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徐濟成:姚明作用暫無人能替 他讓西方更關注中國

http://news.sina.com   2011年07月20日 07:40   新華網

  姚明當年選秀的時候由於國家隊訓練不能到美國去,他是在北京一家外國媒體辦公室舉行的,當時的中方主持人就是我,我擔負的另外一個任務就是把姚明被選了之後的獲獎感言翻譯成英文,告訴休斯頓,休斯敦那邊說好多人在等着,好幾萬球迷在等着,所以這次姚明要退役,姚之隊一直希望我抽空來主持這個退役儀式,這樣就完整了,可以見證。那時候我的頭髮還都是黑的,現在都花白了,9年了。

  議程設置就是簡單,一切的話筒、鏡頭、大家的問題都要圍繞着姚明進行,沒有那麼多的旁枝末節,我覺得這是一種非常好的職業的操作方式,而且主題也設得非常好:“明謝”。“明”肯定是指姚明,“謝”有兩個意思,一個就是感謝大家,就像他今天說的那樣,還有就是姚明的謝幕,同時也是另一個大幕的啟開,就像姚明說的,關上一扇門一定會打開另一扇門,我覺得這個主題非常符合姚明。

  昨天晚上大家都在商量,最擔心的就是小寶寶,姚沁蕾如果哭了,可能葉莉就會帶她走,如果表現良好,那就大家一批一批上,為什麼說大家一批一批上呢,考慮到小孩的感受,如果烏泱泱一堆人衝上來,小孩就嚇哭了。先上來幾個人,四五個人,然後再多一點,如果小寶寶表現良好那就再上來多一點,這是我覺得整個會議姚之隊想得非常周到。

  沒有那麼多的感動,我就覺得只有一些非常糾結的感情,就像我的開場白只有一句話,這可能是我主持的所有這個級別的發布會中最簡單的一個開場白,“今天沒有新聞,只有心情。”

  因為姚明。因為我有三種心情,姚明退役感到很遺憾,其實以他的能力和身體的整個狀況打到35、38是沒問題的,但是這麼早退役肯定對中國的籃球、對中國的體育是暫時的損失;另外一個是釋然,當你看到姚明和家人幸福地站到一起,如果你想像姚明真的受了重傷,不可逆轉,坐在輪椅上,大家會是什麼心情,所以我覺得姚明釋然,為姚明高興,因為家庭最重要,健康最重要;第三就是一種期待,我相信姚明離開籃球場,不穿運動服,穿西裝一定能夠比穿運動服作出對籃球更大的貢獻,因為他現在具備這種見識,具備這個能力,他同時也具備這個眼光。

  我覺得他除了籃球之外他還有另外三大貢獻,可能我們替代不了。第一是對時代的貢獻,時代就是中國偉大的民族復興時代,一個騰飛的時代,姚明自己作為一名“keep working hard”,繼續努力工作,永遠努力工作,這是時代的精神在他身上的體現;另外是中國進入WTO以後,雖然說我們打開了大門,西方也對中國打開了大門,但大門和大門之間是隔着千山萬水的,有很多“河”要去跨越,有很多“山”要去翻越。打開大門的時候可能是彼此質疑,姚明用他自己的形象,架了一個橋樑,到達彼岸,他們就知道現在的中國人是這樣的,是這麼幽默的,這可能是起到了溝通東西方,消除彼此誤解的巨大的作用,而我們現在中國要發展,很大一部分要做的工作是要消除誤解,達成共識。其實姚明他的這些作為也就是北京奧運會的口號“one world one dream”“同一個世界,同一個夢想”。這是要通過具體的事去做的,不是光喊口號,光拒絶彼此,指責彼此能做到的,這是很重要的;第三我覺得最關鍵的是他重新給中國年青一代樹立了自信。這種自信是什麼?就是我們知道在姚明之前,成千上萬的中國人都到美國啊、歐洲啊,回來說我們美國人怎麼著,我們德國人怎麼著。明明自己是中國人,那個時代是很痛心的,我們還記着。但是姚明去了,永遠說我是上海男孩,我是一個中國人。但它並不妨礙去學習交流,去吸收,甚至享受西方的這些文明成果。但同時他也把西方的他的隊友、教練、媒體帶到上海,讓這些人來感知上海。所以我們特別注意到,大衛·斯特恩評價姚明是“變革”,他給聯盟來帶了變革,我想他也給中西方關係帶來了變革。那麼同時呢,斯特恩和亞歷山大——火箭隊的老闆都提到了一個詞,就是剛才我和其他NBA的官員們、朋友們交流的時候他們也提到的:姚明特別有尊嚴。我覺得尊嚴這兩個字是非常重要的,特別是在我們富起來之後。我們中國人老說:衣食足而知榮辱。榮辱是什麼?榮辱就是一種尊嚴。他為中國的新一代,為改革開放後的中國,在世界上贏得了尊嚴。

  因此我就感覺,西方人關注姚明,他們實際上是在關注崛起的中國。中國人關注姚明,實際上是更多地了解西方。他這個作用,所以我們說暫時是無人取代的,這就是姚明在體育之外的一個巨大貢獻。(完)

  新華社記者徐濟成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發表評論
昵 稱:
國家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