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時尚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微博健康

情懷|林丹李宗偉給彼此的信 最好年華有最好的你

http://news.sina.com   2016年08月19日 17:56   北京新浪網

林李已成永恆

林李已成永恆

  三十七次交手,林李的故事,讓我們難以忘懷。

  與你為敵,已經成為一種習慣,不止為勝負。

  如果他們彼此給對方寫一封信的話,他們又會怎麼说呢?

林丹和李宗偉三十七次相遇后換球衣

  吾兄宗偉:

  昨天看你扔下球拍、在空中跳起怒吼的時候,我真的很為你高興。

  我們倆,認識該有十六年了吧。當年我們還意氣風發,那時有陶菲克,有皮特蓋德,我們倆還不夠出色,第一次交手我贏了,可是我們誰也不會想到,這麼多年來,竟然和你打了這麼多場比賽。

  我們互有勝負,當然,讓我小小驕傲一下,還是我贏得更多一些。但我不想談成績怎樣怎樣,因為你我早已不是可以用成績來衡量的人。有人叫我“超級丹”,也有人為你感到悲情,因為你,感覺運氣總是比我差一點,每次大賽的時候,我都能贏你一頭。

  還是挺感謝你的。我的名字裏,除了那些大滿貫、冠軍外,還有個溫情的聯繫“林李”。我們也能像C羅與梅西,伯德和魔術師,費德勒和納達爾一樣,因為彼此的存在而永恆。

  因為有你,才有了更好的我。我拿到了几乎都能拿到的冠軍,卻依然不敢放下心來去偷懶。本來我可以高唱着無敵最是寂寞,可是因為有你,每次都把我逼出冷汗,每次都能在決賽和我隔網相對的你。你在后面拼了命的追我,我也不能就這樣讓你輕易殺過來啊。你練,我也練。你不服輸,我不敢懈怠。

  就這樣,我們都成了老傢伙了。后來者越來越多了。我偶爾和你短信聊聊天,说说這些年輕人。他們不行啊,諸強爭霸,哪像我們那個時候,只有我們兩個。说實話,挺寂寞的,但是每次和你對戰,都能將我全身的力量迸發出來。我練了這麼久的劍,只有你,配得上我劍刃出鞘。

  於是,就到了裏約,我的第四屆奧運會。四分之一決賽的時候,我打印度那小子挺費勁的,但我挺了過來。當我差點沒堅持住的時候,我就想起自己和你的約定,和你在半決賽相會的約定。

  第三十七次和你隔網相對,離第一次已經過了一個輪迴。说真的,當我滑了那一下輸給你的時候,我沒有遺憾。你是我最偉大的對手,我願意輸給你,不后悔。抱你的時候,我真是覺得,這十幾年,和你,彷彿是一場夢。

  我會拿着你的球衣,和我未來的孩子说。有個叫李宗偉的叔叔,是爸爸最偉大的對手,也是最好的朋友。

  最好的年華遇見你,是我的運氣。決賽加油。——林丹

永遠的擁抱永遠的擁抱

  吾弟林丹:

  我就用中文來寫這封信了,雖然你知道的我中文说得還行,但是寫起來,並沒有那麼好。但是,這一次,應該寫信來说说我們的事情了。

  2000年,我第一次見你,我們拍了照片。我記得那個時候你就愛耍帥,穿着西服皮鞋的你高我小半頭,那是我們都很年少,留着中分頭的我有點青澀,而你卻滿臉不羈。说真的,那時候我沒有想到,和你的故事會有這麼久,這麼精彩。

  2004年的2月,我們第一次交手,我輸了。之后一年裏,我和你交手了八次,只贏了兩次。我看着意氣風發的你,就想,定了,以后就要和你爭奪冠軍了。不過,那時候,陶菲克還在我們身前,皮特-蓋德也成為一道鴻溝,縱使我們使出千百般武藝,他還是能將我們心中渴望已久的冠軍輕輕抹去。

  你憋着一口氣,我也憋着一口氣。

  我知道你玩命訓練,那我就比你更努力一點。你一天訓練十個小時,我就一天練上個十幾個小時。每當我懈怠的時候、想停下來的時候,我腦海里全是你的身影。不能戰勝你,何談什麼真正的王者?

  終於,有一天,我登上了屬於自己的山峰,放眼望去,群峰中只有你的山頭。我以為我准備好了,我要用冠軍證明自己。而想證明自己的方式,唯有將你挑落馬下。

  可是現實卻如此殘酷。08年北京奧運會,你打瘋了,我懵了;11年世錦賽,你已經盡收榮譽,世界第一的我卻只是守着一個第一的虛名。我還是輸了,你在終點線前絶殺了我;一年后倫敦,看到你扔掉拍子狂奔的時候,你知道我有多麼懊惱嗎?我不願意起身,因為這樣的結果太沉重、也太煎熬。四年來我無時無刻不再想着怎麼戰勝你,可結局依然苦澀——銀牌。我有太多的銀牌,你有太多的金牌。我想要個金牌。大賽的金牌,哪怕一個都好。

  我繼續玩命訓練。我不知道自己磨破了多少雙鞋,打斷了多少桿拍子,我在館裏不知道白天和黑夜,我腦子裏揮之不去的全是你的名字。我有的時候感嘆自己太背,為什麼遇到你這樣的天才。如果不是你,可能這十年都會是我的天下。可惜你的強大存在已成為事實,我只有打敗你,才能取得我想要的東西。

  不過,那時候,我們會偶爾通過短信聯繫聯繫。我知道千金易得,知己難求。我想和你做永遠的朋友,只不過,那是場下,內心裏,我還是憋着一股勁,想要那個冠軍。13年世錦賽,還是該死的結局,只不過這一次,我還沒有和你戰鬥八百回合便已倒下。你跑到我身邊問候我的時候,我摸了下你膝蓋,心中五味雜陳。沒錯,是的,林丹,你是偉大的對手,也是最好的朋友。

  后面,我老了,你也不年輕了。有很多二十歲的少年們來挑戰我們的霸權了,我會偶爾輸給他們,可是我心中的對手,還是只有你一個。只有戰勝你,我覺得我拿到的冠軍才是有意義的。媒體們都在渲染我們,“林李大戰”前總是會問我下一次會不會再有這樣的對決。说實話,我不知道,我只是很期待。老傢伙了,打一次少一次了。

  昨天,我終於贏了你。我很激動很激動。不是我怕拿不到金牌,而是我真的太想贏你了。每一個人都想成為勇士,戰勝你,是我最自豪的一刻。當我和你換球衣和你擁抱,看着咱們兩個老傢伙身上的傷疤與繃帶的時候,我又想起我認識你的那個時候,如果時間能從來一遍,該有多好啊。但這樣的故事,已經足以讓我刻骨銘心。

  如果不是碰上你,拼命該有多麼無趣,努力又有多麼可惜?

  老弟,今年的決賽,你終於不用上場了。那麼,就把掌聲給我,可好?——李宗偉

  (韋雨木)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