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時尚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微博健康

曾讓總統下台的美國百年大報 險被1個女人帶進坑

http://dailynews.sina.com/bg/   2017年12月06日 05:39   成都商報

  原標題:這個曾迫使總統下台的美國百年大報 差點被一個爆料女人帶進大坑裏

  美國的《華盛頓郵報》可以说是媒體界的一個標桿,早已享譽全球。作為美國首都的一家老牌報紙,它曾揭露過水門事件、迫使尼克鬆總統辭職,做過許多國際一流的報導。不過最近,它卻差點被一個女人帶入圈套。。。。。。

▲美國老牌報紙《華盛頓郵報》已有上百年曆史。圖據東方IC▲美國老牌報紙《華盛頓郵報》已有上百年曆史。圖據東方IC

  事情是這樣的:作為主流媒體,《華盛頓郵報》自然也少不了讀者的線索爆料。這不,就在各界政治名流紛紛被傳出性醜聞的當下,一個自稱曾在少女時代被染指而且因此墮胎的女讀者,就上門爆料了。

  她所控訴的對象可不一般,叫Roy Moore,是美國共和黨在阿拉巴馬州(Alabama)的參議員候選人。這可又是一大猛料,不過,《華盛頓郵報》保持了慣有的嚴格和謹慎。

  《華盛頓郵報》經調查后發現,這個女人似乎在為一家有目的的背后組織工作,使用欺騙性的手段秘密記錄下她和主流新聞媒體的錄音,等待將來新聞發出后,使媒體難堪。

  幸虧,《華盛頓郵報》並未刊發她所講述的“故事”,而是將該女子和其背后組織進行了追蹤調查,最終成稿並放在網站首頁進行披露。

  神秘的爆料女子

  和攻擊媒體的組織有關

  據悉,在兩周的時間內,這名女子連續接受一系列採訪,講述了一個極具戲劇性的故事。她说,她在1992年時和Moore發生了所謂的性關係,當時她僅有15歲,而這一性關係最終導致她懷孕並墮胎。

▲被指控的Roy Moore。圖據美聯社▲被指控的Roy Moore。圖據美聯社

  在接受採訪過程中,女子反復逼問郵報記者,如果故事發表會對正在競選的Moore産生怎樣的影響。

  由於她的故事毫無事實根據,郵報並沒有發表任何相關文章。而當郵報記者進一步質問她故事中的不連貫之處,以及指出網上一篇文章懷疑其真實動機后,該女子堅稱,她並沒有和任何針對媒體記者的組織合作。

  但就在美國時間11月27日的早晨,郵報記者發現她走進了紐約一家叫做Project Veritas的辦公室。

  這是一家專門炮轟主流新聞媒體的組織,他們經常實施秘密“行動”,包括使用虛假的封面故事,以及隱蔽的視頻錄像,來曝光和披露他們所謂的媒體偏見。

  Project Veritas的創始人詹姆斯?歐克費(James O‘Keefe),在此前的一次“行動”中就因為使用假身份混入聯邦政府大樓,而在2010年被定罪為行為不軌。而當郵報記者就該女子之事詢問歐克費時,對方拒絶回答一切問題。

▲Project Veritas的創始人拒絶回答《華盛頓郵報》記者的問題。圖據《華盛頓郵報》▲Project Veritas的創始人拒絶回答《華盛頓郵報》記者的問題。圖據《華盛頓郵報》

  “我現在不接受採訪,我一句話也不會说。”歐克費说道。

  在后續的採訪中,歐克費仍舊拒絶回答一系列問題,譬如該女子是否受雇於Project Veritas,或者他本人是否在和曾是白宮顧問的Moore合作,是否在和Moore的支持者斯蒂芬?班農或共和黨戰略師合作。

  該組織的行為说明,一些積極分子希望通過此舉讓媒體失去公衆信任,失去權威性。據悉,目前已有數位女子聲稱,在她們還是少女時,大概30多歲的Moore曾追求過她們。而Moore否認他有任何不當行為。

  Moore競選團隊的發言人對此還未進行回應。

  而向《華盛頓郵報》爆料的女子傑米?菲利普斯,從27日上午起就再也不接電話。她的汽車,在Project Veritas停車場上的停留時間超過1個小時。

  不同尋常的決定

  郵報公開不能寫的談話

  而在菲利普斯走進Project Veritas辦公室后,《華盛頓郵報》也做出了一個不同尋常的決定,那便是報導其此前的私下談話(off-the-record,按照媒體約定,這是不可以寫的內容)。

  “在以誠信為原則時,我們經常尊重‘off-the-record’約定,”郵報的執行總編馬汀?巴龍稱,“但這次所謂的‘off-the-record’談話,是建立在對方想欺詐和羞辱我們的基礎上。如果我們真的掉入這個陷阱,Project Veritas的目的明顯是公開這段談話。因為記者慣有的嚴謹性,我們才沒有被愚弄,因此我們也不能遵守這樣一個以惡意來構陷別人的‘off-the-record約定。’”

