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桑蘭經紀人專訪:讓律師調查是否性騷擾 她似被欺騙

http://news.sina.com   2011年05月05日 11:00   北京新浪網

桑蘭的經紀人黃健

桑蘭的經紀人黃健

  1998年美國友好運動會上,17歲的桑蘭(@微博)在跳馬賽前熱身時不慎失手,導致胸部以下癱瘓。

  13年來,桑蘭承受着前所未有的挑戰,每天需要戰勝不能活動的手指、80%沒有知覺的身體、逐漸萎縮的小腿肌肉……

  在人們印象中,桑蘭很少流淚,永遠是陽光燦爛的笑容,果敢堅強的神情。但近年來,多次的維權行動讓桑蘭又多了憤怒的形象。桑蘭,一個苦苦支撐了13年的感人故事,終於無法支撐下去,露出冷酷的現實。

  5日,本報記者受邀赴京採訪桑蘭的經紀人黃健(@微博)以及桑蘭本人。在此之前,黃健和桑蘭只接受過美聯社和央視的採訪,其他媒體的採訪請求均被拒絶。桑蘭索賠案在全世界引起巨大波瀾,本報的連續獨家報道客觀公正,得到了桑蘭及其經紀人黃健的信任,黃健用5個多小時時間向本報記者透露了此案的諸多獨家幕後故事。

  為何等了13年才開始控告?

  《半島晨報》:首先一個核心問題,桑蘭的訴訟案為何等了13年,當年桑蘭為什麼沒有及時提出控告?

  黃健:我做經紀人有幾年了,一直沒有聽過桑蘭提過這事,在她的腦海里沒有這個概念,因為她很單純,並不知情也沒有建立起維權意識,在過去,桑蘭總是天真的回憶那些美好的事情,包括與劉國生夫婦之間的點點滴滴,對於沒有念過幾年書的桑蘭,她根本不知道社會上的一些險惡。

  《半島晨報》:那桑蘭是何時建立這樣的意識,想要提出控告美國友好運動會以及劉國生夫婦等機構和個人呢?

  黃健:其實導火索就是因為一次青基會的提名,桑蘭獲得希望工程基礎貢獻獎勵,推薦完後需要桑蘭蓋章,那麼他們需要到體育總局機關單位蓋章,但那裏的人說桑蘭不是我們的人,這讓桑蘭很委屈,從這時她便建立起了維權意識。

  後來,聯想到了自己在美國友好運動會上受傷為何不為自己維權,維護正當利益,於是2010年年底找人諮詢,桑蘭律師海明是通過在博客留言,留下聯繫方式,後來我們就聯繫了他,讓他替桑蘭打這場官司。通過一來二去和律師溝通後就發現了其中的某些問題,劉國生夫婦有不可推卸的責任,其實那時候我們心裏也是在掙扎到底要不要告他,但是後來,當海明在網上發表博客要起訴美國方面,並准備起草起訴書時,劉國生知道了並開始反擊,並在微博上發出了一些攻擊性的言論,這也堅定了我們要起訴他們夫婦的決心。

  桑蘭被監護期間到底發生了什麼?

  《半島晨報》:為何有媒體稱當初選定謝曉虹夫婦為桑蘭的監護人而不是桑蘭父母,這樣做合法嗎?

  黃健:無論合法與否,監護的事實已經成立了,他們自己都對外宣佈了,不過很快,當知道被起訴時他們又改口風,並讓他們的律師對外宣稱:“劉國生謝曉虹夫婦不是桑蘭的監護人,他們沒有受體操協會的委託,他們只是志願者。 ”這是多大的一個笑話啊,前後矛盾簡直滑天下之大稽,13年他們都做的監護人啊,他們自己也承認了,13年來接受採訪他們都說自己是監護人,自己博客也這麼寫當年受中國體操協會委託在美國做監護人,包括體操中心主任高健也這麼說了。針對這事我和海明討論過,監護人與志願者前後有本質的區別,他們這是在逃避責任!

  《半島晨報》:桑蘭的基金會的錢由誰出,又由誰負責,為何到08年才交還給桑蘭打理,錢到底花在哪些地方?

  黃健:我們手頭上沒有桑蘭基金的具體來源以及渠道、包括捐款人姓名,我們只是看到美國國寶銀行存的錢,誰存了多少錢不知道,沒有對賬單,也沒有花銷明細,08年去美國紐約感恩之旅我們在他們(劉國生謝曉虹)夫婦家做客。當時桑蘭仰着頭膽怯地問劉伯伯(劉國生):開始時基金不是剩17萬美元嗎,現在怎麼就剩14萬美元了。對此劉說:當時你和你媽回國買的機票,排便椅,玩具等都需要錢。所以有花銷。而對此桑蘭完全不知情。

  桑蘭曾被性騷擾?

