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姚明領中國籃球進入巨人時代 遺憾離別留下諸多啟示

http://news.sina.com   2011年07月20日 08:17   新華網

  姚明說出“退役”二字之際,努力保持着微笑,然而誰都知道,這一瞬間,在他巨大身軀內激蕩的情感波瀾。

  “青春如同奔流的江河,一去不回來不及道別……”這是姚明近期最愛聽的一首《老男孩》。雖然竭盡全力,但人生總有不情不願不甘心,但這就是人生。

  然而姚明的人生,有遺憾,也沒有遺憾--至少,還來得及道別,還能夠留給我們諸多期待與啟示。

  再見,姚明。

  與姚明說再見,我們能否與“巨人情結”再見?

  “小巨人”,這是姚明家喻戶曉的外號。他擁有2米26的身高,他也擁有這個身高帶給他的快樂與煩惱。當他成名前上街頻頻遭到路人圍觀時,他曾經盼望自己不要長得這麼高。對一個少年來說,與衆不同會帶來驕傲與自信,同時也會帶來恐懼與惶惑。

  但姚明的人生,已經從1980年9月12日那天他作為一個5公斤重的巨嬰呱呱落地時就注定了。用上海籃球界元老王重光的話來說,為了等待一個像姚明這樣的籃球苗子,他們足足等了三代人。他甚至認為姚明的名字應該叫“姚盼盼”。

  中國籃球需要“巨人”。對“巨人”的崇敬,深藏於人類意識之中。在當今世界各個國家各個民族的神話傳說中,都有重要的巨人角色。巨人是遠古史詩中的英雄,意味着傳奇般的拯救。當年,置於長期“東亞病夫”的心理陰影下,中國人更渴望在身體激烈對抗的籃球場上,有一個手執開山巨斧的巨人。

  姚明確實給中國籃球帶來了一個“巨人時代”。雖然在姚明領銜下中國男籃並未在前人創造的奧運會、世錦賽第八名上更進一步,但放在世界籃球水平突飛猛進的背景下,姚明對中國籃球的貢獻,遠不是“第八名”所能概括。無法想像,進入新世紀的中國男籃,沒有姚明,將是什麼模樣。

  但今天的中國男籃,已經進入沒有巨人的“後姚明時代”。下一個姚明在哪裏?無人能夠回答--難道,要等到姚沁蕾的弟弟長大?按現有計劃生育政策,均為獨生子女的姚明、葉莉夫婦還可以再生一個孩子。

  苦苦等待一個像姚明這樣百年一遇的“巨人”,還是擺脫“巨人情結”,培養中國的艾弗森、彼特洛維奇?

  有人曾統計過,籃球隊員身高在1米93到2米05之間最好,除了中鋒外,大部分傑出球員的身高都在這一區間。相對姚明而言,這個身高只能算“小個球員”了,中國為什麼不能擁有更多個頭小一點但速度更快、更有技巧的選手呢?

  與姚明一起成長的隊友、身高1米90的劉煒,2004年曾到NBA薩克拉門托國王隊短暫試訓,旋即被放棄。他雖然是中國男籃主力後衛,但距離NBA競爭殘酷的後衛位置,還有相當距離。

  現中國男籃主教練鄧華德當初受姚明之邀執教上海男籃時,曾感嘆以中國如此龐大的人口基數,卻找不到一個傑出的控球後衛。籃球界一些人士認為,正是因為盲目崇拜“巨人”的思路,導致了中國選擇籃球人才的體制出現問題,一些個頭可能達不到2米20的少年往往得不到重視,即使他的天賦很高。

  正如姚明在退役新聞發布會上所言:關閉了一扇門,卻有另一扇門徐徐打開。換個思路,天地會開闊很多。至少現在的運動員在營養保障、醫療恢復、文化教育等各方面,均比姚明當年要好得太多。而培養一個2米左右的頂級高手,選擇面要遠遠大於2米20的選才面。

  人們終會發現並明白這一點:並非要長得像姚明一樣高的中國籃球選手,才能進入NBA。

  與姚明說再見,我們能否迎來更多的勵志故事?

