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從黛安娜到凱特

http://news.sina.com   2011年04月29日 01:35   北京新浪網

南都周刊201115期封面

南都周刊201115期封面

威廉和凱特重訪母校,位於蘇格蘭的聖安德魯大學,並得到師長的祝福

威廉和凱特重訪母校,位於蘇格蘭的聖安德魯大學,並得到師長的祝福

  三十年前,英國王室需要一個處女王妃,所以查爾斯放棄卡米拉而迎娶黛安娜,那個童話式的婚禮只是一個英國式悲劇的開始。

  三十年後,英國經濟比上世紀80年代更糟糕,自金融危機以來

  就萎靡不振,財政赤字屢創新高,而英王室的聲譽卻日漸走低。

  但在這三十年間,英國女性在動蕩的社會變革中卻變得更加堅強和獨立自主,佔據社會生活中的各種重要席位。

  黛安娜的兒子威廉,將在今年4月29日迎娶的,正是在這樣一個時代中成長起來的新女性,凱特。

  30年,英國王妃變聰明了

  文 _王梆

  凱特和威廉大婚那一天,穿着白裙赤着雙腳的黛安娜,一定會久久地漂浮在肯新頓宮的上空,喜滋滋地望着這對新人吧!她一定會為自己那無知的1980年代而嘆息吧!回想她那轟動世界的世紀婚禮,那庸長的綴滿古老花邊的塔夫綢頭巾,那些細小的珍珠,那繁複如古羅馬台階般的禮節??都不過是外人眼裏的璀璨煙花,內心底裡的苦釀火藥罷了。今天看來,終究與可觸可碰的幸福無關吧!

  王妃的處女時代

  黛安娜雖然被撰寫成“英國宮廷史載過去300年內第一位以平民身份嫁入王宮的王妃”。可她卻不是真的平民。她的父親是蘇格蘭和英格蘭國王查裡二世的後裔,她的祖母Ruth Fermoy是伊麗莎白王后的母親的閨中密友。黛安娜6歲以前的生活,有如普魯斯特的小說,是華麗、瑣碎和緩慢的。他們一家住在擁有遼闊綠地和十間大屋的王室貴賓館Park House,王家的鄉間別墅就在附近。與宮廷裡的孩子們甚至王子們一起游泳,野餐,舞會,游戲,或進宮和女王一起喝英式下午茶,是黛安娜幼年時代難以抹殺的美好記憶,然而黛安娜父母的不幸婚姻卻使這一切早早畫上了句號。黛安娜的父親比她的母親大12歲,迷戀釣魚、狩獵和沉靜的鄉間生活,而她的母親卻嚮往喧嘩騷動的城市和1960年代的社會變革(這竟然與黛安娜的婚姻悲劇在某種程度上不謀而合)。1969年,她母親與活潑而富有生氣的情人去了倫敦。留下7歲的黛安娜和三兄妹,隨後便被父親帶回陰郁的Spencer祖屋,並在那裏度完孤獨的童年。9歲,父親送她進入為貴族子弟專設的寄宿女校,這類貴族女校大多延續維多利亞時代的保守學風,女孩們往往像簡·奧斯汀或者美國作家Edith Wharton的故事裡所諷刺的女主人公們一樣,所學的一切才藝都是為了有朝一日“嫁個乘龍快婿”,她的其他需要都是“不應該”被考慮在內的。

  為了離開父親的控制和讓人討厭的繼母,黛安娜很渴望嫁人。她曾經把查爾斯想象為自己的如意郎君,而當她遇見他時,查爾斯正在約會黛安娜的姐姐莎拉。3年以後,黛安娜19歲,在倫敦一家幼兒園做老師,她的姐姐則嫁給了女王的侍衛,黛安娜拜訪姐姐,再次與查爾斯相遇並在僅僅約會了6個月以後,戴上了那枚“藍寶石鑽戒”。

  假如簡·奧斯汀在世,讓她來撰寫黛安娜的故事,她也許會寫道:“黛安娜把王子的照片貼在牆上,像一個中了童話的毒的小女孩,夢想王子和公主從此過着幸福的生活,卻對照片裡的這個大她12歲的男人一無所知。”

  回放當年BBC採訪這對新人的錄像,以為自己已找到了終身庇護傘的黛安娜,幸福得忘乎所以,當她被問及是否愛查爾斯,她脫口而出:“Of course I do!”可是她不知道,他們完全是兩個世界的人。查爾斯喜歡騎馬、古典藝術和水彩畫,對於博物館旁衍生出來的後現代建築完全持批判意見;黛安娜卻喜歡時尚、鏡頭、表演和流行天王邁克爾·傑克遜,儼然是當年的一個摩登派;此外,黛安娜還有一個著名的情敵,公爵夫人卡米拉。1980年代保守的社會風氣和王家關於“純潔”的古板規範,規定王子必須要娶處女。所以查爾斯服完兵役回來,卡米拉已嫁作他人婦。查爾斯悲傷不已,卡米拉卻以好友的身份鼓勵查爾斯追求黛安娜。

