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時尚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微博健康

爆料特朗普兒子“叛國” 這本新書讓特朗普急了

http://dailynews.sina.com/bg/   2018年01月05日 04:58   新京報

  原標題:一本新書引發的白宮風雲

  近日,特朗普和前“師爺”班農因為一本新書撕破了臉。

  這本書名為《火與怒:特朗普白宮內幕》,書中涉及諸多關於特朗普的猛料,而班農則是爆料人之一。

  在書中,班農談及特朗普的兒子小特朗普等人為了獲取關於希拉莉的黑料,在大選期間與俄羅斯籍律師會面,稱那場會面是“叛國”和“不愛國”的行為。

  而對於“第一女兒”伊萬卡,班農的評價同樣刻薄。他認為伊萬卡有點營銷手段,但對於國家政策和世界運行方式一竅不通。

  班農於2016年8月受雇於特朗普,執掌他的競選團隊。特朗普入主白宮后,班農在限穆令、美國退出《巴黎協定》等重大問題上,繼續為其出謀劃策,被外界稱為白宮的“師爺”。

  2017年8月,美國弗吉尼亞州發生種族衝突,班農由於白人至上的言論而遭到抨擊,並被迫辭職。

  這本書原定於本月9日發售,在《紐約》雜誌等媒體曝光節選后,它還未正式上架,就榮登亞馬遜網站暢銷書排行榜榜首。

  隨着圍觀群衆越來越多,特朗普在3日發表了一份正式聲明予以反擊。大意是自己勝選跟班農沒有半毛錢關係,班農被革職后,他不僅丟了飯碗還丟了理智。

  在聲明中,他還抨擊《火與怒》是一本“假書”,他说:

  “史蒂夫假裝在與媒體對戰,稱媒體是反對黨,但他在白宮時卻把假信息泄露給媒體,讓他自己顯得比實際上重要得多。”

  “這是他唯一擅長的事。史蒂夫很少與我單獨會面,只是假裝自己很有影響力,去愚弄少數沒有其他途徑或線索的人,他幫那些人寫了一本假書。”

  4日,特朗普的律師查爾斯·哈德致信出版商亨利·霍爾特,要求“立即停止並終止進一步出版、發行或傳播”,同時指控班農違反了其與特朗普訂立的雇佣合同中的保密條款。

  哈德是白宮大名鼎鼎的王牌律師,曾經幫好萊塢大佬哈維·韋恩斯坦打好萊塢性侵案的官司,也幫摔跤手霍根告倒了八卦傳媒Gawker網站。

  然而,出版商無視了他的要求,並決定將出售時間從美東時間本月9日提前到5日早上。

  出版商亨利·霍爾特公司的發言人在一份聲明中说:

  “亨利·霍爾特確認收到了一封要求停止出版的信函,它來自特朗普總統的律師。我們把《火與怒》看作是對國家話語的非凡貢獻,並將繼續出版此書。”

  其實,在阻止《火與怒》的出版上,特朗普的律師團隊面臨着一個難以逾越的挑戰,即它有違一個著名的判例——五角大樓泄密事件。

  1971年,《華盛頓郵報》和《紐約時報》曝光了一份關於美國政府捲入越南戰爭並導致大量人員傷亡的絶密檔案,檔案內容牽扯4位美國總統,且足以改變世界對美軍參戰的評判。

  這些檔案被曝光后,政府將兩份報紙告上法庭,官司從地方法院一路打到聯邦最高法院,最終,法庭宣判政府敗訴。

  這個故事被史蒂芬·斯皮爾伯格拍成電影——《華盛頓郵報》,它在第75屆金球奬中獲得6項提名,並將於近期在全美上映。

  看來,《火與怒》的發售勢在必行了。既然如此,不如來預(八)習(卦)一下:

  它還有啥猛料?在白宮人的眼中,特朗普是怎樣的總統?

