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桑蘭:這輩子最大的遺憾是不能像正常人一樣活着

http://news.sina.com   2011年05月05日 18:02   北京新浪網

  笑容背後的痛苦,只有桑蘭知道。

  ■桑蘭巨額索賠案·跟進報道

  北京專電 “向曾在美國照顧自己10個月的監護人索賠1億美元”的消息見報(詳見本報昨日B09版)後,桑蘭遭到了潮水般的攻擊。面對網上的流言飛語,面對一些人的不理解,桑蘭該如何應對?她的內心又承受了怎樣的壓力?她真的像某些人說的那樣忘恩負義嗎?高位截癱的她,又是怎樣走過13年的辛酸路?

  昨天,記者帶着這些疑問走進了桑蘭位於北京上地環島附近的家。在長達3個小時的對話中,記者逐漸感受到了這個愛笑女孩內心的堅強、執着和忍耐。而桑蘭說得最多的一句話就是:“這輩子最大的遺憾,就是不能像正常人一樣生活。”

  過去“我一直懷揣感恩的心,從未改變”

  桑蘭已經多年沒有面對媒體了,她總是不斷拒絶各種媒體的採訪要求。但剛一進門,記者就被桑蘭獨有的氣質和微笑打動了。雖然剛剛午睡醒來,但一看到記者,桑蘭就開起了玩笑:“辛苦你們啦,你是我很長一段時間在家裏接待的第一位記者,我可不能怠慢呀。”盡管桑蘭始終面帶笑容,但記者能感受到笑容背後所承受的壓力。

  “最近兩天,我根本就沒有睡好,經常半夜裏醒來,說實話我很累,真的不願陷入這樣的戰鬥之中。但沒辦法,有時候確實身不由己。我也知道網上有不少網友在攻擊我,說我忘恩負義,說斂財18億(美元)如何如何。但我什麼也不想說,還是讓法律去裁定吧。”桑蘭說。

  她真的不在乎別人的評價嗎?不。“其實他們說我忘恩負義,我真的覺得很委屈,2008年去紐約時,我把自己2004年雅典奧運會的火炬給了劉伯伯(劉國生),其實那是我的最愛。當時,有人願意出數百萬元買它,我都沒捨得賣,我只想把它送給我當時最尊敬的人,我做到了。還有2008年北京奧運會時,體操中心曾經贈給我兩張奧運會開幕式門票,那時候一票難求啊。我的父母想去看,我都沒有給,但我毫不猶豫地把這兩張票給了劉伯伯和謝阿姨(劉國生和謝曉虹),我也做到了。我只想說,我一直懷揣感恩的心,從未改變。”

  現在 “只能24小時坐着,麻木地坐着”

  一直以來,桑蘭都是一個非常開朗積極向上的女孩,總是在不停地回憶過去的美好時光。但被問及此生最大的遺憾是什麼時,桑蘭沉默了一下。

  “其實,我一直都不願意麵對這個問題。我總相信一個信念,風平浪靜之後就是平靜的大海,等待你的就是陽光和彩虹,所以沒有太多遺憾。我非常慶幸的是,我能在那次受傷後活到現在,我很知足了。非要說遺憾,我此生只有一個,那就是不能像正常人一樣生活,可以說我經歷了失望、絶望、重新喚起希望的艱苦過程,這是常人無法想象的,我多麼希望像一個正常人一樣和朋友一起去爬山、K歌,去玩過山車、去迪士尼,但是這些都是奢望,我只能24小時坐着,麻木地坐着。”

  回憶起艱難的康復過程時,桑蘭甚至有點膽怯,因為連她都不知道自己是如何挺過那段時間的。

  “受傷後,在美國生活的那10個月真的很不容易,我每天都要進行大量的康復訓練,自己試着穿褲子,而且一穿就是20分鐘,我的每一次起身都非常困難,因為我的肩部以下都失去了知覺,我就連拿起筷子吃飯的力氣都沒有,我失望極了,我只能反復扔球、接球等康復訓練,你試想一個上廁所、吃飯需要別人幫助的人,她內心的感受會怎樣?更何況她一輩子都要面對這些。”

  未來 “我只想健健康康地活着,這就夠了”

  愛美之心人皆有之,還不到30歲的桑蘭當然也非常愛美。當攝影記者提出要給桑蘭照相時,她害羞地說:“別急,先讓我化妝一下,我剛睡醒呢,就這樣的形象上鏡,朋友們還不得笑話我呀。”然後像很多女孩一樣,一次次地用唇彩在嘴上畫着。

  談到自己的長相,桑蘭大方地說不太滿意:“臉上長個痦子,這讓我太難看了,不少朋友都讓我除去它,我看也是,這樣多影響‘市容’啊,我可不能讓它耽誤了我。我在考慮做個小整容什麼的,省得這些人總說我。”

  盡管生活上行動不是特別方便,但桑蘭的皮膚保養得很好。桑蘭表示,自己的養顔秘訣就是“注重飲食和保養”。“我也看得很開,現在不感冒不發燒皮膚好就行,我不會過多地與一些人糾纏在口水仗上,因為我很厭煩這些,我只想健健康康地活着,這就夠了。”桑蘭說,“別說我們控告美方18個億,即便有人給我100個億,我也不願拿這些錢換我的健康。” 特約記者 曾嘯 特約攝影 孟楠

  了解一下: 這場官司為什麼延後13年再打?

  桑蘭是在1998年第四屆美國友好運動會受傷的,為什麼在13年後的今天才來打維權官司?桑蘭的經紀人黃健昨天在北京接受專訪時說:“之前我一直沒有聽桑蘭提過這事,她的腦海里沒有這個概念,因為她很單純,並不知情也沒有建立起維權意識。在過去,桑蘭總是天真地回憶那些美好的事情,包括與劉國生夫婦之間的點點滴滴,對於沒有念過幾年書的桑蘭,她根本不知道社會上的一些險惡。”

  黃健還透露說,一次桑蘭到體育總局機關單位蓋章,但那裏的人卻說她不是他們的人,這讓桑蘭很委屈。聯想到自己在美國受傷的經歷,桑蘭決定用法律的手段來維權。2010年底黃健開始找人諮詢,然後聯繫上了美國律師海明。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發表評論
昵 稱:
國家地區: