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時尚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微博健康

遭特朗普和金主切斷聯繫 班農衆叛親離將落幕?

http://dailynews.sina.com/bg/   2018年01月08日 05:35   成都商報

  原標題:遭特朗普和金主切斷聯繫,白宮“帝師”班農衆叛親離將落幕?

  當史蒂夫?班農於2017年8月離開白宮時,彼時他還將這次離開西翼框以“晉升”的姿態,而非降職。

  “我感覺高升了,”他對美國《旗幟周刊》说道,“現在我自由了,重新拿起了武器。”利用自己所創辦的極右翼新聞網站Breitbart,班農向參議院多數派領袖麥康奈爾(McConnell)及其他建制派共和黨人開戰,不斷招募和提拔一系列“異端”人物發起空前挑戰。

  這位有着“帝師”之稱、曾在美國大選之際為特朗普立下汗馬功勞的班農,2018年對他來说突然看起來生産力下降了許多。據美國全國廣播公司(NPR)報導,上周,班農發現自己被兩個最大的主顧切斷聯繫:美國總統特朗普,及保守派活動家與知名捐款大戶麗貝卡?默瑟(Rebekah Mercer)。

▲班農為特朗普競選曾立下汗馬功勞。圖據《紐約客》▲班農為特朗普競選曾立下汗馬功勞。圖據《紐約客》

  A

  衆叛親離

  “史蒂夫?班農已經和我或我的總統任期沒有任何關係。”

  《華盛頓郵報》5日報導,前白宮首席戰略顧問班農現在面臨“衆叛親離”的窘境。

  原因還要從一本新書说起。這本書叫做《火與怒:特朗普白宮內幕》,由美國資深記者邁克爾?沃爾夫所寫。

  據新華社報導,包括英國《衛報》、美國《紐約》雜誌此前都曾刊載該書的節選,大量引用班農的陳述,針對特朗普及家人、競選和執政團隊成員有大量讓人瞠目結舌的描述。

  這一做法導致特朗普和班農徹底反目。

  特朗普通過白宮媒體辦公室發出一份憤怒的聲明稱,“史蒂夫?班農已經和我或我的總統任期沒有任何關係。”他说,“現在班農只代表他自己,他應該學到,勝利並不像我所取得的那樣看似那麼容易。”

▲班農登上《時代》雜誌封面。圖據《時代》雜誌▲班農登上《時代》雜誌封面。圖據《時代》雜誌

  而另一邊,曾被右翼媒體稱為“新右翼第一夫人”的億萬富翁麗貝卡也已經將他拋棄。

  麗貝卡是默瑟家庭基金會的負責人,也是億萬富翁投資商羅伯特?默瑟的女兒。據新華社報導,做對沖基金起家的默瑟家族,自2010年以來為保守派政治人物和組織捐款超過3500萬美元,曾是班農的重要盟友,也被認為是最有影響力的保守派大金主之一。

  默瑟家族4日發表聲明说,他們會繼續支持特朗普,至於班農,他們已數月沒有聯繫,且不會再對他的政治活動提供財政支持。“我支持特朗普總統,”麗貝卡在聲明中说,“我和家人已經數月沒有和班農聯繫過。”

  7日,班農像是遞出橄欖枝一般,主動發聲明向特朗普及其家人道歉。

  “小特朗普既是一個愛國者,也是個好人。”班農辯解稱,關於特朗普的兒子小特朗普書中有“不准確的報導”,事實上那些評論是針對Paul Manafort而發,即曾擔任特朗普陣營競選主席的馬納福特。

  此外,班農還繼續稱讚其前任“老闆”(Boss)特朗普:“對於總統先生及其規劃,我始終堅定不移。”

  B

  昔日甜蜜

  “當你們站定一個男人的時候,要一直站在他身邊,好嗎?”

  但在離開白宮之前那一年半時間,班農完成從Breitbart新聞網的執行主席,到特朗普競選團隊總幹事,再到白宮首席戰略師的華麗轉身,其地位甚至能和白宮幕僚長達到同等重要級別。

  然而正如特朗普在聲明中指出的一樣,班農於競選后期才正式加入特朗普的團隊,時間為2016年8月中期。但在那之前,班農和特朗普兩人其實早已結交有段時間。

  據美國NPR報導,事實上班農已花費多年時間默默尋找一位合適的總統候選人,以支持其民族主義和民粹主義的世界觀。他此前曾推過和做過紀錄片的人包括,時任明尼蘇達州衆議員米歇爾?巴哈曼,以及前任阿拉斯加州州長兼2008年共和黨的副總統提名人薩拉?佩林。

  當2015年特朗普宣佈競選總統后,班農立即有了新的最喜愛人選。從此,特朗普成為班農衛星廣播節目上的常客。

▲2017年1月22日,特朗普宣誓就職后對班農表示祝賀。圖據法新社▲2017年1月22日,特朗普宣誓就職后對班農表示祝賀。圖據法新社

  “您認為,現在最能引起美國人共鳴、且能吸引越來越多人參與激情的信息是什麼?”在對總統候選人的第一次採訪中,班農這樣問特朗普,“您是否在民調中領跑?”

  “我認為最大的信息就是,‘讓美國重新偉大’。”特朗普回答说。

  在2015年寫給一位商業伙伴的郵件中,班農稱他的Breitbart是“特朗普中心”,更吹噓自己是特朗普競選團隊非正式的競選經理。

  當特朗普的競選團隊似乎走在邊緣時,特朗普將自己和班農的關係正式公佈於衆。他任命班農為競選團隊的“總幹事”。自此之后,他便經常出沒於特朗普的競選飛機上。

  班農督促特朗普堅持反建制派,高舉民族主義的大槍。而當特朗普捲入性醜聞風波后,班農也是少數幾個在事發幾小時后就堅定站在特朗普身邊的支持者之一。他還從不讓共和黨們忘記,他們是如何集體拋棄了特朗普。班農在一次接受採訪時直言,“當你們站定一個男人的時候,要一直站在他身邊,好嗎?”

  C

  同床異夢

  “諷刺的是,特朗普與他曾反對的建制派共和黨人距離更近了。”

  當特朗普取得意外的勝利后,他也不忘班農,立即任命他為白宮首席戰略師——一個足以和白宮幕僚長平起平坐的位置。

▲特朗普競選勝利后,立即任命班農為白宮首席戰略師。圖據Getty Images▲特朗普競選勝利后,立即任命班農為白宮首席戰略師。圖據Getty Images

  然而在上周,特朗普開始懟班農時則说道,“班農只是假裝有影響力”。但事實是,在特朗普衆多爭議性的、破壞常規的事件中,班農的確是幕后操作者。包括:在一次總統候選人的辯論會上,特朗普挑釁般地決定,將Paula Jones和其他指控美國前總統比爾?柯林頓性行為不檢的女性帶到現場;以及在特朗普上任的第一周內推出一項混亂的旅行禁令,令許多聯邦政府措手不及。

  在特朗普上任的首個月內,班農稱,特朗普政府的首要目標,就是“對行政狀態的解構”。

  但,相反的是,這是特朗普核心顧問人員被慢慢解構的第一輪衝擊波。繼國家安全顧問弗林、白宮幕僚長普利巴斯和新聞發言人斯派塞相繼離開后,班農保住了他的位子。在2017年8月,也就是他進入特朗普競選團隊的一年后,他也離開了白宮。

  在離任后,班農在媒體中設法保住了自己的地位,聲稱和白宮西翼相比,他在外面反而有更多權力。

  但他在離開白宮后的政治努力卻以失敗告終。他力薦摩爾(Roy Moore),但后者卻在阿拉巴馬州的參議院競選中失利,成為首個在數十年內競選失利的共和黨人。特朗普也支持摩爾,但最后卻將其失利的責任怪罪在班農身上。

  諷刺的是,班農對特朗普的抨擊,反而讓特朗普與他曾經反對過的建制派共和黨人距離更近了。

  關鍵問題在於:這是否真的是班農影響力的終結?

  紅星新聞記者丨王雅林 綜合編譯

  點擊進入專題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