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把照顧自己的監護人告上法庭 桑蘭是不是太過分了?

http://news.sina.com   2011年05月04日 17:00   北京新浪網

  把曾在美國照顧自己10個月的監護人告上法庭 索賠1億美元

  北京專電 13年前在美國友好運動會上意外受傷致殘的原中國體操運動員桑蘭,近期因為要去美國打一場轟動的維權官司,再次把自己推到了風暴中心。

  這場官司算的還是13年前的老賬——將5個機構和3名個人列為被告,索賠金額共計18億美元,如此巨大的索賠金額只是這場跨國訴訟引發關注的原因之一;更受關注的是,桑蘭將她1998年受傷後在美國的監護人劉國生、謝曉虹夫婦也告上了法庭,索賠1億美元。美國當地時間4月28日,紐約南區聯邦地方法院已經接受了訴訟狀,並向相關機構和個人發出了傳票(詳見本報4月9日A14版、4月30日A08版)。

  跨國官司還沒開庭,劉國生、謝曉虹夫婦和桑蘭經紀人黃健卻通過微博打起了激烈的嘴仗。前者對桑蘭“忘恩負義”的做法表示心寒;黃健的火力更猛,昨天凌晨2點至上午9點,他連發20多條微博爆料,抨擊劉國生夫婦當年並沒有對桑蘭起到應有的監護職責,反而利用桑蘭的受傷牟取私利。

  這場涉及情和法的激辯,圍觀者越來越多。13年前這出悲劇的背後有着怎樣的關係?到底誰在說謊?至今保持沉默的桑蘭本人會說些什麼?本報將持續關注。

  經紀人

  她為什麼要編一大堆謊言來告我們?

  【1998年7月,年僅17歲的桑蘭前去紐約參加友好運動會意外受傷致殘,前中國體操協會副主席謝曉虹及其丈夫劉國生受托擔任她的監護人,在紐約照顧了桑蘭10個月的生活起居。

  當時曾有媒體報道——謝曉虹夫婦有自己的公司,成為桑蘭的監護人後,他們放下公司的事務,全身心投入到桑蘭的救治中,謝曉虹說:“現在,劉先生和我又多了一個孩子,就是桑蘭,我倆最疼的就是這孩子了。”】

  在得到桑蘭已經起訴的消息後,劉國生、謝曉虹夫婦開通了博客,內容稱:“十多年來,我們對桑蘭除了付出,就是付出,如今她的律師倒過來控告我們,已經嚴重損害我們的名譽,對此我們保留在中、美兩地的反控索賠權。”

  後面的博文,雖然沒有指名道姓,但所說的對象很容易理解。文中稱:“我同意我們‘好心不得好報’了;因為 我們周圍太多‘白眼狼’和‘蛇’之類的人物,希望大家從我們的遭遇中學到一些經驗教訓。”

  據悉,桑蘭律師團提出最嚴重指控是:中國體操協會不顧桑蘭父母的反對,指派謝曉虹夫婦為“法定監護人”,令桑蘭受到虐待,並控制了桑蘭的醫療方案和她與美國醫生之間的接觸。對此,謝曉虹夫婦回應:我們沒有做過任何一件對不起桑蘭的事情。十多年來,我們如此對待桑蘭,到頭來桑蘭卻捏造了一大堆謊言來控告我們,為什麼?

  敢告監護人說明我們有底氣

  昨天上午,黃健在微博上來了一次全面回擊。抨擊謝曉虹夫婦當年並沒有對桑蘭起到應有的監護職責,反而利用桑蘭的受傷替自己牟利,他還爆料:謝曉虹的兒子薛偉森當年給桑蘭洗澡和買文胸,暗示桑蘭曾遭猥褻。

  說到回擊對方的初衷,黃健昨天表示:“我認為你有什麼話 ,咱們可以等到法院開庭時跟法官去說,由法律來評判誰對誰錯。但現在他們不斷通過網絡詆毀桑蘭,我忍無可忍,這嚴重影響了桑蘭的形象,也誤導了很多不知情的人。”

  在中國人的觀念裡,通常照顧過自己10個月的人,都是恩人。但如今桑蘭把他們告上了法庭,為什麼?黃健舉了幾個例子:“謝曉虹的兒子薛偉森,當年桑蘭17歲,幫她洗澡,並給她買胸罩,你說這是什麼行為?後來謝曉虹解釋,是兒子看媽媽太累了,幫媽媽來照顧桑蘭。但桑蘭當時才17歲,還是未成年人,你做監護人怎麼想的?”

  黃健還表示:“劉、謝成為桑蘭監護人之後,一直嚴格控制桑蘭的活動,當年浙江同鄉會要求監護桑蘭,但他們拒絶了。此後,他們還未經桑蘭同意,擅自在其經營的生意中使用桑蘭的姓名和肖像,用於廣告和出版物。”

  特約記者 潘天舒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發表評論
昵 稱:
國家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