  《半島晨報》:為什麼他們不讓桑蘭透露當年受傷的情況?

  黃健:當年我在總局三産公司呆過一段時間,都有聽說過劉國生謝曉虹的為人,單位同事之前就提醒過我最好別管桑蘭的事情,他們什麼背景你知道嗎?當年的謝曉虹何許人,中國體操協會副主席、美國樂達利公司董事長,電彩公司董事長,如果桑蘭狀告美國方面,勢必也會影響到當時的體操協會,所以為何桑蘭害怕當着謝曉虹夫婦面透露當年受傷事情,大家都會看得很清楚,讓法律去斷定吧。

  《半島晨報》:有說法稱,謝曉虹未經同意擅自在其經營的生意中使用桑蘭的姓名和肖像,並用於廣告和出版物;非法刊登桑蘭及其男友的私人信件、其私人家庭照片和其他隱私,有這種情況嗎?

  黃健:有包裝形成産品,《緣分》單曲裡,人人都以為謝曉虹是桑蘭媽媽,製作是由樂達利公司(謝曉虹夫婦運作的公司)來做,也就是當年製作中國體彩的公司。雖然是非賣品,但是又有中國出版物的標籤,比如有業務、有商業來往,他可以做宣傳商業目的,包括對自身的宣傳,謝曉虹對桑蘭這樣說:“阿姨有一首歌,你去唱首歌,以後還能出名還能演出,你就去吧。 ”桑蘭沒辦法怕得罪阿姨就去了。

  謝曉虹還拉着桑蘭去天津河北等地參加活動,但是大部分不是因為桑蘭,而是因為體育彩票,一次去石家莊市參加河北體育彩票活動,還有一次是去天津衛視,劉國生上去領奬,而且是作為優秀企業家,那個時候桑蘭上台和謝曉虹合唱《緣分》。這張單曲專輯發行了多少張我們也不知道,我和桑蘭手裏就有個一兩百張的,沒有人問過桑蘭要出版權。

  《半島晨報》:你曾在微博中說:“謝曉虹的兒子薛偉森,當年桑蘭17歲,幫她洗澡,並給她買胸罩,你這是什麼行為,你一個二十多歲的人,你干的是人事嗎? ”謝曉虹的兒子真的猥褻過桑蘭嗎?

  黃健:劉國生在博客裡提出:“我當年一個大男人還在為桑蘭導尿。 ”既然他寫出來了,讓他律師調查,是否有性騷擾。你寫出來了顧及桑蘭的感受了嗎?其實,我原來不知道這事,就是因為最近的輿論對桑蘭狂轟濫炸之後,她自己就回憶起當年的事,她也挺難受尷尬,有被人欺騙的感覺,他們大兒子二兒子更是如此,我在微博裡都說過了。晨報北京5月5日電 特派記者曾嘯

  相關連結

  桑蘭經紀人與前監護人網上對駡

  桑蘭打官司一事愈演愈烈。在知曉被桑蘭起訴的消息後,兩位當年在美國的監護人立刻開微博進行回應,而桑蘭的經紀人隨即在微博上猛烈還擊。

  在得到消息後,美籍華人劉國生、謝曉虹當天就在博客中發文稱:“從1998年8月到1999年5月,曾經在紐約接待桑蘭一家三口約10個月……十多年來,我們對桑蘭除了付出就是付出,如今她的律師倒過來控告我們,已經嚴重損害我們的名譽,對此我們保留在中、美兩地的反控索賠權……我們周圍太多‘白眼狼’和‘蛇’之類的人物。 ”

  而桑蘭的經紀人黃健在昨天上午連發幾十條微博,抨擊劉國生、謝曉虹夫婦當年並沒有對桑蘭起到應有的監護職責,反而從中牟利,甚至還直言謝曉虹的兒子薛偉森當年給桑蘭洗澡和買文胸,暗示桑蘭曾遭猥褻。

  激動之處,黃健忍不住開駡,“臭不要臉,但是別這麼臭不要臉……你們不要拿着華人給桑蘭捐的錢,往自己臉上貼金好嗎?拿出基金花銷的各種明細來! ”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發表評論
昵 稱:
國家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