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被告人博客指桑蘭忘恩負義 網友問責聲壓過力挺聲

http://news.sina.com   2011年05月04日 07:54   東方早報

桑蘭與昔日監護人謝曉虹(左)

桑蘭與昔日監護人謝曉虹(左)

桑蘭近照

桑蘭近照

  早報記者 伍智超  

  13年的沉寂後,著名體操運動員桑蘭(@桑蘭)受傷一事再次被推至風口浪尖,原因是桑蘭的代理律師海明在美國東部時間4月28日向位於紐約市曼哈頓區的美國紐約南區聯邦地方法院遞交了訴狀,索賠總金額高達18億美元,法院已經立案並發出有關傳票。

  在這份訴狀中,起訴對象包括5個機構和3名個人。訴狀中,桑蘭向受傷後在美監護人劉國生、謝曉虹夫婦索賠1億美元,一樁馬拉松式的民事糾紛立刻衍生出一場道德論戰。

  13年前劉謝夫婦 受體操協會委託監護桑蘭

  事情要追溯到1998年友好運動會,當時發生意外的桑蘭得到了及時的救護,不過由於傷勢過重,還是遭遇了胸部以下全部癱瘓的悲劇。當時,保險公司根據條款負責了桑蘭的醫療費用,一對美籍華人夫婦劉國生、謝曉虹也逐漸出現在人們的視野中。在桑蘭受傷的第二天,1998年7月22日,受中國體操協會的委託,劉謝夫婦擔當了桑蘭的監護人。

  劉謝夫婦擁有自己的公司,曾贊助過中國體操隊、中國游泳隊。劉謝夫婦共有六個孩子,他們都像普通美國孩子一樣,在16歲開始獨立,現在都各有自己的事業。接受桑蘭後,謝曉虹很看重這位“家庭新成員”,“現在,劉先生和我又多了一個孩子,就是桑蘭,我倆最疼的就是這孩子了。我16歲隨母親到香港,而她17歲摔成高癱,75%的身體沒有知覺,就像一個剛出生的嬰兒,能不時刻呵護着嗎?”

  劉謝夫婦經濟條件不錯,在紐約的房子帶游泳池、娛樂室。當被問及在桑蘭身上花了多少錢,劉謝夫婦避而不談。根據此前媒體的報道,桑蘭不僅得到劉謝夫婦的細心照料,還得到很多人的關心。桑蘭當時曾對謝曉虹說,“阿姨,我知足了。”桑蘭受傷後,劉謝夫婦對桑蘭照料了10個月,因為北約轟炸了中國駐南聯盟使館,桑蘭提前回國。在照料桑蘭的三百多個日夜裏,當被問及劉謝夫婦最大的損失是什麼,謝曉虹想了想說,“10個月沒過夫妻生活了。”

  劉謝夫婦:“白眼狼”太多 保留中美兩地反控索賠權

  在得知桑蘭將自己告上法庭後,劉謝夫婦也在第一時間通過博客提及此事,“今天我們收到很多朋友的電話和郵件,轉告我們桑蘭已經正式起訴我們夫婦兩人。”劉謝夫婦在博客中回憶了與桑蘭共處的日子,“13年前,我們接受中國體操協會的委託,在紐約照顧桑蘭一家三口,前後約10個月,如今桑蘭起訴我們,當然令我們十分失望。”

  不僅對於桑蘭將自己列為被告失望,劉謝夫婦甚至表示將保留反控索賠的權利,“十多年來,我們對桑蘭除了付出就是付出,如今她的律師倒過來控告我們,已經嚴重損害我們的名譽,對此我們保留在中、美兩地的反控索賠權。”

  目前,劉謝夫婦已經聘請律師為自己維護權益,“我們已經正式委託莫虎律師代表我們,我們對於莫虎律師的能力是信心十足的,深信他能夠維護我們的合法權益。盡管被告上法庭,但是我們認為對於今天社會上所發生的一切,該管還是要管,總不能夠變成一個漠不關心、冷血冷酷的人吧,只是需要多加小心,因為我們周圍太多‘白眼狼’和‘蛇’之類的人物,希望大家從我們的遭遇中學到一些經驗教訓。”

