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時尚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微博健康

郝海東評裏皮受追捧:總神話人 成績不行再打倒他

http://news.sina.com   2017年09月12日 21:06   北京新浪網

郝海東

郝海東

  來源:體育産業生態圈 

  深度作者:葛思文

  對於國家隊而言,奇跡終究沒能出現,國足無緣俄羅斯已是過去時。未來中國足球路在何方?體育的生意又要怎麼做?

  近日,生態圈聯繫到了快人快語的足壇名宿郝海東,聊了聊他對國足的看法,以及轉型投資人的他如何耕耘足球産業。

  文/ 葛 思文

  編輯/ 郭 陽

  郝海東,作為曾經中國足壇第一前鋒,為2002年中國隊進軍韓日世界杯立下汗馬功勞。一向心直口快的他常常對中國足球發表評論,或是建議進言,往往能博得球迷滿堂彩,或是引來萬千爭議,於是常有人拿“郝大炮”來稱呼他。

  實際上,在退役之后,雖然已遠離職業足壇,郝海東卻實打實的在耕耘着中國足壇最急缺的兩樣東西:青訓與草根賽事。轉型投資人之后,多年以來,郝海東堅持做國奧越野俱樂部和中國城市聯賽,讓更多人尤其是年輕人參與到足球運動中來。

  在國足無緣俄羅斯世界杯后,生態圈再次和郝海東進行了一次對話。在這裏,國足的世界杯之旅自然是繞不開的話題,此外,我們還了解到了郝海東本人在體育産業中的又一次大型投資。據了解,通過這次投資,郝海東的商業版圖更加龐大,而這一次,足球游戲市場成為了他關注的新戰場,這家體育公司也是剛剛拿到了中超聯賽游戲版權

  “12強賽過程值得思考,總神話教練反映的是社會問題”

  生態圈:在您看來,這次國足隊十二強賽整體能得多少分?

  郝海東:十二強賽實際分了兩個階段,因為不同的教練員,不同的隊員,變化很大,但是最終還是沒能出線。四場得一分,和最后六場得十一分當然不一樣的。雖然后面發揮的不錯,但是你還是背不過來前面的鍋。

  那輸了的比賽,你沒法去说怎麼怎麼好——比如说我2:3輸給了韓國,媒體老说什麼雖敗猶榮。輸就是輸,贏就是贏——這個東西就是要看結果。什麼站着死,跪着死,扯淡,死了就死了,誰管你怎麼死的?

  只在,這個過程當中,你要知道你是怎麼輸的。都是輸,但要有一個公正的評價:六場得11分,和你前四場得1分,到底原因是什麼。難道是只因為教練員的改變嗎?這背后的東西值得我們去思考。

  生態圈:如今國足兵敗,不少人又提起了1997年和2001年那兩次預選賽,以及2002年世界杯,如今球迷看來,當時國足的戰術素養很高。您怎麼評價當時的球隊?

  郝海東:1997年那批國家隊最有特點,到了2002年的時候出線也是水到渠成。包括當時清米盧來,以及整個所有的安排,隊員的成熟,對整個足球理解的加深……應該说,最后出線是順理成章的。

  2002年世界杯打了三場比賽,除了第一場和哥斯達黎加打得不是很好,包括對巴西以及對陣土耳其,某些時間段表現的非常不錯,你可以看到,那個時候整個球隊表現出來的水平還是很高的。

  但可惜的是,我們從來沒有真正認識到足球是應該怎麼樣,這就是我們的國情這種體制,沒有專業的人在干專業的事,最后就是一地鷄毛,又蹉跎了這麼些年。

  生態圈:這次世預賽之后,不少人在對裏皮歌功頌德,實際上過去有米盧,亞洲杯后大家也神話過佩蘭。對教練的問題您怎麼看?

  郝海東:中國足球是中國社會的縮影,這不單純是一個中國足球的事情。誰都神話。神話了米盧,神話了佩蘭,神話了某一個人。最后成績不行到時候再去駡他,去把他打倒,摁在地上。總是這麼一個循環往複。

  足球不是某一個人踢,它是一個集體項目,是一個社會的載體,社會基礎。你沒有場地,沒有人,沒有孩子,沒有時間,沒有組織,誰來都沒有用。

  當然,足球世界裏肯定有高低之分,如果沒有,不可能有世界冠軍,有亞洲冠軍,有全國冠軍。肯定有水平的高低存在。然而問題在於,在我們的評價體系裏,全都是人為的塑造,失去了公平評判,要麼就上天了,要麼就打死了。一窩蜂的誇,或是全部都在駡。在這個過程當中,大家各懷目的,各懷鬼胎。

  在二十多年前,我就已經看到了,但是沒辦法,現在還是依舊在重覆着,這裏面凸顯了不少社會問題。

  要讓專業的“郝海東“來干中國足球專業的事

  生態圈:姚明擔任了籃協主席,現在不少人也呼籲請有聲望的足球運動員來做足協主席,包括您的呼聲也很高。對這件事您怎麼看?

