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服藥有“竅門” 專從美日進口

http://news.sina.com   2012年02月09日 01:20   僑報

  河南省田徑運動員、中國全國運動會一萬米冠軍田夢旭因服用禁藥被禁賽兩年一事近日在大陸引起軒然大波。盡管對於各地體育局官員、教練和運動員來說,興奮劑是忌諱莫深的話題,但是在“金牌至上”的大陸體育圈,在巨大的利益誘惑下,通過嗑藥來達到訓練目的已成為一種常規手段。一位興奮劑研究領域的業內人士稱,興奮劑研究成為科研項目已經是一種不爭的事實。

  田徑圈秘密:吃了不說 說了不吃

  【僑報訊】 田夢旭服用禁藥的時間是去年4月,並非大賽期間,這一點恰恰印證了某業內人士所言:“由於比賽期間對於興奮劑的檢測非常嚴格,所以一般情況下,進入比賽後,運動員都不敢服藥。興奮劑都有一個衰減期,比如服用三天后濃度衰減50%,一周後通過尿檢可能就查不出來了。”

  西安《華商報》報道,正是為了避免比賽中被查出來,現在運動員的嗑藥時間都被改到平時。這位不願透露姓名的業內人士還說:“教練為了達到訓練目標,可能會讓運動員服藥,運動員沒有選擇權,因為這是由科研人員和教練配合完成的,運動員只是執行者。”

  中國女子長跑名將孫英傑(2005年因服禁藥被終身禁賽,其教練就是有“藥師”之稱的王德顯)的某隊友透露說:“運動員的成績到了一定程度,就必須拿藥物支持。之後就看身體能不能適應,適應不了,依賴藥物了,就廢了;能挺過去就一鳴驚人了。”該隊員說。

  即便興奮劑的使用很常見,但教練員、運動員都對這個話題非常敏感,“大家很少交流關於興奮劑的事情,誰要是突然提起來,一些教練員的臉色會大變。”她透露,中國田徑圈有句話叫“吃了不說,說了不吃”,可謂是心照不宣的秘密。

  服藥“竅門”:平時吃 比賽時不吃

  近幾年來,世界田壇頻繁出現興奮劑醜聞,而中國田壇也不例外,這和闐徑項目的特點有很大關係。田徑項目大多都是比拼速度或者耐力,因此在田徑項目中,妄圖依靠興奮劑“鋌而走險”的人數也自然最多。類似的游泳項目也是興奮劑事件的高發地帶,此外像舉重這樣需要爆發力的項目也是興奮劑必爭之地。國際舉重聯合會的數據顯示,每年都有40余名舉重選手因藥檢呈陽性而遭禁賽處罸。

  當然,在比賽中服用興奮劑的人只是少數,在平時訓練這樣的“安全期”,特別是那些不用接受飛行藥檢的非頂尖運動員,在訓練中服用興奮劑是為了保證完成訓練任務,因為服用興奮劑後,運動員的肌肉狀態以及抗疲勞能力都將比平時高出一個檔次,恢復也更加迅速。

  “興奮劑的作用是有慣性的,如果平時一直服用,賽前停止,也是可以起到一定效果的,而這種慣性效果對于闐徑游泳舉重尤其明顯。”某業內人士說。

  防測“奇招”:從美日進口 不易被查出

  既然興奮劑的使用存在一定的普遍性,興奮劑科研自然成為各國體育科學界的必爭之地。

  據某位業內人士介紹,美國和日本在興奮劑研究方面全球領先,“中國目前的興奮劑水平還是比較落後的,多為外源性的,非常容易查出來。而日本的興奮劑非常先進,一般情況下不容易被檢測出來,中國的一些柔道隊就從日本進口這種興奮劑。由於牽扯到各種‘利益問題’,相關機構對這種現象也只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一位在日本留學的體育專業學生表示,美國和日本一直致力於興奮劑的開發,這些被不斷研究出來的新型興奮劑顯然還沒有被列入禁藥名單,所以也不存在被檢測出來的問題,等這些興奮劑成為禁藥,往往會是好多年以後的事情。

  為了達到功利目的而使用興奮劑的事情可不僅只出現在賽場上。有媒體曾披露,服用興奮劑已成了中國國內部分體校的“家常便飯”。更令人咋舌的是,一些中學生迫於升學壓力也在體育考試中服用興奮劑。

  西安市某診所大夫透露,每逢中考、高考前,都會有學生到診所購買能讓自己跑得快、跳得遠、渾身生勁的藥品,“那時候生意很好,每天能接待一二十名學生或他們的家長,直到考試結束。”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發表評論
昵 稱:
國家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