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時尚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微博健康

斯諾登事件后 美國國安局頂尖人才為何頻頻出走

http://dailynews.sina.com/bg/   2018年01月04日 04:31   成都商報

  原標題:斯諾登事件后 美國國安局頂尖人才為何頻頻出走?

  2013年因為“斯諾登事件”,美國政府機構中最大的情報部門美國國家安全局(NSA)進入了全世界的視野。四年多時間過去了,斯諾登、“稜鏡門”逐漸在公衆的視線中消退,但“斯諾登事件”給美國國安局帶來的影響至今還在持續。

  據《華盛頓郵報》報導,美國國家安全局(NSA)正在以令人擔憂的速度失去其頂尖人才,原因包括“斯諾登泄密事件”的影響、國安局的重組以及工資待遇低。

▲斯諾登(資料圖片)   圖據東方IC▲斯諾登(資料圖片)   圖據東方IC

  頂尖技術人才流失

  一官員稱,此事對美國國家安全有潛在巨大影響

  總部位於馬裏蘭州米德堡的美國國家安全局(NSA)是美國17個情報機構中最大的情報生産部門,也是美國情報機構的中樞,大約有2.1萬名僱員,專門負責收集和分析外國及本國通訊資料,隸屬於美國國防部。

  據熟悉情況的NSA前任和現任官員透露,自2015年以來,NSA已經流失了數百名黑客、工程師、數據分析師。這些人曾負責收集和分析每天要送到總統辦公室的情報信息,他們的工作還包括監視恐怖組織、黑客,分析外國政府的意圖以及保護這些機密信息等。上訴官員说,這些頂尖人才的離開對美國國家安全有潛在的巨大影響。

  “國安局失去了數量驚人的頂尖技術人才,失去最好最聰明的員工對他們是一個巨大的打擊。”NSA前高級研究員埃利森·安妮·威廉姆斯(Ellison Anne Williams)说。她在2016年離開了國家安全局后開設了一家自己的數據安全公司,而她公司裏有超過10名僱員都是NSA的前員工。

  報導稱,國安局不會透露到底有多少職位空缺。該機構官員稱,國安局專門從事科學、技術和數學的人員中,流失率只有5.6%。黑客和負責監控網絡攻擊的人員流失率大約為8%或9%。

  一位要求匿名的NSA高級情報官員稱,“與民用科技行業的人才流失率相比,美國國安局的離職率相對較低,但該機構依然正在盡力填補職位的空缺。遺憾的是,大多數新人相比離職的老員工來说都缺乏經驗。”他说,這種經驗不足可能會影響NSA收集和分析從國外網絡獲得的大量數據中的核心信息。另一名前NSA官員稱,NSA內部有些部門已經流失了接近一半的員工,結果導致一些情報收集項目效率低下或被叫停。

  “斯諾登事件”影響

  導致國安局士氣下降,至今沒有完全恢復

  報導稱,2013年發生的“斯諾登事件”讓美國國安局遭遇了成立65年來最嚴重的衝擊。國安局前合同工愛德華·斯諾登披露了美國國家安全局(NSA)和聯邦調查局(FBI)於2007年啟動了一個代號為“稜鏡”的秘密監控項目,直接進入美國網際網路公司的中心伺服器裏挖掘數據、收集情報。此后,該機構持續面臨公衆的不信任。

  “斯諾登事件”導致國安局士氣下降,至今沒有完全恢復。而最近,針對該機構高度敏感黑客工具的一系列攻擊事件也讓員工感到不安。

  從斯諾登開始,包括2016年逮捕前承包商哈羅德·馬丁在內的一系列事件導致NSA內部採取了新的安全防範措施,比如對數據訪問的權限限制等。一些現任和前任僱員稱,對數據訪問的限制使得工作變得更加困難,而對潛在泄密者的內部追捕也造成了一種懷疑不安的氣氛。

  另一個導致NSA人才流失的原因是國安局的重組。據報導,這次重組將NSA高度機密的一些任務和更多公共網絡防禦操作合併在一起。國安局局長羅傑斯是一名海軍上將,他還負責監督美國軍方的網絡司令部。他發起了“NSA21號”行動,以打破美國各個情報部門間的壁壘。他認為,在各部門之間,大家的任務都是互補的。