  郝海東:除了年維泗、王俊生之后,再也沒有職業經歷的足協主席了。在我看來,足協主席是郝海東、李海東、王海東誰來做都沒關係,關鍵是要專業。只要讓行家、讓專業的人干專業的事,都沒有問題。不光是主席,下面各個部門也應該用熟悉職業足球的人。

  所以現在就是將改革進行到底。民族也好、國家也好、行業也好,真正去改變,如果不讓專業的人干專業的事,沒的好,沒的贏。

  生態圈:重要的是它得往正確的方向發展,不然換誰都是那麼回事,是這個道理嗎?

  郝海東:對,換來換去有什麼用?於事無補。如果不尋求專業性,而是只看職級來安排管理者,他怎麼會對這個行業負責,他怎麼會對教練員、運動員、球證負責呢?他只對他的官負責,他只對他的烏紗帽負責。這有什麼用?就是這麼真實和現實,不改沒有用。

  “做一些力所能及的投資,足球游戲是我下一塊拼圖”

  生態圈:如今您在個人商業上有怎樣的規劃?我們注意到您做了一些體育投資方面的工作,有怎樣的投資邏輯?

  郝海東:我本身是體工隊出身,1987年當兵,后來到大連萬達,有些東西你要自己去領悟,要早一點有所意識。在中國,足球並不能管你一輩子,你很難说會幹一輩子——當然如果按照在國外這種模式的話,我沒問題,我可能一直干這個,33歲我就是主教練兼隊員了,我可以再接着當管理者,去做俱樂部運營、管理。

  但情況在於,國內不是這樣的。當一個企業倒閉了或是不玩足球了,俱樂部也就沒了。大連萬達、大連實德什麼都沒了。在我們這很多事情,你要很早就感悟到,去理解,然后就及時跳出來,去做一點力所能及的事情。

  我也改變不了大環境,但是我還能為自己、為我家人、為老人、為孩子去做點什麼事,不在職業足球的層面,可能在其他方面。我參與的項目,包括中國城市足球聯賽,包括國奧越野,我們要做的青訓、草根足球,我作為合伙人、股東參與進來。我不讓別人左右我,操縱我,我也不想去迎合什麼,那我只能做一點嘗試,做一點足球商業的事情,也給自己一點保障。

  生態圈:最近聽说你您又和一家體育公司達成了合作意向,這次是您之前沒有接觸的足球游戲和競猜,這次的合作,是有什麼樣一個契機呢?

  郝海東:目前我的投資裏,有賽事、有青訓,未來我還要在校園足球方面做一些投資。當我把體育競猜和游戲結合進來之后,我的整個商業邏輯就比較完整了。

  體育産業是中國的朝陽産業,而體育游戲在這其中有很大的發展空間。我投資的這家公司拿到了中超聯賽的授權,是中超聯賽官方高級合作伙伴。這家公司打造的體育游戲平台和競猜緊密結合在一起,對用戶來说應該是很有吸引力的。在玩游戲、組織自己球隊的過程中,還能和好友PK、競猜。我也非常期待,中國本土公司,能夠打造出來一款讓全中國球迷都喜歡的、屬於我們自己的足球游戲、體育游戲。

  生態圈:您表示看好體育游戲的發展,如今電競也非常火熱,有很多大型賽事,如果未來體育游戲這類電競進入奧運,您會是怎樣的態度?

  郝海東:如果從對足球的關注度來講,這個肯定是有好處,你可以讓更多年輕人喜歡上足球,但是我不希望他沉迷於只在電腦和電視機前。

  像當年日本一樣,他們拍了一個《足球小將》,引導更多孩子們喜歡上了足球,這就是好的效果。我也希望我來做體育游戲,能夠健康、有益處,讓更多年輕人、孩子們能夠從線上喜歡上足球,再通過正確的引導,讓他們從線上走到綫下,從屋裏走到體育場上真正來踢,這就是一個成功的引導和教育。

  生態圈:對於從“運動員郝海東”到“投資人郝海東”的轉變,您是怎麼看的?

  郝海東:足球是足球,你參與其中,和真正作為投資、股東、總經理的時候,肯定是不一樣的。

  如今,我能夠把自己作為“足球人郝海東”的切身體會和經驗,在這個社會當中廣泛傳播出去。通過中國城市足球聯賽、國奧越野,我們去做賽事,去做青訓,未來和新簽約的公司做足球游戲、體育游戲,都是在為中國體育的進步和發展努力。

  就拿培養孩子來说,我們國奧越野有這麼多孩子在青訓,我們中國城市聯賽現在在打聯賽,已經專業到了有底線裁判的程度,未來跟新的合作方還是會為這些努力,這就是我們在用心做的事情。至於我們干到什麼高度,能幹到什麼程度,我不敢说。

  其實人生就是這樣,就像跟球賽一樣,你很難说你就一定會贏,但是我們做了,努力了,沒有弄虛作假,沒有危害社會,都是積極向上的,我們就問心無愧。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