  這本書將特朗普描述成一個自負的總統。

  在書中,特朗普的朋友兼顧問托馬斯·J·巴拉克稱其“不僅瘋狂,還很愚蠢”。一名助手被派去給他解釋憲法,然而才講到《第四修正案》,他就開始翻白眼了。

  其實,白宮吐槽特朗普也不是一兩天了。

  這在《名利場》雜誌2017年的年度優秀長篇報導——《為何最可怕的核危機來自於白宮內部》中顯露無疑。

  這篇文章顯示,由於特朗普的“天真”和“企業家精神”,他與奧巴馬交接政權時十分混亂。

  早在奧巴馬離任的前一年,他就命能源部的50多位學者收集下一任總統所需要的知識,以方便其了解他所負責的政府,保證權力的平穩移交。布什當年也是這麼做的,這是責任,亦是傳統。

  然而,特朗普似乎對此不屑一顧。在他上任之前,他曾派出一個完全外行的“親信”作為先遣部隊到能源部了解情況。能源部副局長稱:

  “他沒帶紙筆,沒有提問,只花了一小時,如此而已。他也從來沒有要求與我們再次見面。”

  最后,這位“親信”對這個擁有11萬員工,且手握着世界上大規模殺傷性武器的地方列了一個問題清單,問的都是這樣的問題:

  你能提供在過去五年中出席任何“聯合國氣候變化框架公約”締約方大會的部門僱員或承包商名單嗎?

  白宮的不少工作人員吐槽:特朗普可能以為自己“收購”了白宮。

  除了特朗普本人,《火與怒》也曝光了一些第一家庭的“糾紛”。書中稱,第一夫人梅拉尼婭在選舉夜流下的不是喜悅的淚水,而是因為她剛跟特朗普吵了一架正心煩意亂着。

  《火與怒》曝光的驚喜連連,吃瓜群衆們不禁好奇:

  沃爾夫是如何忽悠特朗普進入白宮的?

  《火與怒》的作者邁克爾·沃爾夫現年64歲,為《紐約》和《名利場》等雜誌的專欄作家,擅長描寫媒體組織的內部運作並揭露他們背后的巨頭。

  沃爾夫稱該書是他在白宮“潛伏”了18個月、採訪了200多位工作人員后的作品。

  然而,特朗普今天卻發推怒懟沃爾夫,稱《火與怒》是充滿謊言的“假書”。

  我完全沒有授權這本假書的作者採訪白宮(事實上回絶了他很多次)。充滿了謊言,錯誤和不存在的來源。看看這個人的過去,看看他和馬虎史蒂夫之間發生了什麼!

  然而,據《紐約時報》報導,班農還在白宮任職期間,沃爾夫經常被人看到出現在班農的辦公室。

  特朗普的兩名顧問稱,在總統入主白宮的第一個月,沃爾夫與總統交談過一次,持續大約15分鐘。當時,特朗普打電話給沃爾夫,感謝沃爾夫批評他不喜歡的一篇時報文章。

  沃爾夫也在《好萊塢報導》上道明了自己“採訪特權”的由來。

  2016年,沃爾夫因為一篇關於特朗普的報導而獲得“表揚”。大選過后,沃爾夫在特朗普大廈與特朗普見面,告知他自己想寫一本關於白宮的書,特朗普當時的反應是:

  “一本書?我聽说很多人想寫書。”

  “你知道愛德華·克萊恩嗎?(一個寫書抨擊希拉莉的作家)了不起的人,我覺得他應該寫一本關於我的書。”

  由於白宮常常琢磨不透這位新總統的真實意圖,於是他們都將特朗普的不反對當作默許,沃爾夫就此獲得了與衆不同的白宮通行證。

  不同於只能出入新聞發布會的灰色徽章,沃爾夫佩戴的是可以通往白宮西翼的藍色徽章,在那裏不僅可以採訪到大批的工作人員,還能“觀看”白宮高層的日常互動。

  昨天,有部分媒體曝出,為了應對白宮官員的抵賴,沃爾夫對與採訪對象的交談進行了錄音,其中包括班農。

  至於沃爾夫放的這道大招是底氣十足還是虛張聲勢,我們就拭目以待了。

  文/方辰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