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律師:索賠18億非桑蘭貪財 美冠軍級運動員保障優厚

http://news.sina.com   2011年05月03日 18:01   北京晚報

  18億,而且是美元。在去年9月本報就報道了桑蘭要為13年前的意外受傷討說法的消息,如今桑蘭終於付諸行動,但索賠金額可以說超乎所有國人的想象。本報記者與桑蘭的代理律師、遠在美國的律師海明取得聯繫,並用電子郵件的方式採訪了海明律師,請他詳解18億美元索賠案的諸多問題。

  索賠18億美元不代表貪財

  記者:對桑蘭索賠一案,網上有兩種聲音,一種聲音是支持桑蘭維權,另一種則指責她貪財,你對此有何看法?

  海明:在輪椅上坐了13年的桑蘭, 最大的夢想就是能站起來,而不是去拿美元。你如果問桑蘭,讓她在18億美元和從輪椅上站起來之間做出一個選擇,沒有人會懷疑桑蘭會選擇恢復健康。

  一些網友說桑蘭貪財,其實是對司法的不了解。求償金額巨大並不代表貪財,而是象徵原告傷痛的巨大和嚴重性。今天的桑蘭不僅不能從輪椅上站起來,她傷殘的狀況還每況愈下,錢對她來說,甚至沒有條件和能力去揮霍享受,她要錢有什麼用呢?

  所以,索賠18億美元,表明的是桑蘭敢於為自己基本權利拼搏的精神。

  美冠軍級運動員保障優厚

  記者:在美國,如果一個美國運動員在賽事中受傷,會獲得什麼樣的待遇?

  海明:在美國,一個國家冠軍級的運動員如果因公在比賽中受傷,會被捧為國家英雄,光廣告收入就幾輩子都花不完。美國又特別重視殘疾人的權益,為國家受傷而殘疾的人士會獲得國家終生的撫養。傷者還有單獨的個人權利,以追求國家賠償之外的賠償。

  記者:在各種運動會上,意外受傷的運動員並不鮮見,是否運動會的組織者均要為運動員的受傷承擔責任?桑蘭此次一共告了8個被告的18項侵權行為,每項求償1億美元,如此高額的索賠,勝算有多少?

  海明:18項裡有些是強項,有些是弱項。有些贏的希望非常大,有些是在撞運氣。所以我們告得多,就是為了避免漏掉任何可以告的東西,是屬於一種大撒網似的法律策略。對於桑蘭這個案子,我已經申請由陪審團來審理此案。陪審團是由普通美國公民組成的小組,並不是法律專業人士,案件的最終結局就要看這些陪審團成員怎麼想了。

  記者:在起訴之前,有沒有和被告方接觸過,對方的態度如何?

  海明:在正式立案之前我們律師樓沒有與8個被告直接接觸。因為本案被告責任重大,牽涉金額較大,不採取法律行動,幾個電話幾封信是解決不了問題的。

  美國是法制社會,處處都是法。在一個法制社會裡,人與人之間,公司與公司之間有了糾紛,事無巨細大小,都要通過法律程序解決。桑蘭的維權案不是刑事案件,只是民事糾紛,所以不存在好人與壞人的問題。

  訴訟費並不多

  記者:索賠18億美元,要給法院交多少訴訟費?據說您和桑蘭簽的是風險代理,這種風險代理的訴訟費支出及調查取證和交通費等開支是如何計算的?

  海明:訴訟費目前還無法確定。在美國,75000美元以上的案子,法庭收取的審理費都一樣。其他花銷則要看每個個案的不同。

  據了解,在美國,聯邦政府對訴訟提供巨額財政補貼,法院只收取微不足道的費用,審理案件的成本几乎全部由政府負擔。此外,為體現司法低廉原則,聯邦法院不是按照案件的爭議金額或者訴訟標的徵收案件受理費,而是按案件件數收取固定的費用。因此,75000美元以上的索賠案,法庭的基本收費都是一樣的,並不因索賠18億,就多收審理費。

  為何狀告監護人

  記者:作為桑蘭的監護人,謝曉虹夫婦所獲的授權有哪些?他們監護人資格的授權是來自國家體育管理部門還是桑蘭父母?在以往報道中,桑蘭和謝曉虹夫婦關係融洽,為何這次要起訴對方?指稱謝曉虹夫婦侵犯桑蘭隱私及不當得利的具體內容是什麼?

  海明:桑蘭在美國受傷次日,她的父母就接到通知,並立刻從中國趕到紐約。然而,他們被剝奪了擔任女兒監護人的權利,而是由中國體育管理部門未經任何正當程序和法律手續,就授權給謝曉虹和她的丈夫劉國生擔任監護人。

  在成為監護人後,謝曉虹夫婦嚴格控制桑蘭的活動,不許她自由地和媒體接觸。桑蘭提到,她受傷是因起跳時有人撤墊子,但謝曉虹夫婦和國內體育管理部門不讓桑蘭這麼說,並說桑蘭有腦損傷。此外,謝曉虹夫婦還未經同意,擅自在其經營的生意中使用桑蘭的姓名和肖像,並用於廣告和出版物;還非法刊登桑蘭及其男友的私人信件、其私人家庭照片和其他隱私。

  官司會否打到聯邦最高法院

  記者:紐約南區聯邦地方法院相當於什麼級別的法院?在該院的審理有無和國內一樣的期限限制?該院判決後是否還會上訴到更高一級法院?如果原被告不服判決,官司最終會打到哪個法院?

  海明:紐約南區聯邦地方法院專門處理跨州和跨國官司。它不是紐約州的法庭,而屬於聯邦司法系統。法官由總統提名,國會表決通過才能上任,職位是終身的,以確保判案公正,不受外界因素干擾。

  美國的聯邦法院、美國國會和美國總統在級別上是平等的。聯邦法官可給行政部門下令,行政部門必須執行。如果行政部門認為法官命令違法,可上訴到最高法院。在華盛頓的最高法院是美國聯邦系統最高的一級。桑蘭案不管輸贏,原告或被告都可上訴到聯邦最高法院,但聯邦最高法院每年只審理數量有限的案件,對大部分上訴案不予審理。

  代理律師是北京人

  記者:作為桑蘭律師團的華裔律師,能否給晚報讀者介紹下你的經歷?

  海明:我是北京人,25年前到美國讀大學,後讀法律博士。畢業後,起初在曼哈頓一大型律師事務所任職,基本上服務美國主流社會的法律需求。後自己成立律所,主要為海外華人提供法律服務,也有國內客戶。我們律師樓目前有全職兼職律師9名,由歐洲裔、亞洲裔、非洲裔組成,所有律師都是美國的法律博士。我們經手過一些金額龐大的跨國公司糾紛案。國內讀者較為熟悉的案件有:中國留美博士生翟田田被訴“恐怖分子”案,我們把翟從監獄裡救出,使他得以順利回家;中國博士趙靜告美國紐約州立大學宗族歧視案;北京奧運會前聲討CNN辱華言論案。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發表評論
昵 稱:
國家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