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桑蘭經紀人怒駡在美監護人 暗示桑蘭曾遭其子猥褻

http://news.sina.com   2011年05月04日 13:06   揚子晚報

  4月28日,因在13年前的友好運動會上摔成高位截癱的前中國體操隊隊員桑蘭(@桑蘭),在其美國的代理律師向美國紐約南區聯邦地方法院提交訴狀,狀告5個機構和3名個人,向他們索賠18億美元。其中包括了桑蘭受傷後的恩人,在美的監護人劉國生、謝曉虹夫婦。

  此案件訴訟對象之多以及索賠金額之巨,引起了媒體的熱烈關注。5月4日上午,桑蘭的經紀人黃健(@Fencer老黃)在自己的微博裡突然連續爆料,抨擊當年桑蘭在美的監護人劉國生、謝曉虹夫婦當年並沒有對桑蘭起到應有的監護職責,反而利用桑蘭的受傷替自己牟利,甚至黃健還直言謝曉虹的兒子薛偉森當年給桑蘭洗澡和買胸罩,暗示桑蘭曾遭猥褻。

  太吝嗇--只顧着利用桑蘭賺錢

  黃健昨天在自己的個人微博中說道:“你們(劉國生、謝曉虹夫婦)號稱億萬富翁,可是你們只是讓桑蘭在你們家裏住了10個月!說恩人,你們不配,當年浙江同鄉會,要求監護桑蘭,你們拒絶,都是同胞,你們拒絶什麼?醫療費又不是你們花的!”

  黃健認為當年劉國生夫婦在經濟上實際並沒有給桑蘭太多的援助,“劉國生你一年彩票賺幾個億,做了多少年,我把你當做榜樣都是我太SB,你給桑蘭花了幾個錢?居然說恩人?你真不如陳光標,好歹人家真金白銀!”

  根據桑蘭在美國的代理律師海明表示,之所以此次訴訟對象中包含劉國生、謝曉虹夫婦,緣於在成為桑蘭監護人之後,謝曉虹夫婦嚴格控制桑蘭的活動,不許她自由地和媒體接觸。此外,謝曉虹夫婦還未經同意,擅自在其經營的生意中使用桑蘭的姓名和肖像,並用於廣告和出版物;還非法刊登桑蘭及其男友的私人信件、其私人家庭照片和其他隱私。

  此外,黃健透露,當年桑蘭在美國治療的醫藥費基本都是由美國當地的TIG保險公司負責,並不像劉國生夫婦接受媒體採訪時所說的“由他們夫婦提供長期醫藥援助”,“保險公司再差勁,但是桑蘭的醫藥費畢竟還是由TIG保險公司負責,怎麼到某些人的嘴裏變成了長期的醫藥援助?見過不要臉的,沒見過這麼不要臉的,這藥是你給的?難道人家沒保險?往自己臉上貼金,你是恩人?”

  說到激動處,黃健忍不住開駡,“臭不要臉,但是別這麼臭不要臉,你會寫是吧?你是弱者是吧??那我倒要問問你,桑蘭望京的房子你們出了一毛錢沒有?她當初回國租的房子,你們今天說是基金出的,可是你們怎麼承諾人家父母的?你們說都是你們承擔的!你們不要拿着華人給桑蘭捐的錢,往自己臉上貼金好嗎?拿出基金花銷的各種明細來!”

  耍流氓--放任兒子猥褻桑蘭

  從昨天凌晨2點左右,一直到上午9點,黃健在自己的微博中連發20多條微博,絶大部分直指劉國生、謝曉虹顛倒黑白和不作為,他認為劉國生夫婦剝奪了桑蘭親生父母的監護權,並且並沒有履行相應的監護義務,除了在經濟上吝嗇之外,還在對桑蘭的監護過程中存在明顯失職。

  黃健特意提到當年的一個細節,“謝曉虹的兒子薛偉森,當年桑蘭17歲,幫她洗澡,並給她買胸罩,你這是什麼行為,你一個二十多歲的人,你干的是人事嗎?”隨後又提到了謝曉虹的不作為,“謝曉虹你作為當年體操協會授權的監護人,先不管你是不是真心監護桑蘭,你連自己的兒子都管不好,讓桑蘭一個弱小的幼女和她父母和你大兒子、小兒子、女兒生活在一個環境內,你兒子用這種色情的方法,你噁心嗎,你有臉說你是恩人嗎?我不告死你,讓你們流氓橫行?讓你大兒子薛偉森娶她啊?”

  黃健認為,這樣一對“在貢院六號有房子,在京華豪園有豪宅,在紫玉山莊有別墅”的夫婦,在沒有給桑蘭提供太多實質性援助的情況下,還在媒體面前“將自己塑造成為一個恩人的形象”,同時對他、桑蘭以及代理律師進行了詆毀,確實令他和桑蘭難以接受。最後黃健在微博中對桑蘭在此事中受到的傷害感到抱歉:“我發現很多人開始詆毀桑蘭,甚至是我自己圈子裡的人,我感覺對不起她,因為我沒有跟不明真相的群衆交代清楚,我有錯!”

  本版編撰:黃啓元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發表評論
昵 稱:
國家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