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時尚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微博健康

想當馬拉多納式的圖騰有多難?梅西還要翻三座山

http://dailynews.sina.com/bg/   2017年10月30日 05:20   北京新浪網

梅西很難成為馬拉多納式的阿根廷圖騰

梅西很難成為馬拉多納式的阿根廷圖騰

  新賽季的梅西火力全開,不但在西甲賽場上打入12球,幫助巴薩取得9勝1平佔據積分榜首,還在世預賽南美區的最后關頭力輓狂瀾,帶領阿根廷殺入世界杯決賽圈。如今的梅西已經成為繼馬拉多納之后阿根廷的又一位旗幟性人物。有些人已經開始認為,如果梅西能夠帶領阿根廷奪得1座世界杯冠軍,成為球王級的巨星,就能接過馬拉多納的權杖,成為阿根廷的新圖騰。

  這種说法無疑是對梅西的一種認可,梅西也確實具備堪比馬拉多納的超凡能力。但也許球王的稱號對於他來说並不是遙不可及的,但想成為阿根廷的新圖騰,梅西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馬拉多納在更衣室帶領阿根廷全隊高唱“Argentina!”馬拉多納在更衣室帶領阿根廷全隊高唱“Argentina!”

  首先,相比於馬拉多納,梅西缺乏一些霸氣和個性。馬拉多納一向以桀驁不馴和天生的領袖氣質而聞名,他的身上永遠透露着一股為了勝利不擇手段的饑渴感,也帶着一種身為“江湖大哥”的豪爽和直接。在面對狀況和逆境時,馬拉多納除了能夠親自挺身而出,也能用直截了當的語言和行為激勵、凝聚隊友。1986年世界杯半決賽阿根廷對陣比利時,巴爾達諾接到馬拉多納長途奔襲后的傳球選擇射門,卻不幸打飛,馬拉多納第一時間上前安慰隊友:“一個跟我跑了70米的球員有權把這球打飛。”同樣的事之后也曾出現,一次馬拉多納追上接近底線的皮球,並送出一記傳中,但卻被隊友打飛,賽后,馬拉多納同樣為隊友辯護:“他有權利踢飛,因為他相信我。”而在1986世界杯阿根廷戰勝英格蘭的那場大戰后,馬拉多納帶領全隊在更衣室高唱“Argentina!”的画面更是成為經典……馬拉多納的領袖力也幫助他收穫極高的聲望和衆多追隨者,人們深深地被馬拉多納的個人魅力所吸引,這才成就了他在阿根廷獨特的地位。

  而在這方面,梅西的表現就稍顯不足。梅西的性格更加內斂、低調,人們很少看到他在球場上對着隊友呼喊、溝通。他似乎總是那麼安靜,面對問題,他也更傾向用自己的行動去解決。這一點也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他,在阿根廷隊內,當球隊出現問題時,梅西也更多選擇禮讓和適應,而沒有堅持自己的核心地位,更多地利用自己最擅長、最強大的技能來帶領球隊。好在最終桑保利做出了選擇,通過召入少數大牌球員的方式,幫助梅西確立了核心球員的地位,才較為順利地解決了球隊各自為戰的問題。

梅西沒有像馬拉多納那樣在巔峰期獲得“獨自帶隊”的機會梅西沒有像馬拉多納那樣在巔峰期獲得“獨自帶隊”的機會

  其次,目前的梅西相比於馬拉多納,還少了一絲“孤膽英雄”的傳奇意味。梅西固然是偉大的,但他的能力巔峰和夢三巴薩的巔峰在時間上几乎是完全重合的,他的那些主要榮譽,大部分也都是在夢三巴薩褪色之前拿到的,這就讓許多人産生了對梅西的質疑:如果沒有那支無與倫比的巴薩,梅西還會那麼強嗎?如今隨着年齡的增長,梅西也越來越傾向於更加輕鬆、更加合理的方式去比賽,犧牲了過去作為“絶對爆點”的那種視覺衝擊力,更讓一些不喜歡梅西的人有了攻擊他的理由。可以说,夢三巴薩王朝在一定程度上掩蓋了梅西的偉大。梅西也因此錯過了證明自己不是“體系球員”,可以憑藉一己之力帶領球隊的最佳時機。

  而馬拉多納在這個方面則有機會證明自己。在告別巴薩后,馬拉多納於1984-85賽季之初加盟意甲的那不勒斯,之前一個賽季的那不勒斯僅僅排在意甲第11,還一度徘徊在降級區,而馬拉多納的到來,立刻就讓這支義大利南部球隊獲得了新生:1984-85賽季,那不勒斯獲得意甲第八;1985-86賽季,那不勒斯排名就躥升到聯賽第三;而到了加盟那不勒斯的第三個賽季(1986-87賽季),馬拉多納就帶領球隊獲得隊史首個意甲冠軍;1988-89賽季,馬拉多納又帶領那不勒斯拿到歐洲聯盟杯的冠軍,並在之后的一個賽季裏再次收穫意甲冠軍。在這個過程中,馬拉多納用他精湛的球技和逆天的表現,征服了整個義大利,他也被許多人直接稱作憑藉“一己之力”帶領球隊前進的人,卡納瓦羅就曾说過:“從我的球員生涯到教練生涯,只有一個人能憑藉一己之力決定比賽,那就是馬拉多納。全世界只有一個馬拉多納,而其他人想要贏下比賽,就只能依靠整體。”

贏得1986年世界杯給馬拉多納帶來的影響遠遠超出了足球的範疇贏得1986年世界杯給馬拉多納帶來的影響遠遠超出了足球的範疇

  梅西很難成為阿根廷圖騰,最大的原因就是他缺乏馬拉多納時代特殊的歷史背景帶來的那些聲望加成。1982年,阿根廷和英國為了爭奪馬爾維納斯群島,爆發了一場為期2個月的戰爭,649名阿根廷士兵陣亡,戰敗后的阿根廷爆發了更大規模的反政府運動,最終軍政府被推翻,但阿根廷也始終沒有收回馬島的控制權,阿根廷國內對英國的不滿情緒也空前高漲。在這樣的背景下,1986年世界杯四分之一決賽上,阿根廷和英格蘭直接相遇,在那場比賽中,馬拉多納先是打入了那記著名的“上帝之手”進球,又在連過六人后再次破門得分,幫助阿根廷2-1淘汰英格蘭。第二粒進球被評選為足球史上最佳進球,而第一粒進球更是成為足球史上最大的經典之一。將英格蘭直接淘汰的結果,也讓整個阿根廷陷入到復仇的快樂之中,贏球功臣馬拉多納更是受到狂熱的稱頌。在擊敗西德奪得大力神杯,馬拉多納的阿根廷隊友布朗在廣播裏狂熱地表示:“上帝,我為足球感謝你,為馬拉多納感謝你,為哭泣的阿根廷感謝你。”在馬島衝突的背景下,帶領阿根廷奪得1986年世界杯的經歷也給馬拉多納帶來了巨大的聲望加成和特殊的歷史地位。而如今的梅西卻並不處在類似的歷史節點上,無論他貢獻何種逆天表現,也很難像當年的馬拉多納一樣從靈魂深處引起整個阿根廷的共鳴和狂熱。

  梅西已經足夠優秀,他也開始配得上球王的稱號,但馬拉多納實在太過特殊,想要成為馬拉多納式的阿根廷圖騰,則更是難上加難的事。不過,也同樣如此,才讓馬拉多納顯得更加獨特,也讓梅西在追趕前輩的道路上獲得更加充分的動力,也許某一天,梅西也能用更多精彩的發揮,為我們獻上另一段傳奇。

  (長歌)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