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時尚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微博健康

馮瀟霆回顧12強:任航忘卧草駡了他 對高洪波內疚

http://news.sina.com   2017年09月11日 09:23   北京新浪網

馮瀟霆

馮瀟霆

  來源:豐臻 賽點

  十二強賽已經結束了,但十二強賽的故事不該結束。作為隊裏唯一踢滿10場比賽每1分鐘的球員,馮瀟霆無疑對十二強賽最有發言權。9月8日,在廣州,南都記者對馮瀟霆進行了一次專訪,他從切身角度回憶起這10場比賽的跌宕起伏,我們有機會從一個側面看到一支更清晰的國足。

  最后一場戰勝了卡塔爾但仍出局,賽后馮瀟霆哭了。

  1

  南都:第一場在首爾打韓國隊,跟之前經歷過的所有比賽有什麼不同?

  馮瀟霆:新鮮感。一半是期待,一半是擔心,畢竟對手是韓國隊,還是在客場。

  南都:高洪波當時對外一直说中國隊是最弱的球隊,對你們也這麼说?

  馮瀟霆:可以這麼说,確實很幸運才晉級,而且這個小組裏,只有我們這麼多年沒打過十強賽或者十二強賽。高指導的意思是我們得放低姿態,去拼對手。這個定位沒有問題。隊裏大家心態也很統一,都是第一次經歷,肯定得先把防守做好。打五后衛也起到了效果,頭兩場打韓國和伊朗,亞洲第一第二的球隊,我們防守還可以,尤其打伊朗時。

  南都:打韓國雖然輸球,但輿論和球迷變樂觀了,隊員呢?

  馮瀟霆:我們想象中的十二強賽不是這樣的,想象中可能會打得更糟糕一些。打完韓國和伊朗,感覺有機會沖一衝。

  2

  南都:明明呈上升勢頭,為什麼到了打敘利亞就完全不一樣了?

  馮瀟霆:我感覺是突然壓力太大。打完兩場,所有人都覺得我們似乎有戲。從媒體到身邊的朋友,就说我們必須贏,而且肯定贏。其實十二強賽裏誰肯定能贏誰?中國隊更沒有说肯定能贏誰。

  南都:所以球員也受了影響?

  馮瀟霆:不只是球員。足協領導都说這場球我們肯定能贏。我們沒踢過敘利亞啊,根本不知道他們在這種比賽裏是什麼水平,有點先入為主了。從我自身感覺,那場球賽前有一種不太好的預感。

  南都:顧超的失誤,讓高洪波的用人和派兵佈陣成為衆矢之的。

  馮瀟霆:跟前兩場相比,那場球我們也沒換陣型,打法跟之前是一樣的。我覺得還是球員自己沒發揮出來。

  南都:為什麼就發揮不出來呢?

  馮瀟霆:打韓國和伊朗,沒太大包袱。輪到打敘利亞,大家在場上不太會處理那種壓力。

  3

  南都:輸給敘利亞后馬上要打烏茲別克斯坦,突然就從樂觀變得悲觀了?

  馮瀟霆:打敘利亞輸了,剛起來的信心一下子就下去了。打烏茲別克時,外界輿論環境倒沒有影響我們,是整個球隊內部的氣氛不好了。我們3場就拿了1分,跟原定計劃不一樣,球員心裏有些動搖。

  南都:高洪波是怎麼調整球隊的?能感覺到輿論給他帶來的壓力嗎?

  馮瀟霆:高指導對我們很了解,知道我們隊員情緒已經不太對。我能感受到他的壓力,他不會輕易讓球員看到他的負面情緒,但因為我是隊長,他跟我溝通得比較多。他说十二強賽我們可能需要交一些學費,這是毋庸置疑的。打烏茲別克那場還是太想贏,覺得再不贏就不行了。但也沒打好。

  南都:打烏茲別克之前,有沒有得到風聲说高洪波可能“下課”?

  馮瀟霆:沒有,完全不知道。比完賽在更衣室他也沒说,他先在發布會上说了辭職,回到更衣室才跟我們说。當時太沮喪了,一來比賽輸了,二來球員對高指導是有個人感情的。

  請辭以后的高洪波。

  南都:對高洪波的遭遇有沒有一種同情的心理?