  菲利普斯走進Project Veritas辦公室的那一刻,就意味着郵報記者幾個星期以來的努力終於可以告一段落了。

  這還要從11月9號開始说起,當時郵報刊登了一篇指控Moore曾經性接觸14歲女孩Leigh Corfman的文章。

▲控訴Roy Moore和14歲時的自己發生性關係的Leigh Corfman。圖據美聯社▲控訴Roy Moore和14歲時的自己發生性關係的Leigh Corfman。圖據美聯社

  就在文章發表后的次日早晨,該文章的作者之一Beth Reinhard就收到一封神秘郵件。

  “阿拉巴馬州的Roy Moore。。。。。我有料要報,但我需要保證我的安全。我們該怎麼做呢?”這封郵件的爆料人落款名字為“林賽?詹姆斯”(Lindsay James)。

  郵件的標題就是“Roy Moore in AL”(AL為阿拉巴馬州的縮寫)。記者Reinhard於是回復了郵件,詢問對方是否願意私下裏聊一聊。

  “我不太信任電話,”對方回復说,“我們能在郵件裏说麼?”她隨后又在一封新郵件中寫道,“在我告訴你之前,我需要確保你能保護我。這件事情我已隱瞞很長時間,但現在或許應當说出來。”

  這封爆料信來的時機,恰好發生在Moore支持者對郵報及其記者的攻擊之時。

  同一天內,一家叫做Gateway Pundit的保守派網站通過推特賬號@umpire43散播虛假消息稱,“阿拉巴馬州的一位朋友剛剛告訴我妻子说,《華盛頓郵報》一位叫做Beth的記者給了她1000美元,讓她指控Roy Moore。”由於這條推特原本就有散播不實消息的記錄,因此該條消息很快被刪。

  《華盛頓郵報》對此嚴重聲明稱,它和許多新聞機構一樣,有着嚴格的政策,禁止記者付費購買信息,而且在Moore的報導中他們從未這樣做過。

  得不到滿意答覆

  女子另找記者相談

  11月14日,阿拉巴馬州的一位牧師稱,他收到一封語音郵件,留言男子聲稱自己是《華盛頓郵報》的記者,正在尋找“願意為錢而對Moore做出毀滅性評論”的女性。郵報對此也進行了否認,稱該報中沒有任何一個人曾打過類似電話。

  隨后幾天內,記者Reinhard和該女子通過加密短信取得了聯繫,並通過電話約定了見面。女子建議在紐約見面,Reinhard告訴她说,他需要知道她更多的故事以及其背景。女子告知,她的真名為傑米?菲利普斯。

  菲利普斯稱她住在紐約,但在感恩節前后會到華盛頓。她建議在弗吉尼亞州泰森斯角的一處購物中心裏見面。“我打算在那裏買點東西,等你到之前我會找到一個好地方面談。”

  隨后Reinhard建議说想帶另一名記者一同前往,但菲利普斯回應稱,“如果有任何其他人在,我會感到很不舒服。”當Reinhard抵達時,穿棕色皮夾克、留着一頭紅色長髮的菲利普斯已經在一家餐館內就座。

  41歲的菲利普斯稱,她在孩提時曾遭虐待,因此經常搬家。1992年時,她搬到阿拉巴馬州一位姨媽家裏居住,並加入了當地一個年輕人的團體,正是在那年,她遇到了Moore,而Moore也成為當地的一名法官。她说她當時15歲,兩人隨后發展了一段“秘密的”性關係。

  “我知道那樣不對,但我不在乎。”她说,自己隨后懷孕了,Moore勸说她墮胎,並開車帶她到密西西比州做了墮胎手術。

  菲利普斯稱,自從好萊塢影片製作人哈維?溫斯坦的性醜聞被曝光后,她就開始想着要说出自己的故事。隨后她在紐約NFM貸款公司裏工作的間隙,從電視屏幕裏看到Moore一閃而過,因此萌生了講出這一故事的想法。

  採訪中,菲利普斯反復要求記者向她保證,如果她站出來講述,Moore就會在選舉中失敗。Reinhard在隨后的短信中告訴她,他並不能預測這會帶來多大的影響,並且他還需要對她所講述的故事進行一一核實。此外,Reinhard還要求她出示能夠證實或支持其故事真實性的檔案或證據。

  這天下午,菲利普斯告訴Reinhard说,她“在會面后感到焦慮和負能量。”“你的話並沒有讓我信服我可以站出來。”她在短信中寫道。

  “我很抱歉,但我必須直说,我們必須核實事實,而且我們也不能保證稿子發表后將會發生什麼。”

