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時尚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微博健康

為討好中國 特朗普剛走韓國就讓美吃一碗閉門羹

http://dailynews.sina.com/bg/   2017年11月16日 20:52   新華網

  原標題:金一南稱讚太明智!為討好中國,特朗普剛走韓國就讓美國吃了一大碗閉門羹。。。

  本月11號到14號,美國“雷根”號、“羅斯福”號和“尼米茲”號三艘航母,在西太地區與韓國和日本海軍分別舉行了聯合軍事演習。美國海軍在東亞同時集結三個航母戰鬥群,以往罕見,廣受關注。美國本來想組織一場美日韓三國聯演,但因為韓國不同意與日本聯合,因而只好改為美韓聯演和美日聯演兩場演習。

  那麼,這次海上聯演有什麼目的?

  韓國為何拒絶美日韓三方聯合軍演?

  就相關話題,著名軍事專家、國防大學教授金一南為將為您深入分析。

尼米茲號航母2012年在太平洋上執行任務(資料圖)尼米茲號航母2012年在太平洋上執行任務(資料圖)

  主持人:美國上一次在西太部署三艘航母進行軍演還是2007年的“勇者盾牌”海空聯合演習,並且演習地點選在相對遠離歐亞大陸的關島附近的海域。時隔十年,美軍再次同時出動三艘航母齊聚亞太,總说美軍是“一艘航母遊行,兩艘航母威懾,三艘以上就是准備開戰”,那麼這次,美軍要開戰了嗎?

  金一南:現在在日本海也好,在朝鮮半島也好,來四艘、五艘航母都是示威的,而不是作戰。特朗普講了,说朝鮮方面只認識一個動作,就是戰爭。太平洋總部軍方必須做出相應回應,軍方相應回應是兩種方式,一種是在日本海海域舉行所謂的美日韓的聯合軍演,出動三艘航母。另一方面我們看國防部長馬蒂斯,國家安全事務助理凱利,這都是軍人出身,都在跟特朗普講,朝鮮半島打不得,不能打。而且最近韓國總統文在寅也講了,不管任何人在朝鮮半島動武,都必須通過韓國人的同意。文在寅講的任何人其實主要是講美國人。因為現在最不願意在朝鮮半島發生戰爭的人就是韓國人,戰爭給各方帶來的損失,當然韓國方面的損失將是最為沉重的,所以他最不願意戰爭。

  主持人:所以無論來幾艘航母,現階段都只是威懾作用,不會真的開戰。

  金一南:是的。

  羅斯福號航母(CVN-71),是美軍尼米茲級核動力航空母艦的四號艦(資料圖)

  主持人:美軍三航母規模的演習,自然少不了地區盟國的參與。值得注意的是,美軍本來提議韓美日三國一起合練,日本同意,卻遭到了韓國的拒絶。所以美日韓聯合軍演最終變成了日美、美韓分別軍演。在朴槿惠執政時期,日韓在軍事交流上已經走出了好幾步,比如簽訂了《軍事情報保護協定》等。在這樣的合作基礎上,為什麼韓國這次選擇由國防部發言人官方表態,正面拒絶參加美日韓聯合軍演,並且韓國總統文在寅也多次直接表態“美國是同盟,日本不是”?

  雷根號航空母艦(CVN-76),是美軍尼米茲級核動力航空母艦的九號艦(資料圖)

  金一南:這點看主要是韓國方面對中國態度的看重。以前你说文在寅和朴槿惠對日政策有多大差別,其實沒多大差別,朴槿惠期間在慰安婦問題上也是非常堅持的,文在寅今天也是這樣。韓國對日的關係方面,不管是朴槿惠也好,文在寅也好,都保持高度警惕的,但是朴槿惠部署了薩德,中韓關係急轉直下,中國是韓國的第一大貿易伙伴,今天搞到這樣的地步,朴槿惠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所以文在寅上來以后,要緩和中韓的關係,採取了很多方法。包括最近比較明確的宣佈不構成美日韓共同對付中國的的軍事同盟,不可能達成韓日軍事條約,也不可能達成美日韓軍事同盟,這是做了保證。