  桑蘭經紀人黃健:劉謝夫婦有不當得利行為

  “一段奇妙的緣分,帶我們到同一個地方,這段奇妙的緣分,牽動我們心中的力量。那是愛的奉獻,心和心的相連,那是愛的火焰,燃起無數難忘的瞬間。你的笑抹去我的煩惱,我的笑是送給你的回報,就讓這奇妙的緣分,留住你的笑,留住你的愛。”

  這首動人的歌曲,是桑蘭傷後的監護人謝曉虹在2007年用她個人的真心體會記錄下來的真實感受。只是這樣曼妙的歌詞在現在看來變成了不折不扣的諷刺,現在,曾經親如母女的兩位卻不得不對簿公堂。

  昨日,桑蘭經紀人黃健接受了早報的獨家專訪,黃健表示當時桑蘭的父母在桑蘭受傷後的第二天就趕到了美國,但是他們卻被剝奪了擔任監護人的權利,“在美國受傷次日,她的父母就接到通知,並立刻從中國趕到紐約。然而,他們被剝奪了擔任女兒監護人的權利,而是由中國體育管理部門未經任何正當程序和法律手續,就授權給謝曉虹和她的丈夫劉國生擔任監護人。”此間,曾有媒體報道稱“不會英語”、“不是美國人”等是桑蘭父母無法成為監護人的原因,不過在黃健看來這似乎就是個笑話,“這樣的理由很可笑,很多中國人在美國都不會說英語,難道就無法生存了嗎?”

  此外,當被問及為何要將曾經的在美監護人告上法庭時,黃健認為劉謝作為當時的監護人並沒有幫助桑蘭爭取權益,“此次謝曉虹和丈夫劉國生之所以成為被告,是因為當年桑蘭只有17歲,還不到法定提起訴訟的年齡,而作為監護人的他們並沒有替她去爭取權益。”

  此外,黃健還透露,劉謝夫婦在成為監護人後有侵犯隱私、不當得利等行為,“劉謝夫婦在桑蘭受傷後嚴格控制了桑蘭的活動,不許她自由地和媒體接觸。桑蘭還曾向律師說明了許多情況,例如她受傷是因起跳時有人撤墊子,但劉謝夫婦和國內體育管理部門不讓桑蘭這麼說,並說桑蘭有腦損傷。此外,謝曉虹夫婦還未經同意,擅自在其經營的生意中使用桑蘭的姓名和肖像,並用於廣告和出版物;還非法刊登桑蘭及其男友的私人信件、桑蘭私人家庭照片和其他隱私。”

  同時,黃健還告訴記者,目前網絡上對桑蘭有一些惡意中傷的話讓桑蘭感受到巨大的壓力,“我覺得網絡上的一些文章說的都是些子虛烏有的事情,我認為我們應該尊重法院的判決、相信法院,而不是一味地在法院判決前製造輿論,我想事實在法院判決後便會公之於衆。”

  網友爭論激烈 問責聲壓過力挺聲

  除了當事雙方的觀點對立外,正反兩種觀點近日也在網絡上迅速傳開。不過,問責的聲音明顯多於支持的聲音。

  “倒桑”的網友直接問責桑蘭道德何在。署名為“青青世界”的網友表示,“挑戰了中國人做人的道德底線,以後海外華人誰敢在異國他鄉幫助別人?”持類似觀點的“wangwang”直言道:“法律還沒有說桑蘭是對的,但是恩將仇報,道德上絶對是錯的。”網友“我也來說幾句”:“祭出天價索賠來吸引眼球,拿監護人開刀炒作,其最終目的就是在訴訟過程中,製造藉口……”

  而“挺桑”的網友則認為,桑蘭這麼做肯定另有隱情,並相信法律會給出公正判決。名為“hlee”的網友說:“桑蘭沒有錯,她做她所能做的或是想做的,認為可以做的,這是她的權利,也是法律賦予她的權利,包括報恩老劉家和起訴老劉家夫婦,大家指責她,是因為老劉家曾經不遺餘力地幫助過她,所以說她忘恩負義,白眼狼;更或者擔心這件事會讓海外華人心痛,嚴重傷害了華人同胞的心,這也是最擔心的,但我更傾向於真相大白,而不是讓大家猜忌。”

  網友“Marchxxvl”則表示,“憑什麼說我們現在向美國監護人索賠就是毒蛇?就因為當年受到他們的照顧?當年他們出於什麼目的照顧有誰知道?”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發表評論
昵 稱:
國家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