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時尚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微博健康

裏約奧運官員:不需羅切特道歉 他可能為了找樂子

http://news.sina.com   2016年08月29日 22:22   北京新浪網

羅切特與隊友導演鬧劇

羅切特與隊友導演鬧劇

  北京時間8月19日消息,如果道歉是一個體育項目的話,那裏約奧運會發言人馬里奧-安德拉達一定是金牌的有力競爭者。每天,他都要到達日常新聞發布會的現場,面對來自世界各地記者的長槍短炮。每天,他都要回應流彈降落在馬術中心、跳水和水球賽場池水變綠、暴力衝突等等問題。而每天,他都在做着道歉的表演。

  裏約奧運會的前八個比賽日中,安德拉達就道了四次歉,其中用了兩次“我感到抱歉”,一次“我們沒做好”,一次“我沒做好”。

  國際奧林匹克社會史學家主席大衛-瓦勒欽斯基告訴《今日美國》的記者:“我去過17屆奧運會,從來沒聽過這麼多道歉。他給我的感覺就像是巴格達-鮑勃(前伊拉克信息部部長)和喬治-布什的新聞發言人一樣。不過他們倆可從來沒道過歉。”

  不過,在問到該發言人是否認為美國游泳隊羅切特等人應該向他道歉時,他拒絶了這個提議。此前美國游泳隊的羅切特等人曾聲稱在裏約遭遇搶劫,而裏約警方現已針對幾名運動員展開調查,認為這個搶劫案並未發生過。但實際上,安德拉達在本周早些時候就已經美國游泳隊這幾名隊員的遭遇道過歉了。

  “我不后悔道歉。”安德拉達笑着,標誌性地揮着手说。“我也不指望羅切特或其他應該道歉的運動員們道歉。他們訓練多年,代表自己的國家來到這,在如此大的壓力下比賽,發生這種事可能只是為了找點樂子。我能理解。希望大家給這幾個孩子一點空間。他們犯了錯,這就是生活,但是生活還得繼續。”

  盡管記者一再求證安德拉達的態度,他仍堅持自己的看法:“我認為案情反轉,真相已經水落石出了。當這個事件一開始被曝出來,有些人認為裏約的形象受到了影響,也有人把我們想得很糟,但是現在的事實是,我們沒有做錯。所以為什麼還需要道歉?為什麼還要繼續討論這件事?事實已經擺在那裏,一切都過去了。”

  這位滿頭白髮、矮壯結實、穿着黃色奧運服的老人,坐在發布會的坐席上,神色平靜。但他發完言走下來時,卻充滿了一個長者的溫暖。

  安德拉達笑说,他已經不記得自己的年齡了,可能是56歲吧,連自己的手機號碼和兩個兒子的生日都不記得了。“我想我已經老了,腦子裏的硬碟已經塞滿了東西。這讓人沮喪,不過卻是事實。”他说。

  而安德拉達對自己記憶力衰退的描述,恰恰反映了他對本屆奧運會存在的這些問題的看法——讓人沮喪,但卻是事實。在他看來,在解決問題之前,向媒體承認錯誤才是關鍵的一步。

  “人的交流需要信任。”他说。“所以如果我犯了錯,或者我們的團隊犯了錯,我們就必須道歉,然后再说解決方案。”

  安德拉達大學時期學的是經濟學,但是畢業后,他卻在裏約的一家報社做F1的報導工作。在成為拉丁美洲的耐克通訊主管前,他曾在《巴西日報》和路透社工作過。兩年前,他接到任命,擔任裏約奧運會的通訊執行主管。

  “我的工作就像是外交官。”安德拉達说,但他爆料自己上大學時,外交課程的入門考試不及格。此外,安德拉達稱自己掌握英語,法語和葡萄牙語三門語言,也會说義大利語和西班牙語。

  是的,也就是说,安德拉達會用五門語言道歉。

  (Ceci)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