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桑蘭索賠案成撲朔迷離懸疑大片 恩人變仇敵誰是誰非

http://news.sina.com   2011年05月05日 15:00   舜網-濟南時報

  13年前桑蘭與謝曉虹情同母女,如今卻要對簿公堂,誰是誰非很難有一個定論。

  控告

  謝曉虹夫婦剝奪了桑蘭父母擔任女兒監護人的權利。中國體育管理部門未經任何正當程序和法律手續,就授權謝曉虹夫婦擔任監護人。

  ■質疑

  莫虎(劉國生、謝曉虹夫婦律師)

  桑蘭在受傷之後受到了各方關注,謝曉虹夫婦是以志願者的身份對桑蘭在美國的起居進行照顧,不存在所謂法律手續。美國法律沒有規定像桑蘭這樣的孩子一定需要通過法律手續來確認監護人。

  ■回應

  黃健(桑蘭經紀人)

  如果是志願者,或者是社工,那謝曉虹是哪個組織派來的?當志願者之前經過報名工作了嗎?桑蘭受傷之後想幫助桑蘭的志願者有很多,為什麼最終是謝曉紅夫婦成為監護人?

  控告

  在成為監護人後,謝曉虹夫婦嚴格控制桑蘭的活動,不許她自由地和媒體接觸。

  ■質疑

  莫虎(劉國生、謝曉虹夫婦律師)

  桑蘭在美期間,接受了媒體採訪,並非不許她自由地和媒體接觸。而且桑蘭在美只有10個月的時間,如果說謝曉虹夫婦控制桑蘭接觸媒體,那麼桑蘭離開美國後還受夫婦兩人控制?

  ■回應

  黃健(桑蘭經紀人)

  請轉告莫虎,他這個案子最好別辦了,我把我的證物拿出來的話,莫虎真的別辦這個案子了。我們准備的證據已經足夠推翻莫虎的質疑了,但是現在我不能說,否則莫虎就都知道了。

  控告

  謝曉虹夫婦擅自在其經營的生意中使用桑蘭的姓名和肖像,並用於廣告和出版物;還非法刊登桑蘭及其男友的私人信件、其私人家庭照片和其他隱私。

  ■質疑

  莫虎(劉國生、謝曉虹夫婦律師)

  桑蘭一方應拿出相關證據支持上述內容。另外桑蘭的親生父母也在桑蘭受傷後來到美國,對桑蘭的監護起到關鍵作用,對桑蘭肖像以及隱私信息同樣有保護的義務。

  ■回應

  黃健(桑蘭經紀人)

  桑蘭父母什麼時間回的中國?是什麼理由讓桑蘭父母回去的?我們有充足的證據。

  日前,因為當年在美國友好運動會上意外受傷導致高位截癱,原中國國家女子體操隊隊員桑蘭起訴5個機構和3名個人,索賠金額共計18億美元。索賠的對象包括桑蘭受傷後在美國的監護人劉國生、謝曉虹夫婦,這引發了外界極大的爭議。

  這個天價索賠案更像是一出撲朔迷離的懸疑大片,充滿了太多的噱頭:為什麼時隔13年才出來“討說法”?為何索賠18億美元?案子還未開庭,當事雙方早已展開了口水戰,到底誰說得對?這場天價案又何去何從?

  ■為何索賠18億美元?

  “18億賠償,只是一種態度”

  桑蘭代理律師海明表示,18億美元賠償金是個誤讀。“我們有18項控訴,每一項告1億美元,按照美國法律,告得項目越多越好,然後會一項項選擇刪除,最後剩下的項目絶不會是18項,哪來的18億?大家對美國法律程序不了解,才會得出18億的結論。18項內容有些還是重覆的,只是換個法律理論來闡明,是技術上的需要,不能單從字面上理解。”

  海明強調,桑蘭絶非貪財,“求償金額巨大並不代表貪財,而是象徵原告傷痛的嚴重性。桑蘭的傷殘狀況每況愈下,甚至沒有條件和能力去揮霍享受,要錢有什麼用呢?主要還是要還原事實真相。”

  桑蘭的經紀人黃健表示:“在這些控罪中,我不可能說哪一項有百分百贏的把握,但每一項我們都能拿出證據。”

  ■為何到現在才想起“討說法”?

  “當年環境不允許,身邊人曾受封口令”

  桑蘭打官司,除去天價索賠讓人吃驚外,時隔13年才討說法的時間跨度也讓很多人疑惑和不解。

  實際情況如何呢?其實桑蘭早在4月12日接受一家媒體採訪時就給出了解釋。桑蘭強調,之所以時隔多年再提舊事,是因為當年的一些外界因素不允許她“尋求說法”,“這麼多年後,我的教練和當年的許多當事人已經退休,和原單位已經沒有什麼關係,如果我現在對事故責任方採取法律措施,那麼這些當年的‘證人’就不會被再次下達封口令。顯然,我也可以通過法律武器來保護自己。”

  ■如何收場?

  庭外和解或是最佳結局

  桑蘭曾說她的受傷,不是事故而是“陰謀”,是受到額外干擾發生的動作變形致其頭部着地。但她這次並未提及那位干擾她比賽的外國教練,而是矛頭直指主持比賽的美國大機構和富人,要求他們對所發生的事故及其終身醫療和財務負責。輿論認為她顯然受到智囊團的指點,目的明確。

  但是媒體認為,此案並不一定能一帆風順。首先,從事發到現在,桑蘭已經錯過了起訴的法律時效。從技術上講,美國各州的訴訟時效不一,一般為4年,而紐約州的侵權損害類案件的訴訟時效為3年。她的律師並非不知道這一重要法律規定,但是他們對起訴方強調的是“盡力而為”。而美國時代華納公司主持的世界友好運動會,只舉辦了五屆,現在已經停辦多年,資金和工作機構都已不復存在,就算桑蘭曾和他們有一紙合約,而且就算打贏了官司,又能向誰要到錢呢?

  ■桑蘭曾被監護人兒子性騷擾?

  或將增添新被告

  黃健在其新浪微博上連發數條微博,聲討謝曉紅夫婦在美國期間對桑蘭沒有盡到監護義務,甚至首次講出當年的一些細節,直指桑蘭曾遭到謝曉虹之子薛偉森的猥褻,“謝曉虹的兒子薛偉森,當年桑蘭17歲,幫她洗澡,並給她買文胸,你一個20多歲的人,干的是人事?”

  如今,這些微博已被黃健刪除,但他表示,他將在與律師團進行協商後,決定是否同時對謝曉紅夫婦的兒子提出控告。

  ■桑蘭為何沉默?

  “阻力很大 請隨便向我開炮”

  作為事件主角,桑蘭的手機始終關機。黃健透露,桑蘭目前正在北京,“一些是非不明的言論,讓桑蘭很受傷。”黃健介紹說,桑蘭難過卻很堅強,“桑蘭看起來比我跟海明還要堅強,我們對這些事情都氣得不行,桑蘭比我們好很多。”

  雖然桑蘭沒有露面說話,但她還是在立案後發了幾條微博。“按照律師團的調查以及所有我們手上的證據,都顯示出我的阻力有多大,當時有,現在仍然有。”桑蘭強調,她不想多說話。“請隨便向我開炮。我只等待法庭的庭審,真金不怕火煉。我不想加入到駡戰中,用證據說話!” (綜合)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發表評論
昵 稱:
國家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