  馮瀟霆:不是同情,是內疚。比賽沒打好本是球員的問題。教練只是佈置,球員是發揮。每個人心裏都有桿秤,球員自己過后也會反省的。

  南都:輸給烏茲別克后絶望了嗎?

  馮瀟霆:談不上“絶望”兩個字,但確實沒那麼有信心了。

  4

  南都:得知裏皮接手的消息,作為恆大球員,你們跟其他球員感受應該不一樣?

  馮瀟霆:他帶過我們,我們也了解他,很親切。我們知道在世界大牌教練裏,他是對中國足球最了解的一個。當時在昆明,其他隊的球員不太了解裏皮,我們私下會有一些交流,聊聊他的訓練方法。

  南都:都覺得主場打卡塔爾這場球雖然平了,但它是技戰術層面踢得最好一場。球員是怎麼認為的?

  馮瀟霆:裏皮在更衣室裏说,我們發揮出了70%到80%的能力。他剛過來沒幾天,其實技戰術上沒有什麼大變化,他主要是調整每個人的精神狀態和身體狀態,每天就说我們是亞洲最好。说多了,心理上好像真的有點用。你在做拉伸的時候他都會走過來跟你嘮兩句,说怎麼樣,沒問題吧,你們就是最好的,卡塔爾這場球必須拿下來。

  南都:沒能贏下卡塔爾,是不是真的就不再去想世界杯了?

  馮瀟霆:其實從第一場開始就沒有想到底能不能出線,就是一場場打,到主場打卡塔爾,打之前、打完了,也沒有想最終的結果。5輪拿兩分,從有希望到機會渺茫,球員心態也不一樣,有些球員以后還有機會打,像我們這種老隊員可能就這麼一次機會了,你不可能放棄的,只是说信心不夠充足了。

  5

  南都:在長沙打韓國時,理論上的出線希望還存在,那場球還是舉國關注。

  馮瀟霆:打韓國那場太有故事了。那場球是必須得贏,如果輸了,那就零希望。我們一直做的事情就是延續希望,誰也不想徹底絶望。當時是個非常時期。作為國家隊球員,那種榮譽感和責任心是非常強烈的。就是不能輸,絶對不能輸,當時是這種心態。只要能贏韓國,接下來的比賽無所謂。

  南都:贏了韓國后你又哭了。

  馮瀟霆:踢了十多年國家隊,這麼多年所有的情緒夾雜在一起。我們之前跟韓國隊踢東亞四強賽,贏了他們,又说他們上的不是主力,又说是他們踢假球,然后说他們歐洲球員一回來,我們還是得輸。贏了心裏確實爽,就是瘋了的那種開心,當時現場還有那種愛國情緒的渲染。

  這是十二強賽上的經典一幕。

  南都:裏皮來后兩場球拿了4分,又重新恢復了信心?

  馮瀟霆:可以這麼说。但打伊朗確實是沒辦法,又是客場。他們主場都沒輸過球。

  6

  南都:前7場比賽像坐過山車一樣。客場輸給伊朗后,意味着出線形勢還是不好。

  馮瀟霆:輸給伊朗,情緒上倒沒有什麼起伏。賽后大家聊天,也说盡力了,但真是打不過。主場還有點戲,客場真打不過。這場就輸了一個,以前國家隊在德黑蘭都輸兩三個。能接受。跟姜至鵬那個失誤沒關係,對方上半場都10個機會了。整體能力是有差距的。

  南都:客場打敘利亞,落后的情況下,能在客場連追兩個球大家已經很驚訝了。

  馮瀟霆:逆轉不是突發的。我們下半場一直佔據主動,情況到了最差的地步,肯定得拼盡全力了,每個人在不留余地地牽扯,做無球跑動,這個比賽就跟之前不一樣了。那場球我們的精神層面特別好。

  南都:敘利亞后來完全沒有機會,就那麼一個定位球進球了。從你賽后接受採訪時说的話,聽得出來你很失望。

  馮瀟霆:對結果是有點憋屈。

  南都:中國隊缺乏這種比賽的經驗?

