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時尚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微博健康

俄羅斯大選觀察:如果普京不參加選舉 我們選誰呢

http://dailynews.sina.com/bg/   2018年01月07日 17:00   北京新浪網

  原標題:俄羅斯大選:“如果普京不參加選舉,我們選誰呢?”

  39%的被採訪人表示

  如果普京不參加選舉

  他們將不知道把選票投給誰

  俄羅斯大選:“獨角戲”和“陪跑人”

  本刊特約撰稿/李明富

  本文首發於總第836期《中國新聞周刊》

  相比於俄羅斯總統普京直到2017年12月6日才宣佈參選,他的“政敵”們早早就宣佈了將參與2018年總統競選的消息。

  據俄羅斯衛星通訊社報導,俄羅斯中央選舉委員會主席帕姆菲洛娃28日表示,自選舉活動開始至今,委員會收到了51份有關提名俄總統候選人的通知。

  除了弗拉基米爾·日裏諾夫斯基、根納季·久加諾夫、格裏戈裏·亞夫林斯基等傳統的對手之外,還有三名女性也宣佈將參加2018年總統大選,包括俄著名艷星葉蓮娜·別爾科娃、女記者兼歌手葉卡捷琳娜·戈登和女主持克謝尼婭·索布恰克。

  不過,總體來看,普京參選的政敵主要是傳統“陪跑團”和現代“娘子軍”。現任總理梅德韋傑夫則表示會繼續從政,但在這一政治周期內不會參選總統,他的潛台詞是不會與普京競爭總統寶座,但仍然會在普京下一個任期中擔任要職。

  普京華麗登場,政敵相形見絀

  “我將參加俄羅斯聯邦總統選舉。沒有比這更合適的的地方和更恰當的時機來宣佈這一消息了。”俄羅斯現任總統普京在2017年12月6日出席高爾基汽車廠85周年慶典活動時,對台下汽車廠工人说出了這番話。

  關於普京是否會參加2018大選的話題各界關注已久。此前,普京曾在多個場合被問及是否將參加2018年大選,但他都沒有做出正面回應。

  但就在國際奧委會宣佈禁止俄羅斯參加2018年2月在韓國平昌舉行的冬奧會的次日,普京選擇在高爾基汽車廠宣佈參選。對於時機和場合的把握,普京再次表現出作為重要政治人物的成熟與老練。

  普京不急於宣佈參選消息,主要出於大局考量,他究竟是要代表政黨出戰,還是以個人身份參選,都需要從長計議。此外,這在策略上也有“后發制人”的考量。如果普京過早地宣佈參選,反而會成為輿論對象,成為矛盾焦點,過早消耗支持者的熱情,産生審美疲勞。而當人們對其他參選人拉票造勢行為感到疲倦時,普京再以一位成熟理性的政治家形象華麗登場,對手的形象也就相形見絀了。

  俄羅斯《觀點報》報導稱,在國際社會加大對俄制裁、俄羅斯被取消平昌冬奧會參賽資格的背景下,普京宣佈參選“能將俄羅斯社會和總統團結在一起”。

  2018年3月的俄羅斯大選結果並沒有多少懸念,即便普京自己曾坦言,來自國內外的力量都試圖削弱他的領導和影響。

  俄羅斯反對派主要領袖阿列克謝·納瓦爾尼,被認為是普京最強有力的競爭者,但俄羅斯中央選舉委員會以納瓦爾尼曾被判緩刑為由,裁定他沒有資格參加總統大選。律師出身的納瓦爾尼在反對派力量中擁有重要地位和影響力,他早幾年參加過莫斯科市長選舉,得到超過四分之一的選票。

  在目前已宣佈參選的候選人之中,俄自由民主黨主席日裏諾夫斯基和俄共主席久加諾夫被認為是最老的“陪跑者”,從上世紀90年代一路“陪跑”至今,已經古稀之年的兩人仍然沒有合適的接班人,只能自己堅守在一綫,為黨派發聲。

