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中國移民讓世界步步驚心?

http://news.sina.com   2014年03月01日 02:50   僑報

  加拿大政府近日公佈了2014年年度經濟計劃,正式宣佈計劃終止聯邦投資移民計劃和聯邦企業家移民計劃。數萬中國富豪的加拿大“移民夢”將受影響。圖為2013年北京春季房交會上的加拿大投資移民廣告。資料圖

  加拿大突然宣佈終結投資移民計劃之舉,如同大洋此岸扇動翅膀的蝴蝶,迅疾在彼岸的中國掀起了一場輿論風暴。顯然,中國人(尤其是中國富人)的移民計劃正在深入影響着世界移民版圖的重組,表現形式之一就是各國移民政策的不斷調整。他們喜歡中國人的錢,卻未必歡迎中國移民的生活方式,尤其是后者被認為“攪亂了”本國原住民的生活。

  中國第三次移民潮:富人精英成主力

  上市公司老總被逼移民島國?

  “我本將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溝渠。”對於計劃投資移民加拿大的部分中國富豪而言,這句古詩或許最接近他們近日心情的寫照。

  北京《國際先驅導報》報導,當地時間2月11日,加拿大政府公佈2014年財政預算案(即“2014年經濟發展計劃”),無預警地表示計劃終結聯邦投資移民計劃和聯邦企業家移民計劃。這意味着數萬名正在排隊等待移民的中國百萬富翁的申請表變成了一張廢紙。

  調查報告顯示,截至2013年,中國海外移民存量已達到934.3萬人,23年間增長了128.6%,中國已從1990年的第七大移民輸出國,上升至第四大輸出國。中國國際移民的數量應該不低於30萬人。

  2013年底發布的胡潤百富榜則顯示,2013年已經移民、正在申請移民和正考慮移民的中國富豪比例加起來,比上一年上升了6.7%(達到64%),其中,已經移民的億萬富豪已經占到了1/3。

  胡潤報告將此次浪潮稱作中國現代史上第三次大規模海外移民,並指出“富人和受過良好教育的精英,是移民主力軍”。

  他們為什麼要離開?胡潤調查報告稱,接受調查的980位富翁表示,移民的原因包括孩子在海外可以受到更好的教育,擔心政治經濟變化不定影響自己的資産安全,以及希望退休后過更好的生活等。近兩年來,隨着霧霾等問題越來越受關注,環境污染也成為許多移民者考慮的因素。

  此外,出於對企業發展而尋求上市融資的考慮,不少中國知名企業家移民島國。如近日走進中國公衆視野的聖基茨和尼維斯聯邦,這個名不見經傳的加勒比島國成為“中國上市公司老總首選移民國家”,包括俏江南董事長張蘭、和諧汽車董事長馮長革等私企老總都選擇“落戶”此地。用移民中介的話说,“很多上市公司的老總都说自己是被逼上島的”。

  新興移民國打開大門 傳統移民國收緊政策

  “不歡迎富人 ,歡迎更富的人”

  在更多中國富人走出國門的背景下,他們流向的目的地也顯出此消彼長的變化:新興移民目的地打開大門,傳統的移民國家收緊移民政策。不僅是加拿大,一直被認為積極吸引海外移民的新西蘭也出人意料地在2013年底宣佈開始收緊同屬商業移民類別的創業移民政策。事實上,多國移民政策在2012年就開始“變臉”,紛紛抬高門檻。

  2012年7月,新加坡修改了移民法,收緊移民政策。進一步提高投資移民門檻,大幅提高申請者的條件。此前該國曾在2004年修改移民法,那次修改后的條款對中國移民頗為友好。

  和加拿大的冷臉相比,英國則正在漸漸放開投資移民政策吸引中國富人。目前該國實施的投資移民政策大幅放寬了對持有巨額資産人士的簽證限制,鼓勵海外投資者赴英定居投資,並縮短了申請所需時間。英國《每日郵報》稱,去年英國“百萬英鎊”投資移民簽證約三成給了中國人。根據新規定,海外移民投資金額增加越多,獲得永久居留資格所需時間越短。

  澳大利亞也在2012年底推出類似的“500萬重大投資者簽證”,即商業移民申請人只要在澳洲投資500萬澳元(約2700萬元人民幣)便可以申請快速投資簽證。來自澳移民局的最新數據顯示,澳自2012年推出重大投資者移民簽證以來,共收到545個申請,其中超過九成來自中國。

  無論是加拿大終結現有投資移民申請,還是新加坡、新西蘭的移民門檻調高,抑或英國、澳大利亞敞開大門歡迎富豪,不難看出各國移民政策的根本用意並非“不歡迎富人”,而是“歡迎更富的人”。

  外國為何“嫌棄”中國富人移民?

