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桑蘭維權官司恐添新被告 當年曾遭監護人之子猥褻

http://news.sina.com   2011年05月04日 14:05   大河網

桑蘭與謝曉虹當年合影(來自謝曉虹博客)

桑蘭與謝曉虹當年合影(來自謝曉虹博客)

  蘭跨國維權官司在美國法院立案之後,桑蘭與黃健包括代理律師只是請求大家公正客觀看待。不過,昨天凌晨,一向選擇沉默的經紀人黃健在微博上開炮,抨擊桑蘭當年監護人劉國生、謝曉虹夫婦當時並沒有對桑蘭起到應有的監護職責,反而利用桑蘭的受傷謀取私利,甚至首次講出當年的一些細節,直指桑蘭曾遭到謝曉虹之子薛偉森的猥褻。消息一出,引起軒然大波。

  “我所說的句句屬實,我們也是忍無可忍,這才披露出當年的一些細節。我已經在與律師商量,要不要再去告薛偉森。”昨天記者聯繫上了桑蘭及其經紀人黃健,情緒穩定的兩人讓記者等着好消息,“下次聯繫一定就有好消息,我們一定會贏”。

  □王婕妤

  迫於無奈  13年後才說出真相

  從昨天凌晨2點到上午9點,連續更新了20多條微博進行爆料。微博絶大部分直指劉國生、謝曉虹顛倒黑白和不作為,他認為劉國生夫婦剝奪了桑蘭親生父母的監護權且沒有履行相應的監護義務,除了在經濟上吝嗇之外,還在對桑蘭的監護過程中存在明顯失職。甚至首次透露出一些細節:“謝曉虹的兒子薛偉森,當年桑蘭17歲,幫她洗澡,並給她買胸罩,你××你什麼行為,你一個二十多歲的人,你干的是人事嗎?”

  昨天提起此事,黃健說:“我所說的句句屬實,我為自己的言行負責。他們總以恩人自居,但是事實上呢?”黃健告訴記者,“之前從沒聽桑蘭提起過,昨天她和她母親才告訴我。當年不僅桑蘭小,她連基本的生活能力都沒有,再說當年桑蘭父親由於經濟原因被迫回國,只留下母女倆在美國無依無靠,她們只能承受。”

  求助法律  黃健欲多加一個被告

  對此,記者稍晚時候曾試圖聯繫謝曉虹夫婦,但是以“開庭前不方便談論案件”為由遭拒。“我們都是有證據的,我已經有打算多加一個被告,就是薛偉森。”黃健對記者說,“今天早上我也向美國的律師發去了郵件,等待律師的答覆。”

  不過,黃健已經將自己的微博刪除。“並不是我心虛,只是不想讓人看笑話,畢竟在網絡上比誰嗓子大沒用,最終還是要到法庭上解決。”黃健坦言,雖然桑蘭目前情緒穩定,但是已經受到了輿論的影響。

  對於這場官司,桑蘭和黃健以及美國方面的律師都一直很自信,黃健再次表態:“法庭既然立案,就表示我們並不是胡攪蠻纏。我們不想讓人認為我們是炒作,目前謾駡我們的,我們並不恨他們,只是希望最後法庭能給我們公道。”

  桑蘭心軟  庭外和解仍有可能

  一直當做“母親”看待的人,一夕之間成為仇人,對於桑蘭也是一種折磨。當律師提出將當年監護人作為被告的時候,桑蘭也曾經提出反對意見。“她也覺得這是不仁不義的表現,但是事實放在這裏,不容忽視。”

  在此事件發生之前,桑蘭與謝曉虹夫婦一直相處得很好,甚至之前還將2008年傳遞聖火時的奧運火炬送給了對方。“我寧願相信他們是好人,在法律面前,我們雖然是水火不相容,但是在情意麵前,他們還是我曾經尊重的前輩。”

  黃健告訴記者,如果謝曉虹夫婦提出庭外和解,桑蘭答應並非沒有可能。“他們在博客上的一些行為,已經嚴重侵犯了我的隱私。但是如果桑蘭願意,我尊重她的決定。”

  以“影響中美友好”為由

  監護人

  曾勸桑蘭放棄訴訟

  不過,黃健告訴記者,謝曉虹夫婦曾經多次勸過桑蘭放棄求助法律,來幫助自己維權。當年受傷的時候,謝曉虹就不讓桑蘭與媒體接觸,並讓她不要多說,不要告上法庭。黃健告訴記者,當時謝曉虹以“這樣做影響中美友好”為由,勸桑蘭放棄這個想法。

  黃健透露,就在桑蘭13年後對外宣稱,要再次尋求法律幫助的時候,謝曉虹又打來了電話。“當時桑蘭用免提接的,我就在旁邊,我聽得很清楚,她對桑蘭說,你拍你的戲、唱你的歌、當你的明星好了,幹嗎要這樣做?意思就是勸桑蘭放棄。”但是桑蘭這一次沒有再聽取她的勸說。

  “鬧成這樣,大家都不愉快,但是我們看重的不是錢,只是想要一個說法。桑蘭也不缺錢。”黃健告訴記者,桑蘭目前已經為6月的開庭在美國租了公寓,並聯繫了當地的醫生。“目前最重要的是讓她做一個系統的身體檢查,她現在已經嚴重骨質疏鬆,關節鬆動了。”這一次的美國之行最少一個月,桑蘭稱全部費用都是其個人承擔。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發表評論
昵 稱:
國家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