  黛安娜畢竟是只是20歲的處女新娘,對於婚姻沒有任何經驗,更無法控制一顆充滿不安全感又嫉妒的心。1982年威廉王子降生,她患上産後憂鬱症,接着又患上了厭食症。1996年,已經與查爾斯分居的黛安娜在不經女王同意的情況下,向電視宣佈她的婚姻已經瓦解。這使她在既被全世界同情的同時,也成了王室的叛徒。

  黛安娜的婚姻悲劇,是保守文化的悲劇。她最後雖借用媒體的強大勢力為自己出了一口深閨怨氣,但是卻使自己的私生活過度暴露於媒體之下,最後死於非命。

  王妃的平民時代

  在某種程度上,黛安娜亦輓救了幾近鈣化龜裂的君主制,那些堅持“君主制”是一種“傳統習俗”的保皇派應該感謝她,是她趁員工下班的時候,偷偷打開肯辛頓宮的門,讓攝製組進來拍攝宮廷的全景—沒有哪一個王室的人敢這樣做。她令王室生活不單只是一張用來增進國際友好表情的明信片,而是在公衆的持續關注下變得真實化,透明化和人性化。她堅持讓孩子們接受平民教育,加劇了民主社會,王室家族由特權階層到公民化的進程,也給了凱特一個“和普通男孩並沒有多太不同的”的愛人。

  從黛安娜到凱特,30年間,英國女性在動蕩的社會變革中變得更加堅強和獨立自主,佔據着社會生活中的各種重要席位。女性主義作家Germaine Greer在她著名的後女性主義專著《The Whole Woman》中寫道:“女性不單可以承擔首相或者工黨主席的要職,也可以想涂指甲油的時候,就涂指甲油,也不應該為清潔廁所而感到自憐。”寥寥數語描繪了一個21世紀的新潮女性形象:知性,時尚,性感,同時不失女性特質。而凱特正是在這樣一個相對開放的文化背景中成長起來的新女性。80後的她,母親曾是英航的空姐,父親則是同一公司的飛行調度員,每天的工作僅僅是查看貨物是否準時到達。父母結婚後,辭去機場的工作,在Berkshire村莊自家門前開了一家郵購公司,專營派對飾品。那是該村第一家用網購形式賣東西的公司,凱特和她的弟妹們,都曾被父母當成模特,穿戴一新,拍了照片印在公司的廣告單上。靠着這買賣,凱特一家變成上游中産階層,她也因此被疼愛她的父母送進了昂貴的Marlborough公立學校。在學校裡,她性格溫順,謙虛好學,几乎所有人都喜歡她。她還是小有名氣的冰球隊長,鋼琴課也很出衆。

  2001年,凱特進入聖安德魯大學,與威廉一同學習藝術史,感情也與日俱增。她第一次抓住媒體的眼球,是在一次慈善表演上,她穿着好友設計的透視裝,走上學院的T台。威廉為了看她的演出,特意花200英鎊買了最前排的座位。2007年他們的戀情一度告急,據說是因為威廉感到無法面對八卦媒體壓力。凱特並沒有放棄,一心等待,因此也獲得了“Waity Katie”的綽號。威廉結束了一年的飛行訓練後,回到了她的身邊。

  凱特和威廉訂婚後,就成了全世界關注的焦點。不單是因為她手上戴着黛安娜的藍寶石戒指,也因為她是這350年間第一位嫁給王子的平民。上一位是 1660年,嫁給詹姆斯二世的安妮·海德(Anne Hyde),但安妮的父親多少也是查爾斯二世時期英國上議院的主席顧問。凱特的進宮,令多年來等級分化極其嚴格的王室正式進入了以平等為原則的公民時代。出身,階級,財富的差距不再成為愛情的障礙,也無人追究王妃處女與否。凱特和威廉經歷了長達8年的愛情長跑,戀情穩固,儼然一對金童玉女。《每日鏡報》眼中的凱特:“她非常低調,因為她知道她的一生都將被高調地關注。”她對媒體“你如何看待自己成為王妃”所作出的聰明應答是:“他很幸運遇到了我。”《衛報》稱讚她:“今天的王子再也不用在父母之命下娶一個無趣的公主,或者像他的父親那樣,娶一個比他小一輪,卻對他所喜歡的一切一無所知的貴族。”

  可見,凱特不再需要王子的水晶鞋來定位她的人生,除了成為王妃,她還可以成為優秀的凱特。而後者將在黛安娜之後,在一個反對特權奢侈生活和公共費用大受裁減的經濟低迷社會,更為民衆所期望。

[1] [2] [3] [4] [下一頁]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發表評論
昵 稱:
國家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