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時尚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微博健康

兩中國人德國行納粹禮被抓 為啥全世界“點贊”

http://news.sina.com   2017年08月07日 15:48   新京報

  原標題:兩中國人德國行納粹禮被抓,為啥全世界都為警方舉動“點贊”?

  外事兒(微信ID:xjb-waishier)梳理了下國內外的報導,大概是這麼回事:

  事發8月5日,兩名中國男遊客年齡分別為36歲和49歲。兩人在柏林的德國國會大廈前做出納粹手勢並用手機為彼此拍照。然后德國警察出動,涉嫌“使用違憲組織標誌罪”將兩人逮捕!

  雖然兩名遊客在各繳納500歐元的保釋金后被釋放,但有可能面臨刑事訴訟,最高可判處3年監禁。

  網友紛紛驚呆:

  在德國,擺個pose就進去了?

  事情要真只是擺個pose那麼簡單就好了。要知道,他們行的可是納粹禮啊!

  根據德國刑法典相關規定,傳播或在公開場合使用違憲組織標誌最高可判處3年監禁或罸款。

  所謂“標誌”都包括什麼?

  旗幟、圖形、制服、口號、問候禮,以及納粹萬字元、“希特拉萬歲”口號、“勝利萬歲”口號、納粹舉手禮、納粹黨歌等,用於復辟納粹組織的宣傳品也禁止持有與傳播。

  兩名中國遊客做出的舉手禮就違反了以上法律規定。

  為何德國在涉及納粹的言行方面制定了如此嚴苛的法律?

  因為德國作為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挑起國,戰敗后對二戰進行了長期而又深刻的反思,相關法律的確立可以说是反思的成果之一。

  當然,這種反思不是一蹴而就的。在戰爭剛結束的十幾年間,由於德國也飽經戰爭傷害,衆多城市在輪番空襲中淪為一片廢墟,他們曾一度更傾向於認為自己是戰爭的受害者。

  20世紀60年代,在戰勝國、新政府和知識分子的推動下,德國人對二戰的反思逐漸開展。

  外事兒(微信ID:xjb-waishier)注意到,納粹政府倒台后,英、美、法、蘇四國在德國的法律、教育、文藝等多個領域開展“非納粹化運動”,雖然一開始效果甚微,但也逐漸開啟了德國的正常化道路。

  其中,就包括著名的“紐倫堡審判”。

  法庭以戰爭罪、破壞和平罪、違反人道罪等罪名對5000多名罪犯進行了審判並判刑,其中死刑判決有800多例。

  通過此次審判,納粹分子的惡行被公之於衆,納粹中高層也被較徹底地清洗。

  如果说紐倫堡審判主要是針對納粹的戰爭罪,那麼,十五年后,另一場在以色列舉行的“世紀審判”則是直指納粹屠殺猶太人的罪行。

  2015年,為紀念奧斯維辛集中營解放70周年,BBC運用當年這場審判的歷史影像將其拍攝為電影《世紀審判》。

  1961年,蓄意殺害600萬猶太人的納粹高官——阿道夫?艾希曼在耶路撒冷受審並最終被判處絞刑,成為以色列歷史上唯一一個被法庭判決死刑的罪犯。

  庭審中,以艾希曼為代表的一類“普通人”,強調他們是納粹命令的服從者,他們只是服從上級命令而已。

  這一觀點其實在戰后德國十分盛行,認為大屠殺的暴行是德國人的“集體罪責”。然而,這麼一來,個體在此消亡,罪責歸於集體,個體對行為承擔責任也變得不可能了。

  美籍德國猶太哲學家漢娜?阿倫特詳細記錄了庭審全過程並撰寫了相關着作《艾希曼在耶路撒冷》。

  她在這本書中寫道,“哪裏所有人都有罪,哪裏就沒有人有罪”,“罪責和清白只有應用於個人時才有意義”。

  她還提出了著名的“平庸之惡”的概念,認為平庸(不思考)就是一種罪惡。惡的化身未必是狂暴的惡魔,也可以是平凡敬業的普通人。

  艾希曼由於沒有思想,盲目服從犯下的罪,並不能以“聽命行事”或“國家行為”為藉口而得到赦免。這一觀點引發了西方思想界長達五十年的爭論,並對戰后德國産生深遠的影響。

  隨着越來越多的納粹罪犯和罪行被揭露,納粹罪責也因此成為一個在德國政治文化領域“一點就着”的公衆話題之一,德國人對二戰的反思也是越來越“觸及靈魂”,對加害人身份的認識也愈見深刻。

  據BBC報導,如果说世界上有哪個地方代表着德國受害人的身份,德累斯頓這座城市當仁不讓。

  1945年2月,德國城市德累斯頓連續兩日遭受美英空軍地毯式轟炸后淪為一片廢墟,至少兩萬人喪生。

  但德累斯頓博物館沒有展示出自己是受害者的感覺。

  外事兒(微信ID:xjb-waishier)了解到,博物館的導言部分甚至寫道,德累斯頓大轟炸輓救了部分生命,如果德累斯頓繼續存在下去,那麼猶太人、政治犯、奴工等可能會被殺害。

  另外,戰后德國的歷屆政府也致力於推進反思。

  他們都明確承認希特拉發動的戰爭是侵略戰爭,納粹殺害了600萬猶太人,德國對其后果全面承擔責任,同時,向受害國人民認罪和道歉。

  1970年12月,時任德國總理勃蘭特訪問波蘭時,在華沙猶太人殉難者紀念碑前雙膝下跪表示謝罪,曾轟動一時。

  德國的反思讓全世界人都明白,與納粹扯上關係是多麼糟的一件事。

  2013年,希臘U19國家隊隊長卡提蒂斯在比賽中用納粹手勢慶祝進球,引發軒然大波。

  盡管他一再強調自己是無心之舉,但仍遭受重罸。希臘足協宣佈永久禁止他參加任何級別的國家隊!

  所以,什麼時候咱們的鄰國也能學學?

  文/方辰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