  俄羅斯“亞博盧”黨創始人亞夫林斯基雖然宣傳聲勢浩大,但效果甚微,從2016年俄羅斯國家杜馬選舉的結果可以看出,“亞博盧”黨並沒有收穫理想的支持率。

  反對派中最大的亮點當屬女主持人克謝尼婭·索布恰克。2017年10月18日她宣佈參加俄羅斯總統大選,並公佈了自己參選網站的連結,引起輿論轟動。

部分參加俄羅斯總統競選的“娘子軍”:(左至右)俄著名艷星葉蓮娜·別爾科娃、女記者兼歌手葉卡捷琳娜·戈登、女主持克謝尼婭·索布恰克。圖/視覺中國  部分參加俄羅斯總統競選的“娘子軍”:(左至右)俄著名艷星葉蓮娜·別爾科娃、女記者兼歌手葉卡捷琳娜·戈登、女主持克謝尼婭·索布恰克。圖/視覺中國

  克謝尼婭·索布恰克生於1981年,其父是俄政壇重要人物索布恰克,是普京的導師和政壇引路人。克謝尼婭管普京叫叔叔,有媒體稱,普京還是她的教父。有趣的是,有着這份特殊關係的兩人在政治上卻相悖而行。

  今年36歲的克謝尼婭剛剛達到俄羅斯總統參選人最低35歲年齡要求。雖然年輕,但名聲大噪的克謝尼婭已經做了很多“坑叔”的事。早在2011年,克謝尼婭就跟后來遇刺身亡的俄羅斯知名反對派、前副總理鮑裏斯·涅姆佐夫一起,在莫斯科薩哈羅夫大街舉行“誠實選舉”反普京大示威,並於2012年5月6日在博洛特納亞廣場參加集會,要求普京退出政壇,揚言要發動百萬人大遊行。

  選舉不僅關乎將來,也關乎一個結束

  雖然剛開始宣佈參選的候選人數較多,但很多候選人可能因為收集不到足夠多的簽名或者不符合憲法要求,最終不能參與選舉。俄羅斯高等經濟學院教授奧列格·馬特維切夫認為:最終獲得競選資格的人數不會超過五個人。他還預測稱,普京的得票率不會比往屆低,應該在60%到70%之間;其他候選人當中,沒有人的得票率能夠超過10%。

  不過,在俄羅斯現實政治中,普京比任何時候都需要反對派。因為反對派的存在不僅不會影響普京最終贏得大選的結果,反而有助於他更好地贏得勝利。

  2016年俄羅斯聯邦中央選舉委員會公佈的俄羅斯第七屆國家杜馬選舉中,全國僅有5200萬人參加投票,這一數字占整個俄羅斯選民人數的47.8%。這一投票率創下了近年來的新低,遠低於1993年的54.81%、2003年的55.75%、2007年的63.78%和2011年的60.21%。低投票率已是俄羅斯政治生活的一大問題。雖然俄羅斯早就取消了選舉中對最低投票率的規定,但面對沒有懸念的總統選舉,如果反對的聲音過於微弱,民衆如果失去興趣,大量民衆不參與這項重要的政治生活,那麼在一場“獨角戲”中贏得大選也就索然無味了。

  俄羅斯媒體的一項調查顯示,39%的被採訪人表示,如果普京不參加選舉,他們將不知道把選票投給誰;17%的人表示將會棄權,12%的人將會放棄選票。另有調查表明,70%的受訪者支持普京繼續擔任總統一職,其中,67%的俄羅斯年輕人願意在2018年俄羅斯總統選舉中為普京投票。

  當普京的第四個總統任期開啟已經不具有多少懸念時,相比普京在這個任期裏會做什麼,外界更為關注的是普京時代結束之后的俄羅斯會走向何方。這也是讓大選結果沒有懸念的普京留給俄羅斯的最大懸念。

  莫斯科國際關係學院教授瓦列裏·薩洛瓦認為:“(大選)這次投票,不僅僅是關乎將來,也是關於一個結束。”薩洛瓦教授所说的關於結束,就是關於普京時代的結束。

  如今俄羅斯反對派並沒有形成能夠從根本上扭轉俄羅斯政治結構的氣候,它們關於俄羅斯的經濟和社會發展並沒有提出什麼有效的戰略,通常只是一味地抨擊當局者,就像克謝尼婭的“反對所有人”一樣停留在口號層面。

  薩洛瓦指出:“俄羅斯不會出現第二個普京。政治人物退場時,所創立的制度也會隨之退出歷史舞台,所有靠這些制度支撐的相關聯繫也隨之而散。”

       來源:中國新聞周刊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