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美國雜誌稱世界面臨抉擇時刻

http://news.sina.com   2012年02月01日 16:35   新華網

  新華網北京2月2日電(記着林杉)美國《外交政策》雜誌近期刊文,題為《刀鋒之上》。文章指出,世界經濟在全面崩潰和全面拯救之間取得了危險的平衡。目前有4個因素可以將其引向災難,也有4個因素可以將其拉回正軌。文章如下:

  2012年對歐洲來說是緊要關頭。如果他們繼續猶豫下去,歐洲的政客們將很快對這個大陸的經濟和金融未來失去控制。經過了2011年的興奮之後,中東一些國家在複雜的政治交替中將面對事關成敗的關鍵一年。甚至因為收入不公,或者概括地說,“系統”公正性的問題,美國社會也從麻木中驚醒了。

  所有這些都越來越顯示出,世界經濟在未來幾年中將經歷一條雙峰曲線。一方面,及時和有前瞻性的政策措施將有助於恢復,並把世界送回增長快、就業增加、社會更公正的軌道上去。另一方面,政治紊亂和金融去槓桿化可能導致經濟碎片化、更高的失業率、貿易戰和社會動蕩。

  為了闡明現在的關鍵問題,我將在下面試圖找出4個可以在接下來幾年中搞垮世界經濟的因素,以及4個可以使其更加穩定繁榮的因素。讓我們希望領導人能做出正確選擇吧。

  最壞的情況

  歐洲經濟和金融碎片化:到目前為止,今年世界經濟面臨的最大風險是歐元區的無序倒塌。這會使經濟和金融活動在歐洲大陸上陷於停滯,導致大量出現企業破産、銀行擠兌,摧毀數百萬個工作崗位。其他國家,不管是發達國家還是新興國家,都會在國際貿易、信用緊縮和可能導致投資者套現的風險規避中被影響。歐元區的完全倒塌將會是混亂的、嚴重的災難。

  中東的混亂:如同《紐約時報》的托馬斯·弗裡德曼(Thomas Friedman)在其最近的專欄文章中所說,現在有兩類不穩定國家:在高壓下內爆和外爆並且影響整個地區的國家。伊朗和敘利亞屬於後一種,而且兩個國家都因為內部和外部的發展瀕臨沸點。這兩個國家的不穩定性越大,地區傳染的風險和與此對應的令人擔憂的全球反彈就會越大。這可能會導致油價暴漲,進而引發全球滯漲。

  中央銀行枯竭:到目前為止,各大中央銀行採取過的非傳統措施在避免發達經濟體債務緊縮和經濟衰退方面發揮了重要作用。在此過程中,銀行把他們的資産負債表擴大到了以前不可想象的水平(英美擴大到GDP的20%,歐洲央行擴大到30%)。沒人確信知道,這些負債表能安全地擴大到什麼程度,這樣做的附帶損害和意外後果會是什麼也不清楚。但清楚的是,我們正航行在未知水域,而且由於這是政策唯一允許的手段,整個世界難以承受中央銀行失去信用和效力的情況。

  社會動亂:由於社交媒體技術使得大範圍合作成為現實,全世界都見證了令人驚嘆的、旨在獲得更大社會公平的草根社會運動:阿拉伯之春、西班牙的“憤怒者”示威、美國的“佔領”運動、以色列的示威以及希臘和意大利的反緊縮騷亂。為了合法訴求而走到一起的這些人們,現在需要應對從抱怨過去轉換到建設美好未來的挑戰。這種轉換拖的時間越長,遇到挫折和轉向暴力的可能性越高,政府也將採取不恰當的措施。

  最好的情況

  為歐洲“重新奠基”:法國和德國已經着手加強重構和重組歐元區的基礎,法國總統薩科齊把這稱作“重新奠基”。到目前為止,這種努力也缺乏熱情,因為要實現的目標太多,而手上的工具太少。通過更大財政和政治一體化並應對銀行的脆弱性這些途徑來更加專注地努力加強歐洲的核心,那麼歐洲和整個世界都會受益。可能的結果——歐元區變得更小更強健,更多地關注德國和荷蘭而不是希臘和葡萄牙——去除影響投資和創造就業的主要不確定性。

  美國的“人造衛星運動”:美國仍然是世界經濟發展最好的火車頭。但是美國的活力正受到前所未有的政治爭論的威脅,這種爭論削弱了試圖消除發展阻礙的努力。美國人需要的是像1957年蘇聯成功發射第一顆人造衛星以後那樣,整個美國社會團結到一個共同的夢想和目標上來。2012年美國經濟上的“人造衛星運動”將會除掉發展的結構性障礙(包括住房、公共財政和信用方面),釋放目前受到牽絆的金融力量,激活企業家精神。“後人造衛星”時期的工作將會圍繞教育、基礎設施、創新和其他有助於長遠發展的事業。

  黨派政治和解與領導力:世界上許多經濟問題持續並加深,但並不是複雜的技術問題引起的。在大多數情況下,今天的病症是由於政治紊亂和領導不力引起的,這倆個問題都導致不能採取困難但必要的決定。看看美國國會是怎麼搞掉奧巴馬總統的就業提議的。結果是整個系統自食其果。幸運的是,包括美國在內的幾個主要國家都將在今年舉行大選,使公民有機會向選舉出來的代表傳遞信息。信息越清晰越緊急,不斷鬥嘴的政客們越有可能克服真實存在或無中生有的各種傳統,為現在的人們和子孫後代做出正確的選擇。

  給新興消費國鬆綁:新興經濟體,尤其是中國,與歐美相比正處在非常不同的位置。由於儲蓄率持續處在世界高位,這些國家的居民有錢但是缺乏消費意願。他們的這種行為是兩種情況的複雜反映,即提供社會服務的不確定性導致的自我保護,和政府政策重生産而輕消費。通過改變後者,比如加快匯率系統自由化和調整稅收與補貼的平衡,新興經濟體將會對全球增長和貿易産生實質性的影響。

  世界經濟面臨在未來幾年中都面臨不確定的前景。既可能走出現在的陰影,實現經濟繁榮、就業增加、社會公平,也可能滑向失業增加、社會不公、金融不穩定和貿易戰的境地。這些現在都不是確定的,因為領導人們還有許多的能力來引領局勢朝好的方向發展。但是,就像歐洲所表現的那樣,他們猶豫和爭吵的時間越長,政策越有可能失去有效性和可信性。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發表評論
昵 稱:
國家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