  馮瀟霆:我們反超之后,大家還是有進取心的,但回頭想想可以稍微聰明一點。你看對方他們領先之后怎麼做的,他們上半場就開始拖延時間了。我們是不是在補時階段每個人都聰明地耗一下時間?稍微把節奏放慢一點,節奏一緩,比賽基本上就結束了。對方當時已經攻不進來了。不過這個東西你又不能批評什麼,因為延誤時間耽誤比賽是不提倡的,可是具體到某個情境裏,我覺得是需要被理解的,應該學會隨機應變。

  南都:中國隊好像一直都不擅長這個。

  馮瀟霆:平時比賽大家又想要結果,又想要過程,問題是十二強賽中國隊很難做到這一點。從我作為一個后衛的角度來说,最終決定足球好與壞的,就是成績,這是世界杯預選賽啊,打得不管多難看,我們要的是比分,我們根本不需要過程。再難看,再爛,又怎麼樣。

  憾平敘利亞后的馮瀟霆。

  7

  南都:打烏茲別克斯坦拿到十二碼,沒見你那麼激動過。

  馮瀟霆:一個是我拿到十二碼我興奮,一個是那時候80分鐘了。真急死我了,我從50分鐘開始看表,70分鐘之后就不看了。快80分鐘了有個角球,本來沒安排我上,但我堅持要上去。我身上已經拿了張黃牌,按照我們恆大的規矩,已經拿了黃牌的人,角球的時候就不要留在后場了,怕留在后面給人打反擊,戰術犯規容易再吃牌就下去了。我说我不回了。

  南都:那個十二碼后來有點爭議,你怎麼想的?

  馮瀟霆:第二次傳中的時候,我后插上,往天上一看,有戲啊,那時候可能是真思考人生了。首先看守門員在哪兒,有點遠,然后該怎麼處理,停的話該往哪兒停。因為聯賽裏有個李學鵬給我傳的球,停大了,沒打進。擔心,腦子裏一瞬間好像想了很多事。我這回沒停大,是停小了,就在眼前,這時候伊斯梅洛夫剛好在這兒,他來搶,用腿踢到我身上了,我頓了一下,我感覺這個球,要射門不一定能進,那就倒吧。那就十二碼了。

  南都:進球后還有差不多10分鐘,中國隊全綫退防,其實大家都怕重蹈打敘利亞的覆轍。

  馮瀟霆:你说合理利用規則也好,有了打敘利亞的經驗教訓也好,我感覺必須要那麼去做。進完球之后我就跟武磊肖智郜林他們仨说,能耽誤就耽誤。我倒地了,我一定就慢慢起來。有回任航倒地了,大航這人性格比較直,他倒地之后,躺了沒半秒就起來,我着急我駡他,我说你幹嘛啊,他说他忘了。

  8

  南都:贏了烏茲別克,微弱的希望還在維持。

  馮瀟霆:其實每一場比賽都是在續命,續到最后,沒覺得希望更大。最后一場打卡塔爾難度一點兒不小,不比前面任何一場小。必須得贏,還得要凈勝球,但人家卡塔爾很放鬆,你看在場上,卡塔爾機會太多了,反擊的時候經常以多打少。

  南都:中國隊歷史上很少有那種破釜沉舟的時刻。

  馮瀟霆:沒辦法,0比1落后,球員在場上就是愛誰誰了,要麼就是能扳回來,要麼就得大比分輸球。智哥這個紅牌很關鍵,那球要丟了,就基本輸掉了。后來已經沒那麼多戰術上的東西了。最后10個人逆轉2比1了,但還是拿球再回來,想爭取多進一個,真想再打一個。那場球就是無氧,來回無氧。

  南都:當時你們在場上知道其他場次結果嗎?

  馮瀟霆:一直不知道,只知道我們要拿凈勝球。是哨子響了,我們再問其他場次比分多少,看到教練席上有人做手勢说韓國和伊朗已經0比0結束了,一下子就難受了。

  南都:贏韓國后你哭了,國足出局后你又哭了。

  馮瀟霆:以前打不上十強賽,也失落,但這兩種失落感不一樣。我不想哭的,在混采區的時候,記者問了個問題,問從四十強賽到十二強賽的感受,我一想這個過程就忍不住了。想到這有可能是最后一次,85一代有誰能保證堅持到四年后。想到這個也難受,在電梯裏咣咣哭,但上車前忍住了,總不能讓隊友看到這樣子。

  這一幕馮瀟霆不想隊友看見,但全國球迷都看見了。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