  中國移民百態:融入度最低、不守規則、政治和文化上被“敵視”

  中國富人移民在世界各地一擲千金,購房置地早已不是什麼新鮮事。自2012年以來,湧向世界各地的中國富人移民不斷登上各國媒體的頭版,他們的出現也給當地平靜的生活攪動起“水花”,受到越來越多來自本地居民的“抵制”。

  在中國最熱移民目的地之一的溫哥華,當地人常把“中國人”和“高房價”結合在一起。中國人發家致富后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購地買房,但高房價影響到了本地民衆的生活,因為西方很多國家都是按照房價來徵收房産稅。這會讓當地居民認為,外國人來買了房子,所以他們本地人得交更多的房産稅。

  美國各大城市如紐約、舊金山、西雅圖等地的地産經紀,是最歡迎中國富人移民的美國人。有數據稱,2013年美國33%的房地産交易有中國買家參與。可是也有不少美國人抱怨中國人抬高房價,搶走了美國商人的發財機會。一些美國人對中國富人的財富來源也深有懷疑,認為其中有貪污、詐騙等不法所得的成分。而遠在南太平洋的“霍比特人的故鄉”新西蘭,對於大批中國移民的湧入,當地人最痛心疾首的問題也是房價上漲。

  另一個讓新西蘭本地居民不堪忍受的是亞洲人的駕駛文明程度,違規操作、酒后駕駛、肇事后逃逸等現象在華人中相當嚴重。近年來頻頻在西方國家發生的中國富人“飆車”新聞中,闖禍的多是中國移民的“富二代”。相對於經濟上的顧慮,一些美國人對中國富人更多的是政治上和文化上的“敵視”。這種敵視和中國移民的財富並無關係,而是基於長期以來美國媒體對中國的妖魔化。部分美國人認為中國移民比來自歐洲的移民更難融入美國主流社會,而由於很多中國新移民喜歡只在華人圈裏活動,所以很容易被貼上“即使入了美國籍也只會效忠中國”的標籤。

  即便在文化接近的亞洲地區,當地人看待中國移民的心態同樣複雜。新加坡自上世紀90年代起一直積極引進外來移民,其中中國移民占絶大多數。后來,由於本地人認為自己的生存空間被明顯縮減,而媒體上關於中國移民的負面新聞層出不窮,前者對中國移民的不滿因此愈發強烈。

  不過,改變中國移民尤其是富人移民形象,打破誤解與偏見,歸根結底還是要靠移民自己。如何能更快速地融入當地生活,如何盡量減少自身給移民目的國帶來的負面影響,以及如何爭取自身的合法權益,顯然都是中國移民不得不面對的課題。

  延伸閲讀

  “不融入當地社會”成為投資移民主要困惑

  “不融入當地社會”成為投資移民主要的困惑。據悉,即使是投資移民,即所謂的“富人移民”,他們在加拿大當地的生活方式,同樣千差萬別。他們中有的可稱為“兩棲人”。這類“富人移民”大多在中國或其它地方有實業,移民加拿大的目的是“拿身份”或為兒女家人考慮等,他們的生活、工作重心仍然在加拿大以外,留在加拿大的僅僅是家人。

  有的人是“時差派”。這類移民本人在加拿大長期居住,但掙錢仍然靠中國大陸,他們或通過發達的網絡或電話通訊設備,對遠隔重洋的生意“遙控”,或以投資中國金融證券時差牟利,其共同特點是“晨昏顛倒”,總在夜裏工作,凌晨開始睡覺,下午則悠闲享受生活。這類人通常會住在華人較集中、條件較好的社區。

  有的是“實業派”。這類人是真正在當地投資、經營,近年來數量有增多跡象。傳統上富裕華人喜歡投資餐飲、服務和商業,但近年來投資礦業、農業等“重實業”的比例上升。

  還有的是“神秘派”。這類富裕移民的共同特點是深居簡出,富不外露,其中有些是擔心“錢財露白”有風險的民營企業家。這些人大多謹言慎行,不熟悉的人甚至根本不知道他們是富翁。

  北京《國際先驅導報》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