這一襲擊稱作恐怖主義活動,並表示出對核心選民,即同性戀人群支持。在這篇聲明中,希拉莉還提出亟須將槍支從犯罪分子手中剝奪,確保類似恐怖分子和其他暴力犯罪者無法拿到槍支。

  刁大明指出,希拉莉的這個表態很常規,她不會像特朗普一樣利用此事煽動民衆情緒。他说,希拉莉一直宣稱自己是有經驗的建制派,如果她想借助此事有所斬獲,那就需要拿出一個比奧巴馬政府更加全面、更有效的方案,這才能讓民衆感受到她確實能帶來改變。

  希拉莉的聲明還提到,不管是在國內還是在國際上,自己在打擊IS問題上有一套綜合的計劃,而特朗普只會大放厥詞。不過對於移民問題,希拉莉方面則予以迴避,對槍手的宗教背景,希拉莉也沒有談及。

  “她甚至都應該考慮提名一個共和黨溫和派做副手,因為單純控槍解決不了問題,需要借鑒共和黨方面提出的提高移民門檻等限制。”刁大明说。

  目前美國人普遍期望,在發生重大危機事件時,政治領袖能做出大膽、決斷舉措。但並非所有情況下,這樣做都能取得好的結果。

  美國海軍前情報官員、雷根時代的白宮戰情室負責人邁克爾·波恩就指出,與作風大膽相比,相對謹慎,尤其是在開始階段相對謹慎往往能更成功找到危機解決的方式。

  對於兩人在社交媒體上表現出兩種完全不同危機響應風格——一方大膽,一方謹慎,波恩说,“作為前國務卿,希拉莉知道,你的反應不可能是衝到街頭,大喊大叫。”

  焦點

  槍擊案將分化中間選民

  面對兩位候選人迥異的表態,選民會作何選擇?

  刁大明認為,這起事件會強化兩黨選民的觀點,對中間選民則産生分化作用,促使他們選擇立場。對於偏民主黨的選民來说,他們更堅定加強控槍的決心;而對偏共和黨的選民來说,他們則會更認同限制移民的觀點,因為在他們看來恐襲不是槍的問題,而是人的問題。

  刁大明分析说,槍擊案不僅僅涉及移民、控槍和同性戀權益,更深層次折射出美國中東政策的失敗,美國國內問題已經複雜化,從而牽扯出一系列的問題。此外,IS至今無法被剿滅,也助長了美國國內的恐怖主義行為,但兩黨至今也拿不出解決方案。

  “這起案件會讓美國民衆懷疑政府的國內治理水平,美國政治制度被認為是有很強的調節和糾錯能力,但現在看來,這種糾錯能力緩慢卻讓人民等得好苦,付出血的代價。兩黨候選人要拿出真正解決方案,如果拿不出綜合完善的解決方案,那麼真的會成為開始。”刁大明表示。

  “9·11”事件發生后,美國本土雖並未經歷嚴重的恐襲,但卻面臨“獨狼”式恐怖襲擊的威脅,並且這一問題恐愈演愈烈。刁大明指出,“獨狼”式襲擊隱秘性強,監控太難,再加上美國又是移民國家,穆斯林移民衆多,這會對美國未來反恐帶來嚴峻的挑戰。

  另一方面,“獨狼”式恐怖襲擊還折射出美國族裔劇變和經濟結構調整帶來的危機,即一部分人感到被社會拋棄了。刁大明解釋说,“9·11”事件后,美國一部分白人對穆斯林移民敵視情緒很強,加上經濟危機,白人感覺自己的機會被移民搶佔,而穆斯林移民則感到自己被不公正對待,找不到被社會認可的定位,容易受到極端思想的影響。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