  主持人:就是韓國在部署薩德反導系統之后做出的一個三不承諾,其中承諾的,韓美日安全合作不會發展成為三方軍事同盟。

  金一南:對,我們很歡迎韓國政府的這種態度,我們希望這種態度是一種常態,是一種戰略選擇,而不是一種策略選擇,不能说因為中國給你施壓,因為你的各方面受到損失了,我從策略的角度緩和一下中國人的情緒做些表示,這是不行的。如果是戰略層面的選擇,韓國認為在一個中長期以內,韓國都下決心不搞美日韓軍事同盟,共同對付中國,這點來看中韓關係就有了改善的基礎,這是中韓兩國發展關係一個重大的基礎。我們不可能把一個對中國進行針對性部署的國家,作為親密伙伴。比如说日本,安倍不管是挖空心思從各個方面圍堵中國、限制中國,在這種情況下,中日關係的冷淡,中日關係政冷經也冷,長期的缺乏領導人直接會面、會談成為一種必然,這種必然不是中國的選擇,是日本的選擇。

  而中韓關係的轉暖也是韓國方面的選擇。韓國方面選擇了不參加美國、日本共同圍堵中國的包圍圈,不參加他們聯合搞的軍事聯盟,這是韓國做出一個重大的選擇,我們希望這個選擇是重大的戰略選擇,而不是重大的戰術選擇,如果過了中韓關係冷淡期,中韓關係轉好了,雙方交往親密了,韓國方面又同意搞美日韓軍事同盟,共同對付中國了,這我覺得中國方面是難以接受的。

韓國總統文在寅(資料圖)韓國總統文在寅(資料圖)

  主持人:就是韓國在部署薩德反導系統之后做出的一個三不承諾,其中承諾的,韓美日安全合作不會發展成為三方軍事同盟。那麼一南教授,韓國作為朝鮮半島上重要的一方,要如何平衡與大國的關係才是對韓國自身發展最有利的?

  金一南:是的。我覺得韓國人今后的思路是安全上靠美國,經濟上靠中國。經濟上靠美國他認為不行,美國不可能給他提供很多的經濟方面的援助。尤其特朗普的單邊主義甚囂塵上,美韓雙方談判,覺得韓國的貿易占了美國的大便宜,在這種情況下韓國很難從美國經濟發展中再分一杯羹。它靠美國在韓國的軍事基地保護韓國的安全。在經濟上,經濟發展必須得靠中國,靠中國怎麼辦?就要跟中國搞好關係。所以说他緩和與中國的關係,並不是说他看見中國給他施加了多大的壓力,是從韓國自身利益出發,他做出一種明智的選擇。

  主持人:嗯,韓國選擇不參加美日韓軍事同盟圍堵中國,並且與美國保持適當距離,這對於韓國本身的發展來说都是好處多多的。

  金一南:是的。為什麼说這種選擇是明智的?就是它對韓國發展是有利的。對韓國提高生活水平,最終增進自己安全是有利的。韓國從今天看並沒有完全的獨立,韓軍的戰時指揮權還在美軍的手裏,韓國的總統自己不能指揮自己的軍隊,開戰權利在美軍的手裏。那麼在這種情況下,韓國還是一個不完備的國家,還不是一個正常發展的國家。韓國歷屆總統都想爭取韓國完全獨立的地位,這種完全獨立的地位,他從誰手上爭取?就是從美國人手中爭取。從美國人手中爭取,一味的投好美國,一味的美國说怎麼辦我就怎麼辦,你永遠是美國一個小嘍囉,永遠獲得不了獨立的地位。所以韓國人也很希望即使安全上靠美國,也在大國關係中迴旋余地大一些,改善與中國的關係,改善與俄羅斯的關係,對於增進韓國在地區發展的空間只有好處,沒有壞處。

  主持人:目前來看,文在寅總統在一些重大決策上更強調韓國利益,並不完全符合美國的想法,您覺得他在現在的立場上還能堅持多久?

  金一南:文在寅他就是一個比較中立的,比較想在大國中間踩翹翹板的這樣一個總統。所以美國人對文在寅滿意嗎?肯定是不滿意的,不滿意但是他也知道文在寅的政治空間也是有限的,文在寅也得在有限的空間內跳舞,他也不能夠為所欲為。在這種情況下,文在寅即使不想聽話,他也得聽話,這點自信美國人是有的。當然從中長期看,文在寅的政府中長期有多大的生命力?這是一個問題。他的生命力不完全依托他跟美國的關係怎麼樣,包括他與中國、俄羅斯、日本的關係。與日本的關係太近,在韓國包括所謂獨島的爭端,慰安婦的爭端,很多爭端的情況下,大幅度改善與日本的關係,文在寅無疑是政治自殺,他不會這麼做的。但是大幅度惡化與中國的關係,文在寅是經濟自殺,他也很難做。大幅度惡化與美國的軍事關係,文在寅是軍事自殺,他也不會做。所以文在寅他作為一個弱勢總統,他只有在各方面的平衡中小心謹慎的繼續走下去,這對他來说是一個很大的考驗。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