▲美國國安局局長羅傑斯   圖據華盛頓郵報▲美國國安局局長羅傑斯   圖據華盛頓郵報

  不少國安局前僱員已經對重組表達了各種抱怨,他們覺得自己的任務因為重組而被邊緣化。一位僱員稱這次重組是“巨大的干擾”,極大地分散了人們的注意力,導致效率低下,使得他們哪怕獲取簡單的開放原始碼開發工具都很困難。

  還有一個原因是該機構的薪酬結構和晉升制度,報導稱國安局更傾向於資歷而非技術和能力。

  一位前僱員表示,一個人一旦達到自己容忍的極限他就會離開,而一個人離開,多米諾骨牌就開始倒下,人們往往就會成群結隊辭職,最終可能導致企業死亡。

  美國國安局局長羅傑斯

  承認國安局員工面臨企業文化的挑戰

  報導稱,由於人才流失的現象太過明顯,以至於2016年的一次精英黑客部門聚會上,一名員工直接向局長羅傑斯表達了擔憂。據幾位在場的知情人士透露,羅傑斯否認人才流失現象加劇並告訴參與聚會的員工,他們應該停止抱怨,重新把心思放到工作上。

  美國國家安全局發言人湯米·格羅夫斯稱,員工對人員高度流失的擔憂促進了國安局內部的改變,包括增加工資和升職機會,以及在國安系統其他部門工作的優先權。

  國安局局長羅傑斯沒有回應《華盛頓郵報》關於頂尖人才流失的採訪請求。不過,他最近在公開場合表達了對員工的感謝,並承認國安局員工面臨着企業文化的挑戰。例如,在去年9月召開的一次國家安全會議上,他對國安局僱員們表示,“對我來说,與國安局裏偉大的男士、女士們打交道是我一天中最棒的時候。”他還補充说,“如果安全的代價是那些為國安局創造價值的老員工離開,那我們簡直是在自殺。”

  羅傑斯還告訴他的同事,他計劃在今年春季退休,結束這四年艱難的任期。2016年,美國國防部長和國家情報總監曾因為一系列領導方面的問題希望羅傑斯被免職,但是他在這一事件中留了下來,而且繼續在特朗普政府中擔任國安局一把手,他被認為是國安局能夠持續穩定的關鍵因素。

  目前尚不清楚特朗普將提名誰來接替羅傑斯的職位,但無論是誰,都會面臨各種各樣的挑戰。

  一位前高級情報官員说,國安局目前正面臨持續而無情的壓力。他说,以前因為員工的凝聚力和一個可以培養員工的領導,該機構經受住了其他高度焦慮的時期,但是現在的領導並沒有繼續這樣做。

▲位於馬裏蘭州米德堡的美國國家安全局總部  圖據華盛頓郵報▲位於馬裏蘭州米德堡的美國國家安全局總部  圖據華盛頓郵報

  工資低,誘惑多

  外面初級水平人員也比國安局高級官員賺得多

  在國安局已經工作了31年的副局長巴恩斯為局長羅傑斯對國安局進行了辯護,他在接受《華盛頓郵報》採訪時说,羅傑斯專注於企業文化,想讓員工明白是什麼導致了壓力,這與員工的抱怨是完全相反的。他说:“總是有技術人員離開國安局,特別是在國防承包商那裏工作的員工。目前最大的問題是安全技術人員的供求失衡。”

  根據勞動分析公司Burning Glass Technologies的數據顯示,美國私營企業中網絡安全工作崗位的需求量高達27萬個,這些公司正在努力填補崗位的空缺。而這些私營企業工作崗位的總報酬可以達到20萬美元甚至更多,這意味着,即使是相對初級的網絡專業人員,也比美國國安局的高級官員賺得多。

  巴恩斯也指出,那些被硅谷和其他科技創業公司稱之為“家”的城市對國安局的員工非常具有吸引力。

  對於美國國安局面臨的困境,一些已經離開或者退休的前國安局員工表示,他們相信國安局能夠度過難關。“有些事情你只能在國安局做卻不能在其他地方做,這是為了國家。但是人們總會有離開的時候。”丹尼爾·恩尼斯這樣说。他曾在國安局工作了33年,於2015年退休,現在他為私人情報公司BlueteamGlobal工作。

  “美國國安局會恢復過來的。”他说。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