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時尚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微博健康

二戰毒氣製造者揭日軍罪行:千人村子僅30人存活

http://news.sina.com   2017年07月16日 12:26   現代快報

  今年是南京大屠殺80周年祭,也是《中日聯合聲明》即中日邦交正常化45周年,為紀念中日友好,向年輕一代人傳遞歷史的真相,近日,南京民間抗日戰爭博物館館長吳先斌率民間訪問團前往日本廣島,與當地友好團體舉辦了“被封存的記憶 不讓南京悲劇重演”展覽。7月16日下午,“連接廣島·南京和平友好集會”之“傳承戰爭的記憶”座談會在廣島舉行。

  現代快報/ZAKER南京特派記者 張瑜

  91歲的藤本安馬是原大久野島毒氣工廠工人,二戰期間他曾參與了毒氣生産。當天的座談會上,藤本用自己的親身經歷來告訴大家,在那場戰爭中,日本軍人到底干了什麼。在正式開始演講前,藤本说,1937年12月南京陷落后,日本軍人進行了血腥的屠殺。“今年是南京大屠殺80周年祭,我向在南京大屠殺中的死難者表示哀悼。”

  藤本说,1941年,他進入大久野島毒氣工廠時,受當時宣傳影響,頭腦中已經滿是軍國主義思想,他在培訓班中拼命學習,為了早日取得戰爭的勝利。“我所做的毒氣,就是用來屠殺中國人,我是絶對不會忘記的,忘記就失去證明歷史的機會。”藤本说。

  為了向毒氣受害者謝罪,藤本曾在2004年訪問了中國,也去了“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獻花和參拜。他還到當年日軍使用毒氣的河南的一個村,當時這個擁有1000多人的村子,只剩下三十幾個人活了下來。“我向死難者的墓碑獻花,向一位倖存者下跪謝罪。中國的倖存者都很寬容,都希望和平。”藤本说,“這位倖存者说我也是受害者,而我成為受害者之前,首先是加害者,如果我沒有製造毒氣的話,就不會有加害者也不會有受害者。我是生産毒氣的加害者,同時我是一個罪人。”

  藤本说,用語言上的謝罪根本達不到謝罪的目的,因為日本軍國主義現在還在日本政治環境中存在,他還多次要求日本政府向中國人賠罪和賠償,每年他都在提出這樣的要求。從2003年開始,藤本參加了要求日本政府向中國賠償的申訴。

  7月15日,“被封存的記憶 不讓南京悲劇重演”展覽在廣島開幕,當天藤本也到了展覽現場,認真看了每一件展品和圖片,同時還做了很多記錄。他認為,這就是中國提出的“前事不忘后事之師”,“我認為,這也是我們能正視歷史的絶好機會。”他说。

  在當天的座談會上,南京大屠殺倖存者李秀英的女兒陸玲,也再次跟大家介紹了她的母親在南京大屠殺中的經歷。“我替我媽媽講出當年的真相,我們是為了和平而來。”陸玲说。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