  能稱之為“巨人”,絶不僅僅是因為身高。姚明成為巨人,因為身高,因為球技,更因為他的精神--他的故事,完全可以拍成一部勵志大片。

  當姚明成為NBA“統治級中鋒”時,很多人並不知道他為之付出的血汗。他雖然身高出衆,但出道之初,曾有一名教練斷言:姚明臀部大、平衡差,很難成為一名優秀的籃球運動員。更鮮為人知的是,姚明左耳聽力近乎為零。姚明後來的成功,並非那名教練看走了眼,而是姚明用常人難以想象的努力,來彌補了身體的缺陷。

  姚明長身體時,還是一個物質相對匱乏的年代,他的父母每個月工資加起來不到80元,几乎都花在食物上,即使這樣,這對夫妻有時還只能半空着肚子坐在餐桌旁,看年幼的兒子狼吞虎咽--假設一下,如果當年姚明能夠得到更好更專業的營養保障,或許他不會在31歲就因傷離開籃球場。

  這是時代的遺憾,也更見證了姚明艱辛的付出。

  1997年,姚明作為職業球員第一次走上CBA賽場,廣播裡報到他的名字,他上場時是那般緊張,右腳尖踢到左腳後跟上,差點摔倒;2002年,姚明第一次踏進NBA球場,穿過狹窄的長長球道時,鋪面而來的喧嘩讓他感覺“有些傻了”,第一場NBA比賽,他得了0分--高手,往往是從“菜鳥”起步的。

  姚明能夠成為中國青年偶像,離不開他的高超球技與驚人財富,但更離不開他的艱辛奮鬥,在每個陌生的環境,他都為能站穩腳跟而拼盡全力,像乾涸的海棉一樣汲取使自己變得更好的水份,從而更上層樓。就像電視劇《士兵突擊》裡的許三多,一個條件差到不能再差的農村孩子,經過執著努力,最終成長為最優秀的戰士。姚明的經歷,堪稱中國青年奮鬥的一部教科書--只要懷揣着夢想,只要努力,就能夠實現。就如同他在退役新聞發布會上所言:“感謝這個偉大、進步的時代,使我有機會去實現自我的價值和夢想。”

  好萊塢的電影,在始終訴說著一個關於“美國夢”的主題:是一片充滿希望、實現夢想的土地,士兵能夠成為將軍,窮人能夠成為富翁。那麼,“中國夢”是什麼內容?作為“80後”的姚明,或許給出了答案:只要努力、奮鬥,就能獲得成功,就能實現個人價值。

  當前,房價高、就業難,中國青年一代遭遇了諸多困難,姚明的意義,更彰顯出來--如何面對現實,排除困難,積極面對人生,最終獲得成功。

  姚明退役了,他又將成為一個“菜鳥”,重新面對陌生的環境。但沒有人懷疑,他將帶來更多的勵志故事。

  與姚明說再見,我們何不學一學他的“國際語言”?

  迄今為止,還沒有任何一個中國運動員能夠擁有姚明這樣的退役盛況,來自國內外的記者早早入場,坐無虛席,就等待他親口說出“退役”兩個字。

  姚明為什麼能夠成為中國少見的擁有巨大國際影響力的運動員之一?因為他懂得“國際語言”--不只是掌握了語言,而是掌握了溝通技巧。

  個人與國家的命運緊密相關。中國一度距離世界很遠很遠。在國力貧弱的十九世紀末期,曾經有一個名叫詹世釵的中國男子,因為身形高大--據稱高達2米4,遠遠超過姚明--被英國人買到國外,到處展覽賣票供人觀看賺錢。從留存至今的詹世釵照片可以看出,這確實是一個中國巨人,他被人擺弄出各種姿勢照相,面容愁苦,鬱鬱寡歡。

  俱往矣!今天,全世界都熟悉的姚明的面容,他的微笑與發怒、開心與咆哮、屏息與長嘯,都讓人看到了一個真實、血肉豐滿的中國人。

  在美國,姚明東方式的含蓄風度,微笑、幽默,以及面對鋪天蓋地的媒體時過人的智慧,迅速贏得了人氣,他在樹立中國人的國際形象方面,發揮了巨大作用。姚明自傳《我的世界我的夢》整理者裡克·布切曾感嘆道:“他的一切——從方下巴、平頭到巨大身軀和籃球技術,都推翻了我們先前對中國的認知。”對於美國人而言,透過姚明,看到的更多是一個來自古老東方國度的善意、智慧以及在現代工業社會的適應能力,他因此被視為中美兩國交流的橋樑,出現在中美外交的多個重大場合。

  2009年7月,身為籃球迷的美國總統奧巴馬參加中美戰略與經濟對話時,甚至引用了姚明的話。

  英語早已成為中國人熱衷學習的語言,但是為什麼一些掌握了熟練英語的中國人,還是無法與國際社會熟練溝通?不是語言能力的低下,而是交流能力的欠缺。姚明的成功,就在於他能夠跨越中西方巨大的文化背景差異,用自己的努力與智慧,傳遞一個真實的中國形象。

  這是一個多元文化共存的“地球村”時代,姚明在退役新聞發布會上也開玩笑說:他會留在地球上。他退役了,他要回學校重當學生,但他依然是一個跨文化交流的傑出代表,在很多方面,他足以成為一名優秀的老師,專業是:如何與世界交流。(完)

  新華社記者肖春飛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發表評論
昵 稱:
國家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