  菲利普斯並不滿意。感恩節的前一天,她建議和郵報的另一位記者斯蒂芬妮(Stephanie McCrummen)見面,該記者同樣參與了Corfman的報導。“我寧願向另一家報紙爆料,也不願再和你说話了。”菲利普斯告訴Reinhard说。

  疑點重重

  郵報找到衆多信息證實猜測

  回到辦公室,Reinhard開始關注菲利普斯故事中的各個元素。菲利普斯稱她只在少女時代時在阿拉巴馬州待過一個夏天,但她手機號碼的區號卻顯示來自阿拉巴馬州。Reinhard隨后給NFM貸款公司打電話,但對方卻稱,從沒有一個叫做傑米?菲利普斯的人在此工作過。

  另一位負責調查菲利普斯背景信息的郵報研究員艾利斯(Alice Crites)發現,有一份檔案強烈證實了記者們的懷疑:在衆籌網站GoFundMe上,有人使用了和傑米?菲利普斯一模一樣的名字發起了一次衆籌。

▲爆料女子的衆籌頁面。圖據《華盛頓郵報》▲爆料女子的衆籌頁面。圖據《華盛頓郵報》

  “我要搬到紐約去了!”落款日期為5月29日的這段衆籌上说,“我找到了一份工作,將從事保守派媒體運動,這項運動主要負責打擊謊言。我將運用自己作為研究員和事實核實者的技能來幫助我們的運動。幾個月前,我的抵押貸款工作沒了,於是遇到了這次機會,可以改變我的職業生涯。”

  而Project Veritas今年3月在其社交網絡賬號上公開招募12名新的“卧底記者”,他們所採用的手段被主流媒體的記者所不恥,因為這會歪曲記者這份職業。

  在這份工作描述中,Project Veritas警告稱,該工作“膽小的人不適合做”。其工作目標包括:“採用假名,聯繫上相關人物,並勸说對方披露信息。”

  其工作招聘信息中還列出了申請者應當掌握的任務,包括:

  “學習劇本,”

  “准備一套背景故事,以支撐你的角色,”

  “接近調查的目標人物,或和對方約定會面,”

  “使用隱蔽記錄裝備進行操作。”

  其實,傑米?菲利普斯是個相對常見的名字,但還有一個細節透露了信息。據公開記錄顯示,兩筆捐款中的一筆,顯示的捐贈人名字,和菲利普斯女兒的名字吻合。

  郵報的記者斯蒂芬妮同意那天下午和菲利普斯見面。斯蒂芬妮帶上了衆籌網頁的打印版,並和攝影記者一同前往。

  最后過招

  被追問后繼續編造故事

  菲利普斯再一次提前抵達約定地點,她的錢包就放在桌子上。當斯蒂芬妮把自己的錢包放在菲利普斯的錢包附近,試圖阻擋可能的隱蔽攝像頭后,菲利普斯立即把其錢包挪了地方。

  郵報的攝影記者就坐在鄰桌,並未引起菲利普斯的注意。

  菲利普斯稱,自己不想再陳述她和Moore之間的細節。她想讓斯蒂芬妮向她保證,稿件刊發后會導致Moore選舉失敗。

  斯蒂芬妮提出要核實她的身份,要求其提供帶照片的有效證件。菲利普斯拿出了她在喬治亞州獲得的駕駛本。斯蒂芬妮接着開始詢問有關衆籌網站GoFundMe的事情。

▲《華盛頓郵報》記者(左)和做出虛假指控的女子對峙。圖據《華盛頓郵報》▲《華盛頓郵報》記者(左)和做出虛假指控的女子對峙。圖據《華盛頓郵報》

  “我們這行有做背景核實的程序,因此我想你能夠解釋這件事情。而且我想讓你知道,這將被記錄下來,有視頻在記錄。”

  “好的,”菲利普斯说,“呃,去年夏天我想在紐約找份工作,但最后失敗了,我應聘的單位是Daily Caller,但最后沒成功。”當被問及Daily Caller的面試官是哪位時,菲利普斯稱,“Kathy,”而后頓了頓,又说出了此人的姓,“Johnson。”

  對此,Daily Caller的執行總編鮑爾?康納稱,該報旗下並沒有一位叫做Kathy Johnson的工作人員,而他本人也從未面試過菲利普斯。康納隨后詢問了其他高級編輯和附屬的新聞媒體,但所有人都沒有面試過一位叫做傑米?菲利普斯的女士。

  菲利普斯稱,她從沒有和Moore的競選團隊聯繫過。在採訪的結尾,菲利普斯稱,她並沒有記錄此次談話。

  “我不再回答任何問題,我想我該走了。”菲利普斯隨后拿上大衣和包離開了餐館。

  當晚7點,衆籌網站GoFundMe上的那個籌款頁面就不見了,上面寫着,“活動已完成,該頁面已失效。”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